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選座:為單獨飛行選一個完美的鄰座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如果我能夠選擇在長途飛行中與誰比鄰而坐,那麼我希望是愛因斯坦。那樣的話我可以和他討論相對論,量子糾纏,蟲洞,各種各樣的問題。但要與我為鄰,愛因斯坦不僅要穿越到現代,而且他還要有自己的領英或者臉書賬號,這樣他才能夠在有限的幾個航空公司上定航班,嘗試一種叫做「社交選位」(social seating)的新潮理念。

目前一些航空公司正在提供這樣的體驗,乘客可以選擇志趣相投的鄰座。「很多人單獨出行,這其實是一種非常孤獨的體驗,」社交選座創業公司 Planely 創始人尼克·馬汀(Nick Martin)說,「人們不喜歡和沒話說的人坐在一起,他們喜歡和那些有共同興趣愛好的人坐在一起消磨飛行時光。」

對於另外一些人來說,這樣的想法很討厭,他們不願意成為「本來可以是個人行為卻變成社交殖民的受害者,」丹麥的行為科學家佩勒古博格·漢森(Pelle Guldborg Hansen)說。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學院教授洛特·貝林(Lotte Bailyn)也同意這個觀點。她認為無時不刻不在想著拓展人脈,尤其是出於工作的需要,令人變得「思維僵化,無法進行創意腦洞大開的思考。」

這是那些喜歡聊天的人所盼望的嗎?還是說這種允許人們選擇長途旅行伴侶的社交體驗太過前衛?

Image caption 一些旅行者使用社交選座軟件來確保他們對鄰座的選擇自己做主。(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目前我們大部分人是依賴機緣或運氣碰到自己的鄰座。上飛機,想想什麼樣的人會坐在你的旁邊。他們或很有魅力,或是話嘮,還是那種每次你伸展肢體時就會關上筆記本長嘆一聲的人?「到目前為止乘客與鄰座美好的期遇或許只是全憑運氣。

當你在空中無處可逃的時候,我們希望乘客能與志趣相投的人坐在一起。」另外一家創業公司 Satisfly 創始人塞爾希奧·德梅洛(Sergio Mello)說到。

2010到2011年這些社交軟件剛剛出現的時候引起了媒體爭相報道,但是四年之後的今天,這樣的服務基本已經不存在了,這期間發生了什麼?

Planely 社交選座軟件公司在經營三年之後資金鏈斷裂,已經倒閉。另外一個軟件 SeatID 被 BookingDirection.com 訂票導航網站收購,成為其一部分,主營酒店訂房業務。在線旅遊中介 Travelstart 收購了 Satisfly 公司。「或許我們的想法太過於超前,或許人們壓根不願意嘗試這樣的服務。」馬汀說。「如果航空公司本身定位凖確,或許可行。」

早在2011年,馬來西亞航空作為第一批航空公司向乘客提供了選座的服務。其官網上的「馬航伙伴計劃」自動顯示搭乘同一航班的臉書伙伴,提供訂票,乘機和選座一站式服務。「在項目啟動頭一個月,有大概3000名乘客使用了這個服務,」馬航的發言人說。但是,他補充道,這只是為了測試一下社交媒體的有效性,航空公司之後停止了這個計劃。伊比利亞航空,波羅的海航空和芬蘭航空也是第一批嘗鮮的公司,但是後來放棄了這個服務。

Image caption 一些航空公司認為社交選座使長途旅行不再冗長單調。(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荷蘭皇家航空公司在2011年推出了 Meet & Seat 服務,是目前仍在運營的社交選座服務之一。「如果能與有緣人坐在一起,這會使長途旅行更加愉快。」荷航發言人朱思特·瑞普說。在出發前一小時之前,你都可以通過瀏覽領英或者臉書上其他的乘客的詳細資料來尋找同樣熱衷交際的人坐在一起。一些航空認為如果乘客能夠享受他們的旅程,他們下次會使用相同的航空公司。

南非航空同樣熱衷創新。其發言人說他們所推出的「社交乘機」的理念正是希望通過這種前所未見的方法來吸引更廣泛的客戶,希望他們能夠更加享受航空飛行。

商務社交網絡

那麼大部分人都願意放棄在飛機上獨處的時間,而去刻意的尋找一個鄰座交談麼?

