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願意讓科技管理你的人際關係嗎?

Image copyright Getty

喬安·麥克尼爾(Joanne McNeil)是一名藝術家和作家。「我每天都有這樣的感覺——總擔心自己發出去的郵件不能很好地向收件人們表達我的情緒」,喬安在電話裏告訴我說,「我總擔心我是不是應該顯得熱情一些,或是我的字面意思會讓人誤會我在諷刺他們,或是讓人感覺我很悶,很冷漠。」

喬安的煩惱似乎也是不少現代都市人的煩惱:在這個時代,我們越來越多地通過電子郵件、文字短信和社交媒體,而不是面對面來交流。這種情況下,我們有時候很難判斷我們文字中傳達出來的語氣和意思是否和我們所想表達的一致。我們是不是顯得過於正式了?或是太熱絡了?有時我們會不會出於無心地讓人家誤以為我們在生氣,或是存有敵意呢?在面對面的交流之中(即便是通過電話交流),我們能察覺到對方聲音和表情的變化,從而判斷他們的態度,我們也至少可以聽出語氣來。而在純文字交流中,我們失去了對話中聲音和表情的小暗示時,也就無法確認自己想表達的內容是否被對方凖確理解了。

那麼,如果世界上有一款應用程序能幫助你面對以上問題,而你也可以將這些煩惱交給計算機算法來解決,讓它來幫你寫一封措辭和語氣都恰當的電子郵件,你願意相信這個軟件能出色地完成你和上司甚至是愛人之間的交流嗎?或者——你是否願意讓它來教你在約會上該說什麼話,告訴你該和什麼樣朋友來往或是遠離另外一些不該認識的人呢?

正是反覆琢磨上述這些問題時,喬安想到了開發一款名為Emotional Labor軟件的點子。Emotional Labor作為一款Gmail的插件,能掃描你待發送的郵件,為你的郵件內容添加輕鬆和愉快的措辭,讓整封郵件看起來顯得更為友好。比如它能將文中的句號改成多個感嘆號,將「lol」(笑死我了)加進句子當中,並將郵件末尾的簽名改成一行行的「親親」和紅唇。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純文字交流不容易判斷談話雙方的語氣語調和氛圍

「我知道這有點太過了,已經超過人們能接受的範圍之外」,喬安解釋道,「我當然可以改變程序,讓它別一串一串地發感嘆號,可是我偏要。我也可以不用那麼嬌嗲和歪膩的措辭,但是我偏要加上那些心形和星星的表情,讓整封郵件讀起來過於友好和親密。我的靈感最初來自於一種反烏托邦式的幻想——在未來,各種軟件能自動幫你撰寫出能完美表達發件人友善意思的郵件,而發件人本身則不再需要費盡心思地想該如何編輯郵件。我就是想開發一款能真正發揮作用的軟件,同時惡搞一下類似應用程序能實現的可能性。」

喬安的應用程序在上線後引發了一股風潮,不少人通過社交媒體和電子郵件病毒式的傳播和分享他們下載的這款軟件。「我沒有想到它會這麼火,我也沒有想到竟有這麼多人和我一樣,對電子郵件交流有這麼大壓力。這種壓力不僅僅體現在給朋友發郵件上,在給同事發郵件的時候也有相同的擔憂。比如說,在給生病請假的同事發郵件時,人們常常會擔心自己在信中沒有表達出對同事的關懷和美好的祝願。的確,我們一時半會也很難想到有什麼體貼而不老套的方法來表達關心——有時候我們的詞匯真的非常有限,而且很多常常是陳詞濫調。」

很明顯Emotional Labor不過是一款半開玩笑的產品,但喬安相信人們可能已經凖備好用類似的電子溝通交流助手來處理一些如上所說的事務了。「人們不僅僅將那種因為無法確定措辭是否恰當的焦慮『外包』給了計算機算法。我們有時也會將這種焦慮外包給我們的朋友,因為這個問題太司空見慣了。我們怎樣才能想到那個『對的』詞語呢?比如說,當你在跟自己的男神或者女神第一次約會的時候,是不是常常會請朋友們給自己出謀劃策,『我應該說什麼?要怎麼搭訕?怎麼做才不過分直白,但又讓對方知道我對他/她有意思呢?』」

