我們為什麼那麼討厭便便?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Thinkstock)

通常而言,人類都很討厭糞便。由於對子女的愛無比強烈,令我們可以暫時忘記對糞便的厭惡,但沒有人真心願意給嬰兒更換沾滿糞便的尿不濕。在美國有一種名叫「凖媽媽派對」(baby shower)的活動,參與者需要在活動中吃掉粘在尿不濕上的巧克力。即便活動中使用的都是從未用過的乾淨尿不濕,但那種感覺還是令人厭惡不已。很多動物也跟我們一樣討厭糞便,但還有一些動物卻會主動尋找糞便——這項發現可以揭示我們的腸胃對排洩物的反應背後的邏輯。

根據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的理論,厭惡是6種最基本、最普遍的情緒。從某些方面來看,厭惡所對應的面部表情在不同文化之間存在共性,包括皺鼻子和皺眉頭。這種外在表現還會配合著血壓降低、皮膚導電性下降以及噁心等內在生理變化。

在室內下水道發明前,廁所與居住空間都是完全隔離的,為的就是讓我們遠離那些排洩物。這種厭惡感甚至擴大到其他物種的糞便:如果狗主人在自己的寵物狗排便後沒有及時清理,就會面臨重罰。

除了人類之外,其他一些物種也會主動避開糞便等令人作嘔的東西,而且擁有充分的理由。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心理學家保羅·羅津(Paul Rozin)認為,人類的厭惡反應降低了我們攝入致病微生物的概率,這些微生物廣泛存在於腐爛的肉類、糞便、嘔吐物或血液中。這甚至能夠幫助我們避開受到感染或患病的人。美國心理學家史蒂芬·品克(Steven Pinker)在他的《心智探奇》(How the Mind Works)一書中寫道,厭惡可能反映了人類對微生物的一種直覺。「由於病菌是通過接觸傳播的,所以就不難理解,某個東西接觸了令人作嘔的東西後,它本身也會永遠令人作嘔。」他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不光是人類,還有其他物種也會在吃東西時刻意遠離它們的糞便。例如,牛就不會隨意在任何地方吃草。牛會選擇遠離糞便污染的地方吃草,這樣便可大幅減少吃到藏在糞便裏的肺蠕蟲幼蟲。羊也同樣如此。英國阿伯丁大學的研究人員通過實驗證明,相對於受到糞便污染的草地,羊更喜歡去沒有糞便的地方吃草。它們無法區分哪些糞便含有寄生蟲,哪些不含有,所以只能一視同仁地避開所有糞便。馬也會避開包含其糞便的地方。野生馴鹿同樣會刻意選擇沒有糞便的地方吃草,許多靈長類動物也都有這種習慣。

但並非所有物種都會有意避開令人作嘔的東西。事實上,有些動物反而會主動尋找糞便。英國愛丁堡大學的帕特里克·沃爾什(Patrick Walsh)和艾米·佩德森(Amy Pederson),以及加州大學聖克魯茲分校的艾琳·麥克雷萊斯(Erin McCreless)注意到,野生白足鼠和鹿鼠會重新住進之前有其他鼠類居住的洞穴,裏面既有食物,又有糞便。

糞便愛好者

研究人員進行了3次不同的實驗,希望了解鼠類是否真的喜歡靠近這些臭氣熏天的排洩物。第一次實驗表明,與羊一樣,鼠類無法區分其他同類的糞便是否感染了寄生蟲。但第二項研究的結論卻令人十分意外:鼠類更有可能在靠近糞便的地方停留,而不是待在乾淨的地方。當選擇建巢的材料時,它們更喜歡其他鼠類之前用過的棉球,而不是全新的棉球。最令人意外的或許在於,鼠類甚至更喜歡有寄生蟲的棉球。

Image copyright Getty

它們在覓食活動中也存在這樣的偏好。無論是否受到感染,鼠類對靠近糞便的食物都沒有表現出明顯的厭惡。鼠和羊都無法區分糞便中是否含有寄生蟲,但羊採用了安全穩妥的方法,而鼠類則選擇鋌而走險。關鍵問題在於,為什麼出現這種情況?表面看來,它們的行為似乎並不明智,畢竟一旦感染之後,就將付出極高的代價。

真正有趣的在於,用於實驗或當做寵物的馴養鼠類反而會主動避開糞便。由於野生馴鹿和靈長類動物也會避開糞便,所以是否由人工馴養並非關鍵。那麼關鍵究竟是什麼?

沃爾什和他的同事認為,對於野生鼠類而言,其他鼠類在潛在的巢穴或食物旁留下糞便,表明那裏很安全,不會被捕食者發現。而一旦選錯地方,就有可能成為大型動物的美餐,那麼被糞便感染的風險就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實驗室裏的動物、寵物和家畜受到捕食者的威脅往往遠低於野生同類,所以它們在覓食或築巢時可以更有選擇性。研究人員發現,所有動物都必須在被寄生蟲感染和被捕食者捕殺這兩種風險之間作出權衡。

以這種觀點來看待這個問題,就會發現我們對糞便的排斥似乎有些奢侈。或許正因為人類缺乏天敵,才讓我們能夠幸運地對糞便和其他噁心的東西感到厭惡。了解這些知識後,下一次當你見到帶著便便的紙尿褲,或者鞋底踩到狗屎時,或許就能更好地理解自己的反應——儘管這些髒東西的氣味不會因此變得芳香。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