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月宇航員永久殖民火星的計劃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Science Photo Library)

巴茲·奧爾德林的熱情毋庸置疑。這可不是牛仔褲、夾克衫或是什麼意想不到的紅色條紋背帶褲,而是 T 恤衫。在「目的地火星」底下的是映射有紅色火星表面的宇航員面罩。奧爾德林希望實現的人類使命終歸有一天會變為現實。對他而言,這意味著在火星建立永久基地。

「登上火星的第一批人會相當榮耀,但我們還要他們回到地球。他表示,「發出建立火星永久基地命令的總統必將載入史冊」。

奧爾德林手指上五枚粗重的戒指反映了他本人的輝煌履歷。左手的兩枚代表登月前的他。他指著一枚黃金圖章戒指說:「這個是我祖父曾戴過的戒指」。

他指著旁邊一枚碩大的麻省理工學院畢業戒指說道,「這枚是麻省理工學院的戒指」,在戒指黑色方形背景襯托下,高高凸起的是麻省理工學院的吉祥物——一隻金色海狸。「我就是在這裏獲得博士學位的。」

奧爾德林於 1963 年獲得航天科學博士學位,博士論文題為兩艘航天飛機的「載人軌道對接」。三年後,在執行「雙子座 12 號」任務時,他得以將理論付諸實踐,這也為他贏得「對接博士」的稱號。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奧爾德林現在的視野要遠遠超出他曾駐足的月球表面

不過,最引人注目的還是他右手三個戒指中位於中間的、帶圓形鑽石的一枚。這枚戒指標誌著他的職業生涯從工程師和學者轉向宇航員——乃至名人。

奧爾德林計劃將航天飛機作為穿梭巴士,在月球(地球的衛星)和火衛一(火星最大的衛星)之間的雙曲線軌道上往來穿梭

他說,「這枚別緻的戒指是拳王穆罕默德·阿里派人送給我的,上面刻有我的名字,阿里的名字刻在另一側」。

我湊近細看。上面刻有「世界冠軍」的字樣,圍繞鑽石還刻著拳王阿里和宇航員奧爾德林的名字。這枚戒指戴在他的小指上,而帶鑽石的新月形-月亮-星星組合戒指戴在他的中指上,看起來非常低調。

他說,「這個典型標誌並非代表土耳其或是伊斯蘭教,而是因為我曾經登上月球,又寫過關於星際旅行的書,它恰好能代表我以往不同時期的經歷。由於星星對我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我需要把它取下來,換成一個紅寶石,代表火星。」

他微笑著說,「象徵意義總是吸引人的。現在我與佛羅里達理工學院和巴茲·奧爾德林空間研究所合作,我也許還會製作我自己的佛羅里達理工學院戒指。」

Image caption 奧爾德林花費大量時間寫書,鼓勵在火星建立永久基地(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火星度假?

奧爾德林顯然是位珠寶迷。他還熱衷於太空主題的領針,兩個手腕上還戴有若干金屬、陶瓷材料的手鐲,其中的一個帶有白色立方體結構。其中的四個用黑色花體字組成「B-U-Z-Z(巴茲,即奧爾德林的名字)」字樣。

這似乎有些不協調,但隨後卻令奧爾德林喜出望外。2010 年,他錄製了說唱單曲「火箭體驗(Rocket Experience)」,由美國說唱巨星史諾普·道格(Snoop Dogg)擔任製作人。夏天,他在佛羅里達州肯尼迪航天中心舉辦的一個虛擬現實火星展覽上擔任全息嚮導。但除了伴隨太空名人身份而來的這些虛飾,他對自己計劃通過「火星循環軌道」讓人類在地球和火星之間往返的計劃非常認真。

奧爾德林計劃將航天飛機作為穿梭巴士,在月球(地球的衛星)和火衛一(Phobos,火星最大的衛星)之間的雙曲線軌道上往來穿梭,並與小型航天飛機在軌對接。

他最初的想法是在地月軌道上往返,目的是開發太空旅遊。乘客的主要目的是從航天飛機上欣賞太空景色,而不是在月球表面著陸。他說,「美國航空航天局對此不感興趣,俄羅斯人做過試驗,但從未實現載人飛行。看起來他們也許想做,但因為價格過於高昂,沒有人去乘坐」。

在美國航空航天局某位前任負責人建議下,奧爾德林將自己的在軌航行構想用在了火星上。他說,「有些人將其稱為上下火星的『自動扶梯』,不過,美國建築師巴克敏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教給我,在空間,就沒有所謂真正的上下之分。只有來和去。因此,我對於他們將我的系統稱為『自動扶梯』並不敢恭維。『對接博士』這個稱號也是一樣。但凡有新想法出現,都會打破現狀。」

Image copyright Sue Nelson
Image caption 奧爾德林手指上五枚粗重的戒指反映了他本人的輝煌履歷。(圖片來源:Sue Nelson)

現在這個系統被稱為「火星循環軌道」。它是環繞太陽的一個軌道,要經過火星和地球。它的目的是利用大型宇宙飛船(像穿梭巴士一樣)在軌道上的火星和地球間往返。行星重力起到彈弓的作用,幫助宇宙飛船提速,從而能減少所需的推進劑,為宇航員騰出更多的生活空間。像出租車一樣的小型宇宙飛船可以將宇航員從地球送到較大的宇宙飛船上。這種設想是將火衛一(火星最大的衛星)作為人類前往火星殖民地的跳板。

火星循環軌道構想帶來他與印第安納州普渡大學教授詹姆斯·朗古斯基(James Longuski)的合作,他們合作設立了普渡-奧爾德林計劃。

奧爾德林說,「計劃帶來教授與研究生的合作,他們還對我的構想做出了一些改進。」去年,詳細的可行性研究報告出爐,報告將建立火星殖民地的時間定在 2040 年。他堅定地說,「我們是佔領火星,而不是火星旅行」。

我問奧爾德林,如果有機會,他會去火星嗎?

他立即回答,「不會,我留在地球上會更有價值。」

這聽起來似乎傲慢(很可能就是),但這也許是因為與作為宇航員的輝煌歷史相比,奧爾德林對太空旅行的貢獻還鮮為人知。我感到,他希望因為自己的工程師技術和在軌航行經歷而在地球上被人銘記,而不僅僅是因為他曾登陸月球。

1990 年代中期我曾採訪奧爾德林,當時是為了宣傳他與作家約翰·巴恩斯(John Barnes)聯手首次涉足科幻小說領域。即使在那次訪談中,奧爾德林都熱衷於轉移話題,轉而討論火星。二十年後,奧爾德林的最新非小說類著作的主題都圍繞著在火星建立殖民地,還有很多其他著作也是如此。

「他們殖民火星之時我也不會在世了,會有很多人想去火星,他們熱衷戶外活動,喜歡挖掘岩石,尋找小變形蟲,或者研究岩石和火山口。但我不是這樣的人。」

因此,奧爾德林將留在地球,而將火星留給下一代。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