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也喜歡嗑藥和酗酒嗎?

Image caption 大象也很享受酒帶來的陶醉感?(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南非當地,盛行著大象喜歡喝醉的說法。據說,大象們會四處尋找馬魯拉(marula)樹,一旦找到便肆意大嚼樹上的甜果,縱情享受輕微發酵的果汁帶來的醉人感覺。

大象並不是唯一一種被認為喜歡沉溺於酒精或興奮劑的動物。傳言澳大利亞的沙袋鼠吃了罌粟植株後會飄飄欲仙,犬類也會對蔗蟾蜍分泌的有毒物質上癮。除此之外,在加勒比海的聖基特島上,長尾猴們趁遊客不注意時,偷偷摸摸啜取他們五顏六色的雞尾酒的故事也廣為流傳。

實驗研究表明,一旦我們將成癮物質置於動物的活動範圍之內,就能輕而易舉地讓它們上癮。但野生動物是否也會喝醉或興奮?

Image caption 某些未經證實的報告指出,在澳大利亞的罌粟田裏,沙袋鼠會因為鴉片而變得興奮(圖片來源:Science Photo Library)

研究人員希望通過對某些物種的研究來回答這一問題,長尾猴便是其中之一。作為非洲土生土長的物種,少部分離群索居的長尾猴漂流到了加勒比海的島嶼上。在18和19世紀,奴隸們往往將猴子當做寵物,帶著它們隨船航行,抵達新大陸。

此時,這些猴子總能輕而易舉逃脫桎梏,或是被有意放歸自然。在那裏,這些小型靈長動物得以擺脫絕大部分天敵,在熱帶島嶼上生活得如魚得水。300年來,這些動物始終生活在遍地甘蔗的環境中。一旦甘蔗被燃燒,亦或是在收割之前偶然發酵,就變成了長尾猴的美食。

猴子們越來越習慣於發酵甘蔗汁中的乙醇,逐漸培養起對酒精的嗜好,酒量也見長。因此,當地人也發明了一種捕捉猴子的新方法:在掏空的椰殼中盛上朗姆酒和糖蜜的混合液當做誘餌,再趁著貪杯的猴子喝醉時將它們一舉擒獲。

Image caption 長尾猴們可能因為進食被加勒比種植園遺棄後發酵的甘蔗,漸漸培養起了對酒精的嗜好(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人們開始研究這些外來猴子的後代,希望進一步了解他們的嗜酒行為。一項研究顯示,相對於單純的糖水,將近五分之一的猴子更喜歡摻有雞尾酒的糖水。

有趣的是,相比年老的猴子,年輕的猴子更喜歡喝酒,並且不論公母。由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的喬治·華雷斯(Jorge Juarez)帶領的研究團隊懷疑,年老的猴子們對酒精的迴避極有可能是迫於猴群的政治壓力。

「成年猴子之所以喝得少,可能是由於它們得保持清醒,還要維護良好的猴群風氣。」換句話說,那些喜歡喝酒的年輕猴子有朝一日也會摒棄酗酒和宿醉的日子,而表現得像成年猴子一樣。

Image caption 有人曾目睹糙齒海豚啄食河豚的毒素。但這是否是消遣性的嗑藥?(圖片來源:Science Photo Library)

然而上述發現未必適用於糙齒海豚。這種海洋哺乳動物看起來與人們熟悉的寬吻海豚有些類似,區別在於它的喙四周有白色的線條。1995年,海洋科學家麗莎·斯坦納(Lisa Steiner)向人們描述了她在亞速爾群島海域觀察到的古怪行為,其描述的現象或許是首次被發現。

某天晚上,她尾隨在一群海豚後面,這群海豚大約有五六十隻,其中每4到7隻又結成了一個小群體。這些海豚似乎正在進食,但它們的表現卻有些怪異,沒有展現出通常情況下進食時的活潑狀態。

有幾只海豚正在懶洋洋地進食,大多數只是緩慢遊動。就在這時,她注意到周圍有河豚。「海豚群裏有4隻鼓脹的河豚,其中的一隻正頭朝下被一隻海豚不斷推來推去,」斯坦納說。她懷疑這種行為是嬉戲的表現。「最後,許多海豚一動不動地漂浮著,背部和頭部的表面都暴露在海面上。」

海豚的這種行為究竟出於什麼目的現在尚無定論,但在某些人看來,海豚一反常態的無精打採似乎暗示著,它們正在盡情享受河豚毒素帶來的陶醉感覺。BBC去年推出的記錄片《臥底海豚幫》(Dolphins: Spy in the Pod)也給出了同樣的結論。然而,由於河豚毒素是劇毒物質,只要很小的劑量就足以致命,所以這個結論還是引發了爭議。

