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喪葬:遺體分解成肥料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格蕾絲·賽德爾(Grace Seidel)去世時,她不會被葬在公墓裏,也不會被火化。事實上,她覺得任何一種目前通行的辦法都似乎不太對她的路子。

「當你想到火化,即便人已死,在燃爐中被燒掉仍然是一種暴力的方法。而土葬則需要在你體內填充各種化學物質,然後放入箱子埋在地下,我一直很確定我不想這樣被安葬。」

而最近,賽德爾找到了她所期望的辦法——這個過程是溫和的,即天然又環保。在她去世後,賽德爾的遺體將被自然分解。

Image copyright Getty

現年55歲,生活在西雅圖的賽德爾是一名作家和藝術家。她一直對死亡感興趣,而當她的母親搬到養老院之後這個問題就更加難以迴避,當一個人死亡後遺體將被如何處理呢?她說:「你一直都在面臨死亡這個問題,因此很難不去想它。在過去的幾年裏,我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

賽德爾起初在入殮師凱特林·道蒂(Caitlin Doughty)撰寫的《你眼中的迷霧》(Smoke Gets in Your Eyes)這本書中了解到了這個辦法。在書中,道蒂談及了一個「城市逝者計劃」(Urban Death Project),一個分解屍體的空間。「我立刻對自己說,」是的!我喜歡!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因此她立即聯繫了該項目的設計師卡特麗娜·斯佩德(Katrina Spade)。

化作春泥更護花

和賽德爾一樣,斯佩德也是因為家庭原因而開始思考死亡問題。「就像大多數人一樣,我也有這樣的頓悟:『上帝啊,我有一天也會面臨死亡』。我的孩子還小,有了孩子讓你感覺真實的存在世上,他們成長得這麼快,然後你會想,時光不等人啊。」當斯佩德開始思考死後要如何處理她自己的身體時,她才意識到其實自己並不是很確定。她不信宗教,也不適用於任何一個特定的文化習俗,對殯葬業了解的越多,她就越對自己所面臨的選擇感到無奈。

最終,她提出了一個「城市逝者計劃」,一個通過堆肥法將遺體轉化可以用於豐富的肥料,成為他們曾經熱愛的家人和生活的社區的一部分的堆肥系統。「城市逝者計劃」目前尚未成形,仍處於規劃階段。但斯佩德說已經有像賽德爾這樣的人,表達了參與的意願,因此她希望在未來幾年可以推動這個項目啟動和運行。

Image copyright Getty

斯佩德說她不想阻礙人們採用火葬或土葬的方法,如果那是他們希望的。但她說,堆肥法提供了一種既環保又飽含深意的方式,對於一些人說使用其他方式或難達到同樣的效果。「坦白說,我認為這個系統所提供的非常簡單,但是很有深意:你死後新的生命得以萌發。這就是生命的輪迴。」

對於賽德爾來說,入土為安是核心的想法。「我喜歡做園藝,我喜歡在戶外,我熱愛塵土。在我看來,這是如此的溫柔,就是用一個溫柔的方式平靜溫和地,而不是暴力的入土為安。」賽德爾說她幾乎認為這是一種奇特的療養勝地。「我不會躺在我的後院土地上,我還沒有那樣的怪癖,但有時我想用乾淨泥土做一次溫泉體驗,」她說。「在溫暖無菌的土裏休息難道不是一種令人愉快的方式嗎?」這就是我對堆肥法的理解,就好像是逝者的一個溫泉體驗。」

堆肥層

在功能上,「城市逝者計劃」更像是一個溫泉,一個農場。分解大型遺體的項目之前有人做過,但是這些並不是人類的屍體。有大量關於分解大型農場動物的屍體的研究和經驗,以供斯佩德在設計自己的系統時參考。人們可能會拒絕使用專為牲畜的分解屍體的辦法,但這已經是廣為人知並實驗成熟的辦法。斯佩德的設計的「城市逝者計劃」一定要比平時牲畜堆肥更加精細。

「城市逝者計劃」系統分為三層,堆肥段分為三個主要區域。頂層由一層木屑和木片組成,在哀悼儀式進行時,遺體將被放置在這裏,朋友和家人可以在周圍聚集。逝者遺體不會像進行土葬那樣使用防腐液或化學物質, 以便之後進行分解處理。

Image copyright Getty

頂層下面是一組堆肥槽,隨著遺體不斷降解,最終落入對應的堆肥槽裏。這個分解裝置是整個系統中最大的一部分。在這裏遺體將統一進行分解,過程持續不斷:當時間較長的遺體不斷分解完成,新的遺體被放置上上面。底部是篩選和分類,篩除已經分解到底部的物質,獲取遺體產生的堆肥。此過程要經歷數月,才能完成堆肥。「城市逝者計劃」網站說,「這樣產生的堆肥,無論從他的過程還是潛在含義,都是神聖的。」該計劃鼓勵家庭成員和朋友帶走一些神聖的堆肥,用在自己的花園裏。剩餘的堆肥將使用在城市公園裏, 「這樣,逝者重新成為了城市的一部分,」網站說。

想到自己的身體將要和別人的一起進行分解,可能有些人會感到不適。但是賽德爾不介意沒有一個專屬的墓碑或骨灰盒。畢竟,她說,到底什麼才是重要的呢?「有人說,格蕾絲在這!她還活著,我是說她已經死了,但她埋在這裏!她說。「在我們的一生中,我們與其他人和動物接觸交往。我希望人們記得我的照片,我說過的話,我寫的書,而不是一堆灰燼或一捧塵埃,我希望人們想到我會想起這些美好的回憶,因為這是我們唯一得以永生的方式。」

Image copyright Getty

該系統設計處理大量的遺體,但斯佩德計劃限制在一天兩個的規模,這樣上午和晚上都可以有足夠的時間安排哀悼儀式。「安排更多會形成壓力,我們沒有理由這樣做。」

因為事實上, 「城市逝者計劃」並不僅僅是一個用於處理屍體的系統。斯佩德是在設計一個人們舉行葬禮,緬懷逝者的地方。「人們喜歡創造和調整自己的儀式,」她說,「所以我們可以建立一個儀式的框架,不是篆刻在石碑上的,而是一個舉行儀式的空間, 我喜歡這樣的想法。

據斯佩德和賽德爾所說,說服人們相信堆肥法是一個合法的做法並沒有想像的那麼難。賽德爾沒有孩子說服她採用堆肥法,但每一個談到此事的人最終都接受她的這個觀點,包括她最好的朋友——起初對她的想法感到非常驚訝,最後接受了她的決定。因此當賽德爾葬禮那天到來的時候,她所愛的人將為她進行一個非常自然的——私人的——送別儀式。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