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否會因為傷心而死?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Thinkstock)

1986年,一位44歲的女士被送到馬薩諸塞綜合醫院。她一整天都感覺良好,但下午卻突然覺得極度胸悶,疼痛感甚至放射到左臂。這是典型的心臟病發作症狀,但令人不解的是,她並未患有冠狀動脈性心臟病。她心臟周圍的血管裏也沒有危及生命的血栓。

表面看來像是心臟病發作,但其實不是。托馬斯·瑞恩(Thomas Ryan)和約翰·法倫(John Fallon)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介紹了這個罕見病例。他們表示,這位病人的心肌明顯受損,但這卻是由情緒引起的,而非生理原因導致的。當天早些時候,這位女士剛剛得知她17歲的兒子自殺身亡。

這位女士是否悲痛欲絕?答案已經顯而易見。馬薩諸塞州的這個病例令醫生頗感意外——但並非所有人都會感到稀奇。

多年以來,醫生都對心理學與生理學之間的關係不屑一顧。凱瑟琳·鮑爾斯(Kathryn Bowers)和芭芭拉·內特森-霍洛維茨(Babara Natterson-Horowitz)就曾在他們合著的《Zoobiquity》一書中闡述過這種觀點:「情緒能夠導致心臟結構發生真實生理病變的觀點會遭到很多醫生的鄙視。在他們看來,這就像治療水晶和順勢療法一樣不足為信。真正的心臟病學家會把精力集中在你能看到的實際問題上:動脈斑塊、血栓和主動脈破裂。情緒是精神科醫生的事情。」

儘管如此,關於極端情緒可能影響心臟的證據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出現——只不過並非來自人類。野生生物學家和獸醫率先注意到,極端情緒可能對身體機能造成嚴重破壞。到20世紀中葉,他們發現,當動物突然經歷生死攸關的恐懼時,會發生一些奇怪的事情。例如,被捕食者抓住後,動物血液中就會大量填充腎上腺素,幾乎讓血液變成毒液,對動物的肌肉構成破壞——其中也包括心肌。這種現象被稱作「捕捉性肌病」(capture myopathy)。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野生生物學家多年前就知道,被捕捉的動物可能因為緊張過度而死亡(圖片來源:Thinkstock)

1974年,這種現象已經在獸醫中廣為人知,以至於《自然》雜誌在一篇介紹如何避免這一問題的文章中,甚至都不屑於解釋「捕捉性肌病」究竟是什麼。到那時,研究人員已經意識到一個問題:雖然人工飼養或追蹤研究等活動都是出於科學研究和動物保護的目的而捕捉動物,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種行為往往是致命的。

馬薩諸塞州的那個古怪的心臟病突發病例顯然是由情緒導致的。然而,當醫生們為此困惑不解時,獸醫們卻早已承認:許多非人類物種都會因為緊張而患上心肌病,包括駝鹿、羊叉角羚、麋鹿、梅花鹿、彎角劍羚、羚羊、麂鹿、野牛、瞪羚、儒艮和野生火雞。自那以後,這個名單還在不斷擴大,小羚羊、阿拉伯大羚羊、海豚、鯨魚、鴨、小鴇、鷓鴣、河獺、仙鶴、蝙蝠、各種水鳥和懶猴都被包含在內。最容易患捕捉性肌病的是小型哺乳動物、有蹄動物、鳥類和焦慮的靈長動物。

大約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越來越多的研究顯示,人類也有可能因為極端心理壓力而出現生理問題。1995年,研究人員傑裏米·卡克(Jeremy Kark)、西爾維·高德曼(Silvie Goldman)和利昂·愛普斯坦(Leon Epstein)發現,與之前或之後的兩個月以及一年前的同一時期相比,1991年1月18日當天,因為心臟相關的問題而死亡的以色列人數量最多。原因是那一天剛好是海灣戰爭爆發的日期,伊拉克當天向以色列發射了18枚導彈。需要明確的是,這項研究所顯示的死亡率增加並不是因為導彈襲擊直接導致的傷病;這些心血管相關的死亡病例多數都沒有接受住院治療。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對化學襲擊的擔憂導致以色列1991年的死亡率增加(圖片來源:Thinkstock)

「很多人都擔心很快會發生致命襲擊。」研究人員在《美國醫學會期刊》(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上寫道,「為了應對化學攻擊,毒氣面罩和阿托品自動注射器被派發給所有民眾。每一個家庭都凖備了一間密封室。媒體也展開了民防教育。」整個國家從一開始就彌漫著極度焦慮的氛圍,與導彈襲擊有關的死亡恐懼達到了極點,令人難以承受。

第二年,另外一組研究人員調查了1994年1月17日在洛杉磯發生的與心血管病有關的死亡病例。那一天早晨4:31,洛杉磯發生了6.8級地震——研究人員指出,「這是北美有記錄的最強地震之一。」 他們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上寫道,早晨的地震令許多人驚恐萬分,導致當天與心血管病相關的死亡病例大幅上升。與以色列導彈襲擊相同,這其中並不包含因為地震直接受傷的病例。相反,這些死亡病例都源自在睡夢中被地震驚醒而產生的極度緊張。但需要注意的是,其中很多死亡病例本來也並非完全健康。

20世紀90年代,日本研究人員發明了「章魚壺心機症」(takotsubo cardiomyopathy)這個詞,用於描述由緊張引發的明顯心臟病。之所以採用這樣的名稱,是因為這種心機症發病時會導致左心室膨脹,讓人想起釣魚時使用的章魚壺。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直到最近10年,醫生才完全承認精神緊張的確會引發的心力衰竭(圖片來源:SPL)

但直到2005年,醫學文獻中才出現了足夠多的相關研究來闡述這種人類醫學問題,從而逐漸引發人們的充分關注。那一年,應激性心肌病的地位在醫學文獻中得以確認,但仍有很多醫生稱之為「章魚壺心機症」,或者偶爾稱之為「傷心綜合徵」。

因此,儘管悲傷未必會給我們造成生理上的傷害,但現在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心理和情緒能對人體構成顯著的生理影響。而當情況惡化時,甚至會引發災難。

在諮詢了洛杉磯動物園的獸醫之後,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心臟病學教授內特森-霍洛維茨將捕捉性肌病與章魚壺心肌病中跟心臟相關的部分進行了對比。在《Zoobiquity》中,她和記者鮑爾斯(Bowers)提出這樣一個問題:這兩種綜合徵會不會是同一種疾病在人類和動物身上的不同體現?

醫生們竟然花了這麼長時間才接受一個野生生物學家和獸醫們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知道的事實,這著實令人慚愧。如果說我們能夠從中吸取什麼教訓的話,那就是人類與動物之間的相同特徵遠多於最初的想像。正如本專欄之前的文章所述,人類與動物之間存在很多共性,無論是跳舞能力,還是法治民主,抑或通過氣味吸引異性。這些共性已經融入了我們的生物學構造之中。我們人類雖然自成一體,但也只是龐大生命樹上的一個細小分支而已。如果我們總是固執傲慢,不願將針對其他物種展開了數十年研究後獲得的知識應用到自己身上,那就實在是太遺憾了。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林杉)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