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會感覺肢體麻木?

Image copyright Getty

所有人都體會過手腳發麻的刺痛感,感覺就像用成百上千根小針反覆不停地扎皮膚一樣。

你的皮膚或許會感覺有些麻木,似乎除了這些針刺感,其他的感覺全部消失了一樣。雖然不太痛苦,但也不舒服。可是,如果你等待幾分鐘,搖晃幾下睡著的腳,這種急劇的刺痛感就會慢慢消失。

這種感覺的學名叫「感覺異常」,而上文描述的那種基本無害的情況被稱作「暫時感覺異常」。可是,在你感覺刺痛的皮膚下面究竟發生了什麼?這種麻木感背後的生物學原理其實非常簡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向肢體施壓會限制血液流動,產生麻木感

人體布滿了各種神經,這被人們稱作生物超級高速公路,它們的職責是在大腦與身體其他部位之間傳輸信息。如果你把太多的壓力施加到胳膊或腿上——這其實很容易,因為靈長類動物的四肢都很細長——就會暫時勒住這些部位的神經。與此同時,為這些神經供血的血管遭受的壓力也有些過大,就像擠壓水管來阻止水流一樣。

這會導致大腦無法獲得本應通過這些神經束獲取的信息,而神經本身也無法得到心臟發送過來的含氧血。於是,當壓力釋放時,血液就會重新流入四肢,神經也開始重新與大腦交換信息。

20世紀30年代和40年代的一些實驗幫助研究人員理解了這種感覺形成的過程。幸運的是,要讓一隻胳膊或一條腿「入睡」非常容易:只需要使用一個血壓表套袖來擠壓參與者的胳膊或腿,令壓力高於志願者的心臟收縮壓即可。牛津大學的兩位研究人員就在1946年進行了這樣的實驗。

他們首先加壓一兩分鐘,然後穩定三四分鐘,這段時間的感覺被稱作「壓縮刺痛」。志願者將其描述為「微微有些刺刺的」,或者「麻麻的」或「微小輕微刺癢」。有人感覺就像「有螞蟻在皮膚裏上下亂竄」。

Image copyright Science Photo Library

第二階段通常會在10分鐘後開始,研究人員將其稱作「柔軟的麻木」。只要對肢體的神經和血管施加的壓力仍然存在,這種感覺就會持續下去。

最後,在壓力釋放後,就進入第三階段,也就是所謂的「釋放刺痛」。這個階段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手腳發麻」。牛津大學生理學家喬治·戈登(George Gordon)1948年在《自然》雜誌上寫道:「刺痛的強度和數量取決於從血液供給受壓中恢復過來的神經長度……沒有具體的神經部位與引發『手腳發麻』存在直接關係。」

「釋放刺痛」通常比前兩個階段更痛苦,但參與者的心理感受通常是好奇或有趣。這種感覺的確有點痛苦,但僅限於身體層面。麻木感最終會緩解,但人們往往難以說清楚自己的皮膚究竟是在什麼時候恢復正常的。

但並非所有手腳發麻都是暫時的,如果出現神經失調,或者因為嚴重燒傷而引發神經損傷,也有可能發生慢性感覺異常。

在一項研究中,蒙特利爾慈恩醫院(Hotel-Dieu Hospital)和麥吉爾大學的科學家研究了104位燒傷病人,追蹤他們受傷後的長期疼痛。很多人即使在治療結束後一年,仍會感覺疼痛。畢竟,嚴重燒傷往往會導致神經及其受體受損,而這些創傷的手術治療往往需要進行植皮手術,這可能對神經細胞造成破壞,並留下疤痕。

Image copyright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有人在接受局部麻醉後會出現長時間的肢體麻木

在此次研究中,將近三分之二的病人的燒傷部位發生了持續性刺痛,四分之一的病人出現了更加強烈的肢體麻木。「燒傷後的疼痛和感覺異常會持續多年。」研究人員在《疼痛和症狀管理期刊》上寫道,「可能每天都會出現,還有可能干擾病人的工作、睡眠和社交生活等日常活動。」這比多數人手腳發麻時遭遇的輕微刺痛要嚴重得多。

在牙科治療過程中實施局部麻醉後,也會出現感覺異常。雖然這種情況很少發生,而且目前尚不清楚背後的原因,但還是有一定的可能性。或許是用於注射藥物的針頭意外觸碰並破壞了某個神經,或者是血液溢出到神經纖維周圍的神經鞘裏,從而增加了壓力。另外,注射藥物本身也有可能因為注入液體而增加神經遭受的壓力,也有可能是麻醉劑的化學毒素剛好足以破壞附近的神經元。

多倫多大學2010年發表在《美國牙醫協會期刊》上的一篇論文,對美國食品和藥品監督管理局(FDA)過去10年報告的5種局部麻醉中的1種產生的1.1萬例「不良反應」進行了數據匯總。在這些出現感覺異常的病人中,有89%發生在舌頭上。例如,他們因為舌頭失去感覺導致無法說話或進食。其他人則發生在嘴唇上。其中一位病人的感覺異常症狀在接受牙科治療後持續了整整736天——也就是2年多時間。

Image copyright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辣椒中的辣椒素還可以產生類似於肢體麻木的感覺

事實上,不僅是麻醉藥可能導致口腔出現刺痛或酸麻等感覺異常,辣椒同樣可以起到這樣的效果,這源自辣椒中包含的辣椒素。當小劑量攝入辣椒素時,反而會產生令人愉悅的疼痛。但四川花椒還含有一種名為烷基胺的化合物,可以產生「刺痛的辛辣」,效果類似於肢體麻木之前的「壓縮刺痛」。

民間醫學往往會利用這種效果,使用花椒屬植物的提取物進行麻醉。某些地方甚至將這類植物稱作「牙痛樹」。

手腳發麻或許令我們感覺很不舒服,但我們應該明白,這種症狀的嚴重程度還有可能大幅增加。事實上,多數人都只需要恢復血流,即可擺脫這種令人難受的感覺。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