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臉紅可能對你有好處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我們都曾經做過蠢事或者令人後悔的事情,所以,我們都知道,當你的面頰突然感覺一陣燥熱、臉色變得緋紅時是什麼感覺。我們都很擔心臉紅,所以一旦出現這種情況,立刻就會陷入惡性循環。每當我們意識到自己臉紅時,便會感覺更加尷尬,這反過來也會導致臉色更紅。研究人員發現,即使你沒有臉紅,但如果別人說你臉紅了,也足以導致這種惡性循環。

同一項研究還發現,如果我們臉紅,便會擔心別人對我們產生不好的印象。然而,這可能恰恰是我們對臉紅的誤解之處。臉紅的確令人不舒服,這也的確是某些存在社交焦慮問題的人所表現出的症狀。但研究表明,多數人都高估了臉紅的影響。

當我們臉紅時,靠近皮膚表面的毛細血管就會擴張,並呈現在所有人的面前。雖然具體表現各有不同,有的是白皮膚、粉面頰,有的沒有那麼顯眼,可能是黑皮膚、暗面頰,但往往都能被人注意到。這本身可能並沒有問題,很多人都會專門花錢塗抹腮紅,而白裏透紅的面頰一直以來也被視作頗具吸引力的妝容。不過,通過塗抹腮紅來塑造臉部輪廓與滿臉通紅並不一樣。但在一項研究中,心理學家伊恩·史蒂芬(Ian Stephen)通過電腦向人們展示了黑色和白色的面龐,並讓他們調整成滿意的膚色——結果發現,多數人都會或多或少增加一些紅色。

信任環

然而,我們之所以不喜歡臉紅,是因為我們無法對其加以控制。但正是由於缺乏控制,使得我們不必如此害怕臉紅。臉紅無法偽造,使之成為了一種值得信任的信號。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某人的感受,那就看看他的膚色有沒有變化——心理學家在進行經典的「囚徒困境」測試時發現了這一現象。

這種測試的具體版本多種多樣,但基本理念都很相似:你可以想像你和一個朋友同時以銀行搶劫嫌疑犯的身份被逮捕。如果你說罪犯是他,你就可以自由,他會被判20年徒刑。如果他說罪犯是你,你就要在監獄中度過20年。如果你們都坦白,便會分別獲刑8年。但如果你們都保持沉默,那警方只能將你們無罪釋放。問題的關鍵在於,你是否信任自己的朋友。

在這個版本的研究中,人們與電腦上的一個虛擬對手較量,結果可能贏錢,也可能輸錢,但不會入獄。起初,虛擬對手保持合作,他們都贏了錢。但在第二輪中,虛擬對手叛變,自己贏了錢。此時,研究人員向玩家展示了一張據稱是其對手的照片,並詢問他們今後是否會信任這些對手。倘若照片中的人面色緋紅,玩家更有可能相信他們。臉紅似乎給人形成了一種印象:他們承認自己做錯了,所以不太可能繼續這樣做。

其他好處

甚至有證據顯示,我們更喜歡臉紅的人。荷蘭心理學家考裏尼·迪克(Corine Dijk)給志願者展示了一系列照片,有的臉紅,有的面色正常,同時還透露了他們最近的不幸遭遇,包括在晚會上過度打扮以及在電梯上當眾放屁。儘管言行有些失當,但臉紅者似乎更受人歡迎。還有研究人員發現,如果你臉紅了,別人就更有可能原諒你,因此甚至可以防止衝突。當你想知道誰值得信任時,應該選擇那些做錯事後感覺內疚的人。最理想的是那些會臉紅並露出馬腳的人。

臉紅不僅表明尷尬和窘迫,一部分原因還在於你感覺自己成為了人們的關注焦點。在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要求志願者在別人盯著自己的一側面龐時大聲唱歌。面頰的皮下血流很快就會加快,溫度也會升高,但只有在被人盯著的那一側會出現這種情況。東英格利亞大學的雷·克勞澤(Ray Crozier)發現,羞恥和害羞可能與尷尬和窘迫一樣容易令人臉紅。如果有人提出一個與你有關的話題,即便你沒有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沒有當眾感覺尷尬,你可能仍會臉紅。

有人認為臉紅的感覺過於難熬,甚至凖備通過手術來解決這個問題。當臉紅非常明顯時,手術的確可以起到作用。但如果不太嚴重,則可以採用認知行為療法,通過質疑關於臉紅的一些傳統觀念幫助人們改善這種狀況。

對其他人來說,臉紅只是令人不快。所以,我們可能應該將其視作一種社交資本。下次當你再說了蠢話並因此感覺血液湧向面部時,請牢記這只是向你的朋友證明了一件事情:你明白自己犯錯了,而且你認可你們這個團體的社會價值。他們可能會因此而更喜歡你。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