運用群眾資源幫助人們解決約會和其他人際互動時遇到的困難,這種想法也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設計媒體藝術專業(Design Media Arts programme)副教授勞倫·麥卡錫(Lauren McCarthy)日常工作中的主要內容。勞倫是一名藝術家同時也是一名軟件開發人員。勞倫開發了一款名為Crowdpilot的手機app,它可以在你的第一次約會中,用手機讓你秘密對一群在線的人直播你們的交談,這些人可以是你的朋友,也可以只是一些電腦隨機選擇的匿名Crowdpilot用戶。他們可以在收聽約會實況的同時,通過app給你傳授戀愛秘笈,給你提供各種有趣的話題的建議,或是告訴你該如何應對約會對象的各種反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應用軟件在你發約會短信時可以給出建議

網上有個非常精彩有點像廣告的視頻生動有趣地解釋了Crowdpilot在約會中的用途。除此之外,像Emotional Labor這種藝術作品也可以在App Store上下載。「對我們來說,創造一種實用性的應用程序是非常重要的,而既然它是實用的,也就比那些投機的設計和科幻小說中出現的應用程序更優越」,勞倫說道,「因為它是一個真實的應用程序,當你在現實生活中遇到了抉擇,或是難以回答的問題時,你會下載這個應用嗎?會使用它嗎?或許你會覺得這樣的應用程序有些嚇人,你會覺得這麼做有點不太合適,但如果它真的能提高你的生活質量呢?」

「我做的是技術類的工作,其實如何和現代社會中的人打交道是技術關注的核心,而現代社會則牽扯到許許多多的科學技術。我最感興趣的是人們在社交生活中的行動和反應,看他們如何維繫人際關係和交流。而我們通過開發應用程序或設備將科技融入人們的交往當中,則相當於為人們提供了一種新的社交方法。」

「我總覺得自己行為舉止笨拙不善社交,於是我一開始便產生了用科技是否能幫助自己解決社交障礙的念頭」,勞倫補充道,「我們發明了一頂帽子,這頂帽子能夠監測到我是否在微笑,一旦我擺出冷漠臉,帽子裏就會有東西戳我的後腦勺,以提醒我記得時時保持微笑。而在我投入這項研發工作的時候,我就發現這其中總是會有失敗的因素,而且還會給人一絲詭異的感覺——於是我開始用批判的眼光看待科技解決人類生活問題的潛能,並意識到科技在解決問題的同時,也帶來很多新的問題。」

拋開從他人身上獲取「戀愛建議」這一做法,勞倫開始觀察科技本身是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提供戀愛指導的。於是勞倫和她的伙伴凱爾·麥當勞(Kyle McDonald)開發了一款名為Us+ 的應用程序,這款app的厲害之處就在於,它能夠監控你的視頻聊天對話,同時給予你直接的指令,告訴你該和TA聊些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通過監測心跳頻率的變化這款APP能幫你發現你喜歡的意中人

「我一直在做語義分析的研究,凱爾也持續做了許多計算機視覺研究,我們倆都非常好奇如果把這些研究應用在實時聊天中會發生些什麼」,勞倫說道。

除了分析你所說的話、你的面部表情之外,Us+還會對你的表現進行反饋和評價。當你表現得過於自戀或是太有侵略性時,Us+會建議你多展示自己的同情心和同理心,同時猜測你的約會對象看起來是難過還是高興。假如它認為你說話太多,過於嘮叨,Us+甚至會將你靜音。

網上也有一個視頻為大家解釋了Us+的使用原理。有的人或許會認為這樣的app只會在恐怖科幻小說中出現,或許會覺得這樣的科技就像英劇《黑鏡》中的劇情一般,但勞倫表示,在這款應用程序上架後,他們得到的反應是出乎意料地好。「我們原本是想用這個app問大家一個問題——你們想要這樣一個未來嗎:那時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科技監視和改進嗎?我們對這個想法持批評態度,但與此同時,我們看到許許多多的人開始對Us+感興趣——對他們而言,Us+是一款真正的產品,能幫助他們解決生意場上的問題,是一種可以用於自我提升的工具,同時也是一款能改善人際關係的應用程序。儘管我們多次解釋,Us+只是一個藝術項目的產物,並非真的產品,但用戶們非是不聽,無論如何都想用上這款應用程序。」

勞倫和凱爾創作的另一個藝術項目名為pplkpr——它同時也是一款真正的應用程序。pplkpr的設計理念是「優化你的社交生活」(它的宣傳短片是這麼說的)。它能通過結合用戶手機中的GPS數據、智能手表探測的心跳數據,或是類似Fitbit這樣的活動監測智能設備所收集到的數據,來記錄你何時跟何人會面,以及你見面時的情緒。數據收集完畢後,計算機算法將開始高速運轉分析數據,並得出一系列結果——告訴你該和誰多在一起玩,又該避免和誰一起。pplkpr知道哪些人能讓你開心和興奮,而且它還會給這些人主動發短信,問他們是否願意以後多和你在一塊玩;而對那些讓你感到無聊和生氣的人,pplkpr則會幫你刪除他們的通訊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使用這些應用程序是否會消耗我們過多的精力?

