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走路的姿態窺探你的性格

Image copyright Getty

如果你見到有名男子邁著一種約翰·韋恩(John Wayne)式大搖大擺的步伐走進一家酒吧,或許,你會認為這家伙是那種信心十足的硬漢。又或許,你的想法可不那麼客氣。而不管怎樣,恐怕你都會不由自主地基於他的步態,便冒然斷定了他的性格。

過去75年來,心理學家們一直在研究這些假設。而且,他們的研究結果顯示,我們中大多數人確實容易根據別人走路的方式來對其性格做出非常相似的解讀。在看到那個想成為牛仔的家伙走進酒吧之後,很有可能你和我會不約而同地覺得他就是那種性格的人。

但是,這些假設的凖確性如何呢?我們還能從別人的步態中看出哪些其它類型的性格特質呢?令人不寒而栗的是,我們請教此問的最佳人選也許是一名精神病患者。

首先,讓我們來了解一下步態和性格方面的研究。該領域最早的研究之一是由德國出生的心理學家沃納·沃爾夫(Werner Wolff)在1935年發表的。

他在五名男子與三名女子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拍攝了他們身穿工裝連衣褲(以避免暴露其它性格特徵)、參與一項擲環任務的視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一種約翰•韋恩式大搖大擺的步態,令人們聯想到某種特定的性格

之後,沃爾夫將隱去頭部的剪輯版錄像磁帶交給這些參與者回看,並請他們僅僅根據各自的步態,對彼此的性格做出解讀。

該研究有一些新奇有趣的細節——例如,沃爾夫得用一個滴答作響的節拍器來掩蓋錄像卷筒所發出的聲音。更為重要的是,沃爾夫發現自己的受試者們很容易基於彼此的步態,形成對對方的印象,而他們的判斷還往往有很多一致之處。

例如,讓我們細細玩味一下參與者們各自對「45號被試者」所作出的一些刻畫:

「這人很虛偽。」

「這是一個為了得到關注而不惜一切代價的人。」

「此人刻意賣弄,存心傲慢,渴望受人敬仰。」

「這人內心裏缺乏安全感,卻試圖裝出很有安全感的樣子。」

「這人沉悶呆板,有點兒低三下四,靠不住。」

看似神奇的是,參與者們對這位被試者及其他被試者所形成的印象竟這般相似。誠然,鑒於這一早期研究的樣本規模如此之小,加之,參與者當時可能注意到除步態之外的其它暗示,所以,該研究並非完美無缺(此外,參與者們還互相認識,儘管他們難以從錄像帶中分辨出誰是誰)。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20世紀90年代後期,美國心理學家發現大致有兩種步態

現代實驗則更為精密複雜,其中一個相當重要的原因在於,數字化技術可以將一個人的步態轉化為一片黑色背景之下的一幅簡易光點圖顯示出來,用白色小圓點來展現被試者每個主要關節的動作。

此外,除被試者步態移動之外的其它所有暗示信息也被剔除了出去。

20世紀80年代後期,美國心理學家運用該研究方法,發現人們的步態大致分為兩種,其特點可以概括為:一種走動的風格較為年輕朝氣,另一種走動風格較為老氣橫秋。前者步調節奏更富有彈性,臀部晃動更劇烈,揮臂幅度更大,腳步更緊湊;而後者的步態則不那麼靈便,且相對遲緩拖沓,身體向前弓得也更厲害。

至關重要的是,步行者的步態與其實際年齡未必是一一對應的關係——年輕人可能走起來老態龍鐘,而反之亦然。此外,旁觀者們想當然地認為,步態風格較為青春活力的人更為快樂,也更強大。即便當被試們的實際年齡通過展現其面容、身體而變得顯而易見之時,情況依然如此。

這類研究又一次證明了,大家是多麼容易、多麼不能自拔地根據眼前所見的他人的步態來做出關於其人的推斷。但是,針對這些推斷是否凖確這一問題,該研究並沒有給出解答。為此,我們不得不轉而求助於一項幾年前剛發表的英國與瑞士的合作研究,該研究比較了被試者對其自身性格的評定結果和他人根據步態光點圖對此人性格做出的推斷。

他們的研究結果再一次表明,人們的行走方式主要分為兩種,儘管該研究在闡述它們時所採用的術語略有差別:第一種被叫做豪爽豁達、自由散漫的走法,旁觀者們將這種步態視為冒險精神、外向型、誠信靠譜、熱情溫暖的一種標誌;另一種走法則拖沓遲緩、優哉游哉,旁觀者們將其解讀為情緒穩定的一種標誌。

然而,至關重要的是,旁觀者們的判斷都錯了——實際上,這兩種不同的步態風格與上述性格特徵並無關聯,至少根據步行者給他們自己做的性格評定結果來看是這樣。

虛假印象

所有這些研究中都傳達出了一個信息,一個人的步態之於旁觀者就像其顏值、著裝、口音之於旁觀者一樣——被視為一種透露著其人性格類型的信息源。區別僅僅在於,雖然有證據表明,看臉做評估相當靠譜,但根據步態做推斷,往往是錯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根據步態做推斷,往往是錯的

至少,我們所做的大部分判斷都屬於這種情況。然而,在一個較為陰暗詭秘的情境中,我們確實可以僅憑步態就對彼此做出較為凖確的判斷——而這種判斷便是針對我們的脆弱性。

一些最早期的研究發現表明,人們往往認為,步子邁得較窄、擺臂幅度較小而且步態較為遲緩的男女較為嬌弱(注意這與性格研究中所發現的較為老氣橫秋的步態頗為相似)。

此外,一項發表於2006年的日本研究令人毛髮倒豎,它通過詢問男性被試者,對於各位用光點圖像呈現出來的女學生,他們搭訕、不當接觸的可能性有多大。僅憑女子的步態,男性被試者往往表示,他們將更有可能冒昧地侵犯個性特質較為脆弱的女性,例如較為內向含蓄且情緒不穩定的女子。

另外,還更令人擔憂的是,已有研究顯示,在被關押的囚犯中,心理變態得分較高的那些僅憑觀看人們沿著一條走廊漫步的錄像帶,就能特別凖確地探察出哪個人以前曾被襲擊過。而看起來,一些囚犯非常充分地意識到了自己這方面的技能:擁有較高心理變態得分的囚犯明確表示,在他們做判斷時,他們將注意力放在人們的步態上。

這與傳聞中的證據不謀而合。例如,據稱,連環殺手泰德·邦迪(Ted Bundy)曾表示,「看看她走在街上的樣子」,他就「知道她是不是自己下手的對象。」

這一整個領域的研究引發了一個問題:人們能否通過調整自己走路的姿態,來改變自己給別人留下的印象呢?有部分研究表明,對於那種讓人覺得你不好惹的步態(更為大步流星,更加快如閃電,揮臂動作更為迅猛大膽),你可以後天學會,而且在不那麼安全的環境中,女性會自然而然地裝出這種步態的基本模樣。

但是,那些研究與豪爽和遲緩、優哉游哉走法有關的性格特徵的心理學家指出,對於這些特定步態能否拿來教授,尚未有定論。

所以,你那費盡心力想給別人留個好印象的做法,多半是不可取的無用功。不然的話,它可能只會被看作一個鋌而走險的嘗試,就像「45號被試者」的虛張聲勢——抑或那位大搖大擺的牛仔男子一樣。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