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火星應該宣佈脫離地球獨立

Image copyright Getty

人類已經展開了一場登陸火星大戰。SpaceX的伊隆·馬斯克(Elon Musk)表示,他認為可以在2026年將人類送上這顆紅色星球。Mars One則表示,他們的成員將在一年後的2027年登陸火星。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時間表是到2033年將人類送入火星軌道,2039年實現人類登陸火星。

歐洲宇航局(ESA)也計劃於2033年執行火星任務,中國航天項目計劃在2040至2060年將人類送上火星。由此看來,火星表面似乎將變得越來越擁擠。

當這些人登陸火星後,將會分別代表各自公司或國家的利益。他們將在火星上建立各自的殖民地、科考站和定居點,並有可能將各種信息反饋給自己效力的組織。1967年通過的《外層空間條約》規定:「月球等外層空間天體不得成為任何國家的佔有對象。」這意味著任何國家都不得佔有火星,也不能在上面使用核武器。

然而,該條約並未對如何處理SpaceX這樣的私人公司作出明確規定。況且,儘管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得將火星佔為己有,但從理論上講,他們卻可以隨意使用火星資源。在火星上建立新家的人或許並不擁有他們腳下的土地,但卻必須向他們的國家或企業反饋信息。

Image caption 有人認為,火星定居者不應當聽命於地球,而應當自己當家作主(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除非,雅各布·哈克-米斯拉(Jacob Haqq-Misra)的想法能夠奏效。哈克-米斯拉是藍色大理石空間科學研究所(Blue Marble Space Institute of Science)的研究員,他最近發表了一篇題為《解放火星的變化價值》(The Transformative Value of Liberating Mars)的論文。他在文中認為,火星從一開始就應該完全獨立於地球。「在火星上,似乎可以做一些不同於現有地球文明的事情。」哈克-米拉斯對我說。

這個想法其實很簡單。他認為,不應該讓登陸火星並在上面居住的人向地球的企業或機構匯報信息,而應當讓他們完全獨立自主。為了確保這種獨立性,哈克-米拉斯給出了5項規定。

第一,登陸火星的人應當放棄地球公民身份。從登陸的那一刻開始,他們就是火星人,不再是地球人。第二,地球上的政府、企業和個人不得干涉火星的政治和經濟。這意味著沒有強制交易,沒有經濟干預,也沒有商品或服務的後門交易。第三,只要不阻礙火星文明的獨立發展,便可在那裏開展科學探索。第四,火星的土地使用必須由火星人自己決定。第五,任何從地球帶到火星的物品都歸火星所有,地球人不得要求其返還。

為了讓讀者更真實地體會這番場景,我們借用這篇文章中列舉的一個例子。假如SpaceX於2027年憑借其火星殖民運輸器率先將15人送上火星,並攜帶大量的設備在那裏建設了殖民地。如果火星擁有獨立身份,這15人便可宣稱自己不再是地球公民。他們現在就變成了火星公民,可以在火星上獨立開展各種活動,與地球徹底脫離政治和經濟聯繫。

Image caption 火星社會的法律和制度最終將由火星人自行決定(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他們帶到火星的一切現在都歸他們自己所有,包括SpaceX為其裝備的各種設備和技術。如果美國航空航天局、歐洲宇航局或中國的科研人員也到達火星,SpaceX的人便可與之協商,由他們自行決定如何共享和分配火星資源。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抵達紅色星球,上面的居民就需要逐步制定一套法律和規定。到最後,倘若他們願意,還可以選擇與地球開展貿易。不過,這一切都取決於他們自己。

「解放式」移民

對於一家公司或一個國家來說,花費數十億美元登陸火星,但卻放棄對火星的所有控制權,似乎是一件難以理解的事情。但哈克-米斯拉表示,這並非不可思議。他還認為,如果秉承著某種長期思維來投資火星之旅,或許會發現其中的價值。

另外,航天項目一直以來都可以衍生出各種收益非凡的項目,LED、飛機防結冰系統和充電式隨身吸塵器等許多技術都來自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的實驗室。不過,在那些有意投資航天項目的億萬富豪中,即便是最慷慨的人或許也會質疑這筆投資是否值得。

Image caption 哈克-米斯拉的計劃意味著火星移民將不受地球人控制(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不過,的確有一部分人讚賞哈克-米斯拉的想法。他從Mars One項目宇航團申請者那裏聽說了這一論點。「讓火星殖民地獨立運作似乎引起了這些申請人的共鳴。」他說。他們不僅有可能成為登陸火星的第一人,還可能成為一個全新的獨立殖民地的第一個成員。

這對那些自願加入這個充滿危險的漫長任務的人來說,無疑具有巨大的吸引力。

哈克-米斯拉將這種火星移民方式稱作「解放」。他指出,這與多數殖民方式都有巨大的差異。「按照這一系列規定解放火星後,那裏就能供人類所用,從而發展出新的文明,但又不會受制於現有地球文明的控制。」他在論文中寫到。

但他也指出,歷史上也曾有過很多殖民者為了脫離遠隔萬里的統治者而爆發的革命。美國脫離了英國的統治,印度和許多如今已經獨立的國家同樣如此。而且,英國和美國之間的距離根本無法與美國和火星之間的距離相提並論。

星球獨立的場景經常在科幻小說中出現。在1966年出版的小說《月亮是位嚴厲的夫人》(The Moon is a Harsh Mistress)中,羅伯特·A·海因萊因(Robert A Heinlein)就講述了月球殖民地反抗地球規則的故事。

Image caption 企業家們真的願意花費巨額資金開發航天設備,並最終將其拱手送給他人嗎?(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事實上,這部小說中出現的很多觀點也都反映在哈克-米斯拉的提議中——星球之間無法真正相互理解,他們都渴望自由,而且希望控制自己的經濟。

而該書的邏輯也可以適用於火星:當居住在火星上的人多數都出生在火星時,這種矛盾將會更加尖銳。「一旦火星上的多數人從未去過地球,當最早的從地球移民火星的人紛紛去世,沒有一個火星居民出生於地球時,那就將成為一個重要的轉折點。」他說。

人類還要再等許多年才能登陸火星。哈克-米斯拉也不認為僅憑一篇論文就能指導火星未來的所有政策問題。「解放火星的想法或許不會按照我的提議來落實,但我的目的是為了讓人們思考成為外星公民的意義。」他希望激發人們開始思考火星任務的未來發展,至少能避免他們被迫發動起義,反抗地球的統治。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