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為什麼那麼容易上當受騙?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如果你需要證據來證明人類容易上當受騙,那就回憶一下當年的「食肉香蕉」事件吧。2000年1月,很多電子郵件開始散佈一條消息:一種進口香蕉會讓人感染「壞死性筋膜炎」——這是一種罕見的疾病,患者的皮膚會變成黑紫色的瘡,然後分解,最終從肌肉和骨骼上剝離。

據當時的郵件介紹,美國食品和藥品管理局(FDA)試圖掩蓋這種流行病的爆發,避免引發恐慌。面對這種威脅,郵件傳播者鼓勵讀者將這條消息轉發給自己的親朋好友。

這樣的消息顯然是無稽之談。但到1月28日,它卻已經造成了極大的恐慌,迫使美國疾控中心(CDC)專門發佈一條聲明,譴責這個謠言。

這種做法有用嗎?真是見鬼了!這條聲明非但沒有抑制謠言,反而起到了火上澆油的作用。短短幾周內,美國疾控中心就收到了許多苦惱的人們打來的電話,甚至不得不專門設立了一個「香蕉熱線」。事實遭到進一步的扭曲,到最後,人們甚至把疾控中心當成了謠言的來源。即便是在今天,那個謠言的新變種還是會偶爾引發人們的擔憂。

我們或許會嘲笑這些牽強附會的謠言——更有甚者,總是不斷有人宣稱保羅·麥卡特尼(Paul McCartney)、麥莉·塞勒斯(Miley Cyrus)和梅根·福克斯(Megan Fox)都已經被殺害,而我們看到的只不過是他們的替身而已。但事實上,我們的邏輯思維中存在的這種缺陷也會幫助一些更加危險的消息廣泛傳播,例如: HIV完全無害,補充維生素即可治療艾滋病;9/11是美國政府「監守自盜」;錫箔紙做的帽子可以阻止聯邦調查局(FBI)看穿你的想法。

為什麼有那麼多錯誤的信念仍會在確鑿的證據面前廣泛傳播?為什麼試圖否認這些謠言的種種舉措只會適得其反?問題不在於智商——就連諾貝爾獎得主也曾經被一些匪夷所思、毫無根據的理論欺騙。但最近的一些心理學研究或許能提供答案,讓我們明白,編造一條能夠繞過大腦欺詐過濾系統的謠言是多麼簡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陰謀論者聲稱,梅根·福克斯已經死亡,我們見到的只是她的替身——這種傳言出現了不止一次,而是兩次(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一種令人有些羞愧的解釋是,人類都是「認知吝嗇者」——為了節約時間和精力,我們的大腦面對謠言時往往使用直覺,而不是邏輯分析。

舉個簡單的例子,請快速回答以下問題:

「在摩西方舟上,每種動物有多少只?」

「瑪格麗特·撒切爾(Margaret Thatcher)是哪國總統?」

即便已經明確要求志願者留心不準確的描述,但仍有10%至50%的志願者沒有注意到其中存在的錯誤:方舟的建造者是諾亞,不是摩西;撒切爾是首相,不是總統。

這種心不在焉現象被稱作「摩西錯覺」,它說明我們是多麼容易忽視細節信息,只把注意力放在要點內容上。我們通常只會從感覺上判斷某件事情正確與否,然後決定是否接受。「即便我們『知道』應該關注事實和證據,但還是會不由自主地『跟著感覺走』。」南加州大學的艾琳·紐曼(Eryn Newman)說,她即將發表的論文總結了針對誤導信息展開的最新研究。

紐曼表示,迄今為止的研究表明,我們作出本能反應時只會考慮以下5個簡單的問題:

  • 消息來源是否可信?
  • 其他人是否相信?
  • 是否有很多證據支撐這種說法?
  • 這是否符合我所掌握的其他知識?
  • 這個故事講得好不好?

關鍵在於,我們對每一個問題的反應都會受到外來信息的干擾,但這些干擾信息與事實毫無聯繫。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不要懷疑:我們寧肯一頭扎進沙子裏,也不願聽取質疑我們信念的證據,即便這些證據非常確鑿(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來看看其中的兩個問題:「其他人是否相信?」和「消息來源是否可信?」我們往往都會相信自己熟悉的人,這意味著我們看到那個說話的面孔次數越多,就越會逐漸地相信他說的話。「儘管此人並非專家,但我們在作出判斷時甚至根本不會考慮這個因素。」紐曼說。另外,我們還會忽視支持這種觀點的人數;當持有這個觀點的人不斷在電視節目上闡述自己的理念時,便會讓人形成一種錯覺,誤以為這個觀點已經十分流行,並且已經被人們廣泛接受。我們最終便很容易相信這個觀點。

有粘性的內容

另外,我們還會考慮一段內容的「認知性流暢度」——從本質上講,就是它是否講了一個連貫的好故事,讓我們容易產生畫面感。「如果某個說法讓人感覺流暢且易於理解,那麼我們就會自然而然地希望此事屬實。」紐曼說。倘若這種說法與我們的預期相符,那就更容易讓我們相信。「內容必須具有粘性——需要有一段內容與你已知的信息一致,從而強化你的信念。」英國布里斯托大學的史蒂芬·萊萬多斯基(Stephan Lewandowsky)也同意這種說法,他曾經針對否認氣候變化的人展開過心理學研究。

一段流暢的演講可以瞬間提升某種說法的「認知流暢度」,從而增強它的可信度。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紐曼向志願者展示了一篇聲稱某著名搖滾歌星已死的(錯誤)文章。倘若配上這位歌星的照片,就更容易讓人相信文章的說法。原因很簡單,因為這種做法更容易讓這位歌星出現在人們的腦海中——從而提升這種說法的認知流暢度。類似地,借助易於閱讀的字體或者口齒清楚的發音,也都可以提升認知流暢性。事實上,紐曼還證明了一件事情:某人的姓名這種看似無關緊要的因素也會影響我們的判斷:名字的發音越簡單,我們就越容易接受此人的判斷。

鑒於這些發現,你應該逐漸理解「食肉香蕉」的謠言為何傳播得如此廣泛。首先,由於這封郵件來自你信任的人——你的朋友——導致其可信度增加,並使之看起來已經非常流行。這個概念本身非常生動,而且很容易產生畫面感——它擁有極高的認知流暢度。如果你恰好又不信任FDA和政府,那麼他們故意隱瞞事實的結論便與你的世界觀完美契合起來。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