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交配是為了愉悅嗎?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 Thinkstock)

我們都知道,性能讓人愉悅。不過,如果你翻閱有關這方面的科學文獻之後,你大概不會覺得如此。因為關於性行為的大多數科學文獻描述的都是進化論方面的解釋,而非更直接相關的心理和情緒方面的體驗。

性是為了幫助我們延續基因這個說法完全沒錯,但是忽略了其背後那種短暫的、體驗性的、讓人愉悅的社交驅動力的因素。這就好像盯著一幅少了一半色譜的畫作。

不過,我們一直好奇的是,是不是只有人類才能體驗性愉悅。人以外的動物是否能體驗性愉悅,是一個恆久的問題,也有其科學上的可行性。

在過去的10到15年間,越來越多的科學證據表明,動物確實也能體驗一種普通的愉悅感——這是任何撫摸過貓的人都懂的事。以2001年心理學家傑弗裏·伯格多夫(Jeffrey Burgdorf)和亞科·潘斯科普(Jaak Panskepp)的研究為例。他們發現小白鼠喜歡被搔弄,它們會發出超出人耳聽力的歡叫聲。不僅如此,老鼠會主動追尋這種感受。

但是這是否包含性愉悅在內?一種尋找答案的方法是研究不可能導致懷孕的交配——比如兩個或兩個以上的雄性或雌性,或者其中一個或一個以上尚未性成熟,或者在繁殖季以外發生的交配。

Image caption 我們知道貓等動物能感受到普通的愉悅感,但它們在性方面也是這樣嗎?(圖片來源: Thinkstock)

以倭黑猩猩(bonobos)為例,有人稱他們為「嬉皮猿類」,以同性性行為和成年猩猩與未成年猩猩性行為著稱。不過,這種「不會受孕」的交配不僅限於倭黑猩猩,白臉的卷尾猴(capuchin)也是一樣。

靈長類動物學家約瑟夫·曼森(Joseph Manson)、蘇珊·佩裏(Susan Perry)、艾米·帕裏什(Amy Parish)發現母猩猩對公猩猩的引誘、母猴對公猴的引誘與受孕無關。

換句話說,即使在不可能受孕的時候,它們也會大量性交——比如當母靈長類已經受孕時,或者在分娩後的授乳階段。此外,對這兩種動物來說,成熟個體與未成熟個體之間的性交和成年個體之間的性交一樣普遍。

假如動物沉溺於大量性交中,明顯超過了受孕的需要,這也可能暗示這種行為有可能是受愉悅感驅動的。一隻母獅子有可能在約一周的時間裏每天交配達100次,而且每次排卵都會與多只雄獅交配。

從受孕到分娩只需雄獅一顆充滿活力的精子,但是母獅對此似乎並不介意。有沒有可能是她從中得到愉悅的緣故。科學家在美洲獅和花豹中也觀察到過類似的高頻率交配現象。

Image caption 研究者多年來一直在研究倭黑猩猩廣泛而多樣的性活動。(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研究動物能否獲得愉悅的另一種方法是看它們有沒有性高潮。這對雌性來說尤其如此,因為受孕並不需要依靠體驗性高潮的能力。

意大利研究人員阿方索·特洛伊西(Alfonso Troisi)和莫妮卡·卡羅西(Monica Carosi)花了238個小時觀察日本獼猴,並見證了240次公猴和母猴的交配。在第三次交配中,研究人員觀察到了他們所謂的母猴的性高潮反應:「母猴轉過頭看她的伴侶,伸出一隻手抓緊了公猴。」

儘管我們不可能詢問母猴的感受,但是一個合理的推斷是,至少在某種程度上,這種行為與女人的體驗類似。部分原因是這種行為有時會伴隨著人類常見的生理變化,比如心率增加和陰道抽搐。

有趣的是,當母猴與地位較高的公猴交配時更有可能作出這種反應,這表明該行為中還有社會因素,而不只是生理因素,這不只是對性刺激的條件反射。

動物王國中也會發生一定頻率的口交。這在靈長類、斑點土狼、山羊和綿羊中都曾觀察到過。母獵豹和母獅子會舔舐並摩擦公獵豹和公獅子的生殖器,這是它們求偶儀式的一部分。短耳犬蝠也以口交而聞名,對它們來說,這有助於延長交配過程,因此能夠增加受孕的概率。

Image caption 對短耳犬蝠也來說,口交有助於延長交配過程,因此能夠增加受孕的概率。(圖片來源: Thinkstock)

最富建設性的例子可能是對兩隻被關押的公棕熊的一項研究,研究成果今年早些時候發表在期刊《動物生物學》(Zoo Biology)上。在這項為期六年的研究中,研究人員收集了一起生活在克羅地亞一處庇護所圍欄裏的兩隻公棕熊116個小時長的行為觀察記錄,其中包括它們進行的28次口交。

在波蘭科學院野生動物保護部阿尼斯卡·塞爾吉爾(Agnieszka Sergiel)的帶領下,研究團隊懷疑這一行為源自早期就被剝奪的吮吸行為,因為兩隻熊都是在嬰兒期被帶到庇護所,當時它們尚未斷奶就離開了母親。

這種情況持續了數年,即使在熊已經度過了幼年期之後,這可能是因為這種行為能給它們帶來愉悅和滿足感。

大多數情況下,研究人員依靠進化機制來解釋動物的這種行為,以避免人形化的影響。動物行為學家喬納森·巴爾科姆(Jonathan Balcombe)在期刊《應用動物行為學》(Applied Animal Behaviour Science)中寫道:「疼痛所帶來的不愉悅感促使動物遠離更大的進化災難的風險,即死亡。類似地,愉悅感鼓勵動物採取『好』的行動,比如餵養、交配以及……保持溫暖或涼爽。」

Image caption 動物和人類希望多樣化的飲食,是不是因為存在一種嘗試新鮮東西的內在慾望?(圖片來源:Thinkstock)

不過巴爾科姆提出,科學家不應只通過進化的眼光來審視動物行為。他解釋說,在連吃了三天重覆的一種食物後,老鼠會偏好不熟悉的食物。這種情況最簡單的解釋就是老鼠的行為是可調適的,因為多樣的食物讓它們吸收更為廣泛的營養,或者這能幫助它們避免過度依賴有限的食物資源。

但是這個看法是不是太過狹隘了,同樣有可能的是老鼠只是厭倦了之前的食物,想嘗試新的東西。讓生活多姿多彩?兩種解釋可能都是正確的,取決於你是採取更寬廣的、宏觀視角,還是更直接的、微觀視角。

類似地,性行為一方面完全可以帶來愉悅感,另一方面它又具備更深層的發展或進化原因。恰恰因為繁殖對物種的延續如此重要,以至進化中性交成了帶來愉悅的行為,這樣動物——人類和人類以外的動物——就有動力在不需要受孕或無法受孕時也會去尋求性交。

巴爾科姆寫道,這種追尋愉悅的動力「是自身本能和尋求獎勵的強大慾望兩者的合力。」如果是這樣,那麼就很明顯為什麼這些強烈的愉悅感不僅僅限於我們人類了。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