「pplkpr的第一次上線就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和大討論」,勞倫說道,「有的人非常憤怒——他們認為科技所做的事情已經越界了,如此一來,人性也將要走道盡頭;有的人則認為這樣的app非常實用,並表示他們願意嘗試使用。」

「有風險投資基金想要給我們的項目投入資金,也有醫生和心理諮詢師們希望在他們的病人裏面試用我們的軟件,也有學者和研究人員希望我們能合作並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一些和我們有相似想法的創業公司則想要聘請我們,也有普羅大眾表示他們真的很想要也很需要這款app。我們的主要目的就是激發討論和思考,我認為,不管用戶是否知道pplkpr是一個藝術項目與否,引發討論和思考的目的是可以達到的。」

現在人們還可以在App Store上找到pplkpr,恰好本周我在紐約,參加大大小小的各種會議,我也不免俗地安裝並使用了一個星期。由於我沒有Fitbit的產品,也沒有智能手表,因此對我而言pplkpr只是在不停地彈出消息提示,告訴我自己當下的感覺而已。我個人的感覺是,這款應用程序不過是把情緒勞動(即要求員工在工作時展現某種特定情緒以達到其所在職位工作目標的勞動形式)轉化成別的勞動;當一切都變成了數字化勞動時,我們反而要面對無盡的任務——比如我們得不時地查看手機,看來那些所謂的省時設備也不過如此。

總而言之,我個人的用戶體驗是極其壓抑,但我懷疑這是不是因為我被對科技的恐懼感所影響了,畢竟我的年紀比多數的用戶要大。「通常年輕人都不會因為使用了這款應用程序而感到壓抑,相反,他們更願意去嘗試」,勞倫說道,「我們讓大學生試用了產品,從中發現他們對不同的科技和交流方式的態度更為開放,他們不會有先入為主的想法或是恐懼。」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如果這些設備可以判斷我們的高興的情緒呢?

「他們不會感到害怕,也不會在真正了解一件事情之前就下結論。年輕人開放的態度意味著我們將來能更開誠佈公的討論各種改變和新技術,年輕人也將在建設未來美好世界的徵程之中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有趣的是,儘管喬安和勞倫最初開發的應用程序只是形式誇張的藝術作品,而在這些「藝術作品」面世後,市面上出現了許多類似產品,明顯是面向更嚴肅認真的用戶。

其中有一款叫Crystal Knows的應用程序, 它能夠連接到你的領英賬戶,並指導你如何給商業客戶寫電子郵件,工作原理跟Emotional Labor類似,只是趣味性少一點。但喬安對用戶使用目的的嚴肅性表示質疑。「我沒見過有誰會每天認真地用Crystal Knows來發郵件的。這感覺太不可靠,就像在作弊。儘管這些應用軟件的討論度很高,但這不代表有人真的用它們來辦公,因為你無法確定被應用改過的郵件中還剩下多少你的原話。」

她並沒有完全否定這些程序,這樣程序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歡迎體現了即便人們知道這種體驗不真實,但是仍然願意使用的現實情況。「這在某種程度上就像占星術一樣,一部分人並不相信,但是仍然會去看,因為得到答案本身就是一件讓人心安的事情。」

也許這就是人們為什麼願意用app和算法來指導自己維繫或改善人際關係的原因:其實我們並不相信科技真的能幫到我們,但至少它給予了我們一點希望。我們的生活現在已經受到科技無處不在的影響,儘管我們已默默地接受這個現象,但我們仍希望能有科技來給予我們支持,減少我們的自我懷疑,並回答那些我們不能回答的問題。不管問題的答案是來自我們的朋友、星座命理,還是手機app——或許在我們迷茫的時候,我們只是想在除自己以外的人或事物上找到信任。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