Image caption 海豚只需吸收河豚分泌的少量毒素就會感覺麻木,這種行為也非常危險(圖片來源:Thinkstock)

海洋生物學家克里斯蒂·威爾克斯(Christie Wilcox)在《發現》雜誌上撰文解釋道:「每毫克河豚毒素的致命性是同等劑量可卡因的12萬倍、甲基安非他命的4萬倍、四氫大麻酚的5000萬倍以上。

即使與寡婦蜘蛛和黑曼巴蛇等自然界中臭名昭著的毒物相比,河豚毒素的毒性仍然達到它們的數十倍乃至數百倍。它的毒性比VX神經毒氣、福爾馬林甚至篦麻蛋白還強。不誇張地說,它是人類所知的毒性最強的化合物之一。」她認為,作為充滿好奇、大腦發達的哺乳動物,海豚可能是在研究河豚,並在研究過程中不小心攝入了小劑量的毒素。

然而,如果說海豚刻意讓自己中毒,並且能精確掌握攝入的毒素劑量而不致死,那無疑有些荒謬。更何況,河豚毒素並不能影響精神活動,它只能產生麻木感,而不會改變大腦的感受,因此並不是一種好的興奮劑。

對大象的研究發現則較為清晰。由於體型巨大,大象必須吃下大量的馬魯拉果實才能享受到飄飄欲仙的感覺。布里斯托大學的生理學家史蒂夫·莫瑞斯(Steve Morris)、大衛·漢弗萊斯(David Humphreys)、丹·雷諾斯(Dan Reynolds)在南非參加科學研討會時聽說了醉酒大象的傳言,決定考證這個傳言是否屬實。

Image caption 發酵後的馬魯拉果實可以製成一種名為愛瑪樂的甜酒——這種酒的標籤上印有一頭大象(圖片來源:Thinkstock)

通過對科學文獻的研究,至少可以找到「大象會喝醉」的證據。1984年的一項研究表明,大象們樂於飲用濃度不超過7%的酒精溶液,而且的確有幾頭大象醉意醺醺,連行為都發生了變化。

不過,它們的表現並不像人類喝醉時那樣,而是減少了花在進食、飲水、洗澡、探索上的時間,變得懶洋洋的。還有幾頭大象的行為證明它們有點不舒服,甚至有些輕微生病。

喝醉的大象?

儘管大象可以喝醉,但這並不意味著它們會每天在野外尋找馬魯拉甜果,但求一醉。對一頭重達3,000千克(6,600磅重)的大象來說,要發生明顯的行為變化,必須在較短的時間內飲用10至27升濃度為7%的酒精溶液。

就算馬魯拉果的乙醇濃度達到3%(這已經是非常慷慨的估計了),以常規速度進食的大象一天之內攝入的酒精量,距離喝醉仍有一半的差距。考慮到大象的體型和生理結構,要想達到喝醉的狀態,必須以平時進食速度的4倍來食用馬魯拉果實,還要避免攝入其他水分。「根據我們的分析,」研究人員總結道,「這不太可能會發生。」

Image caption 一頭大象正從富含酒精的馬魯拉樹上取食(圖片來源:Thinkstock)

儘管如此,大象們圍繞在馬魯拉樹旁的現象一定說明了什麼。莫瑞斯、漢弗萊斯、雷諾斯提出了兩種可能的解釋。第一種是,由於大象們表現出異乎尋常的爭強好勝,因此可能只是說明這種果實被它們視作珍寶。

第二種解釋則更具假設性:他們認為,大象攝入的其實還有另一種興奮劑。除了果實之外,大象有時也會食用樹皮,樹皮上往往粘著蟲蛹——當地的非洲人古時候曾經把這種蟲蛹當做毒素塗在箭頭上。如果大象們食用了這些蟲蛹,或許就能解釋它們為何會表現出反常的懶散行為。

其他動物也跟人類一樣喜歡飲酒作樂,這種說法確實引人入勝。儘管的確有證據顯示,一些動物會有意尋找能麻醉大腦的物質,但大部分類似的傳言目前仍處於道聽途說的階段,還有一些則缺乏充足的證據。

莫瑞斯、漢弗萊斯、雷諾斯指出,大多數有關於醉酒動物的故事都「源自民間傳說和神話故事。」而在某些情況下,有可能是人們將動物的行為舉動錯誤地解讀成與人類相似的醉酒表現。或許,醉酒的野生動物只存在於(偶爾喝醉的)旁觀者眼中。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