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港口外為什麼有那麼多油輪停靠?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每年都有30億噸原油及其精煉產品通過巨型油輪運往世界各地。但最近,其中的一些油輪卻停航了。事實上,自從今年3月以來,停泊在新加坡和荷蘭鹿特丹等港口的油輪數量遠超正常水平——但目前還不清楚背後的具體原因。

國際能源署(IEA)一直在監測這一問題。今年5月末,在所謂的「固定系泊大型油輪」(floating storage)裏存儲的未精煉原油接近9,400萬桶。而位於倫敦的船舶分析公司克拉克森(Clarkson)的數據顯示,在世界各地的港口停泊的油輪已經從85艘增加到120艘。

為了追蹤這些數據,克拉克森公司使用衛星成像技術對船舶進行圖形分析,並與世界各地已知的石油交易信息進行對比。「要把這些信息拼湊起來,需要開展很多偵查工作。」該公司市場分析師西蒙·查特雷布胡迪(Simon Chattrabhuti)說。

克拉克森的數據涵蓋了載重噸位從5.5萬噸到44萬噸的各類油輪——包括55艘27.9萬噸至32萬噸的超大型油輪(VLCC)和2艘32萬噸及以上噸位的超級油輪(ULCC)。自從3月以來,超大型油輪數量增加了18艘。

這些油輪體積巨大,而9,000萬桶原油也是一個不小的數字。IEA表示,固定系泊大型油輪存儲的原油數量通常不會超過7,000萬桶。這項數據為何會增長呢?

Image caption 油價目前正在穩步上漲(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有人懷疑固定系泊大型油輪是否已經出現「期貨升水」。在這種情況下,原油交易商會把石油存儲在油輪上,等待價格上漲——相當於什麼都不做就能賺錢。然而,雖然油價再次穩步上漲,但上漲速度似乎不足以從經濟角度支撐這種做法背後的邏輯。維護油輪的成本不低,何況還要牽扯運費和保險費用。

多數專家認為,真正的原因在於,港口已經沒有足夠的地方卸載原油——在岸儲油罐已經裝滿。最近的石油供應過多導致供給遠超需求,不僅令世界各地出現油價下跌,也導致儲油罐中積壓了大量無人問津的石油。

「貿易商不斷把油輪開往新加坡,」IEA的安德魯·威爾森(Andrew Wilson)說,「但他們卻無法在陸地上找到卸下這些原油的地方。」

「我們發現,重要港口過去5年的容量已經大幅增加,但庫存也在激增。」

威爾遜表示,鹿特丹港的石油儲存量正在「接近歷史最高水平」。這裏所談的並不只是原油:停泊在新加坡等港口的某些油輪裏裝的似乎是大量的船用燃料油,這是一種供船舶使用的精煉產品,但目前的需求並不算高。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可能是因為過去兩年的全球石油供應遠超需求。

在伊朗海岸還發生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那裏同樣停靠了很多大型油輪。直到今年1月,伊朗還面臨石油禁運制裁。在這些制裁措施的有效期內,該國的部分石油被存儲在離岸油輪上。由於制裁已經解除,因此目前還不清楚這些石油為何仍未運往海外。但威爾森認為,主要源自物流方面的問題。部分油輪存儲的是凝析油,由於其中的雜質含量較高,因此並非所有精煉廠都能處理這種原油。

Image caption 在岸儲油罐中存儲了大量無人問津的石油(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倫敦諮詢公司MSI的蒂姆·史密斯(Tim Smith)認為,隨著油價再度上漲,這些庫存將逐步轉移到在岸儲油罐中,煉油廠也將加速消化這些石油,從而緩解固定系泊大型油輪積壓的現狀。

「隨著石油價格上漲,煉油廠將會消耗部分庫存。」他說。

另外,煉油廠的煉製工作也存在季節性波動。經過了年初的維護,春天和夏天的生產速度往往會大幅加快。而隨著存儲在陸地上的石油逐步消耗,油輪上的石油也將漸漸填補空缺。

安德魯·威爾森補充道,IEA目前預計,在今年剩餘時間內,通過固定系泊大型油輪存儲的原油將維持在7,000萬桶左右。

另外,儘管我們可以更加了解當前的形勢,但石油市場的前景仍然模糊不清。

「貿易商是其中的關鍵一環,但他們不想讓你知道現在發生了什麼。」石油行業分析公司OPIS Tanker Tracker的米歇爾·維斯·伯克曼(Michelle Wiese Bockmann)說。

此外還要面臨另外一些問題。本月早些時候,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未能就原油產量達成一致——從理論上講,限制原油產量有助於確保供過於求的狀況持續下去。如果供應激增導致油價再度下跌,固定系泊大型油輪問題就會進一步惡化。

但伯克曼表示,需要從整個行業背景來看待這個問題。2009年,IEA追蹤到全球港口停靠的油輪共存儲了1.12億桶原油——目前約為9,400萬桶。另外,當時還有5,800萬桶石油產品——總量達到1.7億桶。當時的情況堪稱史無前例,並導致了真正的期貨升水,因此進行離岸石油交易的確頗具經濟利益。

「我相信現在肯定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伯克曼說。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