2013年當南非航空推出社交乘機服務時,每月大概有400名乘客使用這項服務。Planely 在其運營的三年中累積了25,000名註冊客戶。而皇家航空的 Meet & Seat 服務在推出後有大概有65,000名旅客使用了該項服務,其中在2014年使用該服務的就有30,000名乘客。相比荷航每年2,600萬乘客,使用這一服務的人只是其冰山一角,儘管如此,荷航仍將這個服務推廣至所有從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Schiphol)抵達和出發的航班。

高層管理教育機構創新領導力中心(Center for Creative Leadership)工作人員珍妮弗·迪爾(Jennifer Deal)認為這樣的服務應主要針對商務人士。「如果能夠選擇與誰為鄰,那麼這有可能會提升商務人士的效率。既能對他們工作有所幫助,同時旅途也更加愉快。」

Image caption 你會專門換座位為了和有趣的人聊天麼?(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達美航空早前推出了創新艙試驗項目,並試飛了幾班。該項目旨在為乘客提供與業界領袖進行頭腦風暴和交流的機會。維珍美國航空也將商務拓展的理念引入運營項目,推出了機內商務拓展項目 Here on Biz。如果你不幸與一位實在無趣的人坐在一起,那麼在付費的情況下,你也可以使用這個網絡與飛機上的其他人交流商機。或者乾脆直接到他們的座位上找他們談話。

倫敦皇家學院的實驗心理學家伊沃·維勒夫認為機艙內社交活動並不僅限於商務旅行者。「保持與他人的聯繫是一種有價值的行為,這也是人類基因的一部分,也是人類社會的內在規律。」他說。「正如人需要食物和水一樣,時刻保持與他人聯絡交際也是一個自然的現象。這使我們成為人並擁有幸福感。」

「遵循這些規定能夠激發人們的歸屬感。」維勒夫說新近的一些證據表明,大腦在這個過程中可以產生多巴胺,使人產生幸福感。這使我們從行為上更加相像,因此無論是在飛機上,或者周末在海邊,這種相互連接的體驗都是於我們有益的。

一些航空公司甚至提供了更多的服務,而不僅是這種無處不在基於閒聊的社交網絡。當你將自己的資料上傳至波羅的海航空官網,並查看他人的資料的時候,你甚至可以選擇給他們送支玫瑰,來個驚喜,即便是給陌生人也無妨。

維珍美國航空也有類似的服務——通過機艙內的娛樂系統,乘客可以給其他人送飲品,還可以進行聊天,(不過某些乘客可能會受到過度的關注)。阿聯酋航空A380客機上提供一個廣受歡迎的服務——上層艙的酒吧,在維珍大西洋航空的波音787-9豪華經濟艙裏面的走廊,乘客們可以邊吃零食邊聊天。

後知後覺?

但是目前僅有幾家創新的航空公司提供這種奇怪的安排,或者說一種奇思妙想。那麼為什麼機內社交沒有在整個航空行業流行起來呢?「我們和一些航空公司簽訂了協議,但是只有幾家採取了具體的行動實現了社交選座的服務。」 Satisfly 公司的德梅洛說。「乘客喜歡擁有選擇志趣相投的鄰座的權利,但是航空公司是乘客體驗的把關人。他們兩者之間的興趣並不一定一致。」

Image caption 阿聯酋航空的上層艙的酒吧廣受乘客歡迎。(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SeatID 的創始人伊蘭·薩維爾(Eran Savir)目前就職於 BookingDirection 訂票導航網站,他說航空公司往往對於新科技後知後覺。「航空公司會盡力的保持冷靜自信的姿態,除非這項新的科技已經被證實可以產生新的營收,否則他們寧願選擇觀望。」

這樣的社交體驗並不會受到所有人的歡迎。假設你在臉書上有1,567個好友,其中一個邀請你在一次長達12小時的飛往約翰內斯堡的航行中坐在一起,你是否會因此覺得尷尬?答應了之後又默默的祈求這個人不要讓你感覺太無聊,如果回絕掉又覺得不太禮貌?

「有人打電話給你,寫信給你,現在就連坐在你旁邊的人也要接近你,但你實際上並不願意,這就好像出了名但沒有享受到好的方面,全是壞事,「漢森說,「社交連接無限的侵蝕我們私人空間和時間。而這正是我們所說的放空大腦的時間,放鬆自己,對日常經歷的反思,和對未來的思考。」

就我個人而言,這種體驗使一個旅行變成了一種運籌學,一次美妙的旅行有可能會因為沒有網絡而被破壞,更別提當一個討厭的商務人士出現在你身邊的情況。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情願待在家裏打網絡電話談生意。

也許 Satisfly 在其曇花一現的運行中做的最正確的事情就是使乘客可以在社交與獨處之間進行選擇,德梅洛說。乘客可以選擇獨處,是這個社交軟件的殺手鐧,恐怕也是其最具反諷意味的地方。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