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應對暈船?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記得那次出海去看海豚,在當時所乘坐的海盜船上,各類奇物,應有盡有:船頭矗立著一尊木質的美杜莎雕像,看來讓人心頭髮毛;雕像身後是一面骷髏旗(Jolly Roger),在清晨的微風中搖曳;還有一位外形酷似傑克·斯派羅(Jack Sparrow)、也將山羊鬍子遍成了小辮的男子,揮手示意我們登船。隨後,我們揚帆起航,到達特內裏費(Tenerife)海岸附近,海豚在船體四周輕快地飛來飛去,惹得我那三歲的小孩心花怒放高興不已,而在這兩個小時的航程裏,我卻一直在竭力遏制自己的暈船反應,力圖不要讓自己成了在船周邊出沒的魚的餌料。

暈船症狀是度假者最大的夢魘之一。最近的一項研究表明,乘船旅客將暈船列為度假期間最為糟糕且病痛體驗。而暈船難以避免;對此,英國的喜劇演員斯派克·米利根(Spike Milligan)曾有一個論斷:「唯一確診包治暈船的良方,就是去陸地上找棵樹,然後坐在下面。」

儘管如此,夏日炎炎,酷暑難耐,很多人都打算乘船出遊:既有優哉游哉的郵輪之旅,也有快速環島的摩托艇之旅,還有不用任何動力源,直接禦強風而行的帆船之旅。一些人與我之前的情況類似,胃裏翻江倒海,難受至極,還要一路硬撐過來;另一些人乾脆退而求其次,老老實實待在岸上。

Image caption 大型郵輪的乘客不大可能會經歷非常劇烈的暈船反應。(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暈船屬於暈動病的一種。暈動病既包括物理刺激引發的暈車、暈船、暈機等,又包括視覺刺激引發的「模擬器暈動症」(simulator sickness)、「暈屏症」(cyber-sickness)等。而不管是哪種類型的暈動病,其發病機理都並無二致:內耳(也稱「內耳迷路」)和中樞神經系統再無法分辨清楚垂直面方位之際,亦即外界的運動(例如,海浪湧動)打破了內耳原有的平衡感和均衡感之時,便會病來如山倒。

而暈船症狀與別的暈動症的不同之處在於,它受罪的時間往往很長。倫敦艦隊街診所(London's Fleet Street Clinic)旅行醫學專家李察德·達烏德(Richard Dawood)說:「出遊時若是乘大巴、坐汽車或者搭飛機,就算再難受,也不可能持續太多天。好比在飛機上可能出現一陣顛簸,但還是那句話,它一會兒就過去了,不會沒完沒了地持續下去。」同理,乘坐汽車時,不舒服的話,你可以停車出去透透氣。而在茫茫大海上,可就沒那麼走運了。或許,你會覺得被困海上,身不由己,而這種憂慮會又一次雪上加霜,讓你更容易被暈船反應壓垮。

歷史上,即便是像納爾遜上將(Admiral Nelson)、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克里斯多弗·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這樣赫赫有名的航海者也得承受暈船之苦。1588年,在伊麗莎白一世(Queen Elizabeth I)的英國艦隊與西班牙無敵艦隊(Spanish Armada)對峙之際,西班牙的海軍上將梅迪納·西多尼亞公爵(Duke of Medina Sidonia)備受暈船困擾,這被人們認為是幫助英國艦隊制勝的因素之一。在古羅馬時期,賀拉斯(Horace)將暈船症狀描繪成一種社會均衡器,因為無論貧富,它都一視同仁。

如今,多數水手通常都會在航行伊始的頭兩到三天體會到不同程度的暈船症狀,而幾乎每次出海都是如此。這一經驗之談來自於貝絲·倫納德(Beth Leonard),她本人就是一名身經百戰的航海員。她還指出,不管水手們為了減輕暈船之苦,做了怎樣的嘗試,其中大部分人都會在三天之後漸漸習慣這種症狀。倫納德對38名資深船員進行調查,發現受訪者中有四分之三的人幾乎每次出海都暈船。此外,「賽艇世界」(Yachting World)對參與全球挑戰賽的223名選手進行調查,發現其中62%的人都曾遭受暈船之苦。

而且,暈船的症狀可不僅只有胃裏翻江倒海一項,它往往是一個逐步惡化的過程:一開始,哈欠連天、流口水、冒冷汗、頭暈目眩、頭痛難耐,而且整個人筋疲力盡,最終的結果往往是,噁心得受不了,甚至還大吐不止;在剛出海的頭幾天時間裏,許多人還表示自己難以集中精力。倫納德發現33%的受訪者出現過嗜睡症狀,四分之一的受訪者反映自己倦怠不堪,多達79%的受訪者犯過噁心,而且有一半吐過。如果將早期徵兆忽略不計,86%的暈船者經歷了病情的逐步惡化,最後以大吐不止收場。

Image caption 船體在三個維度中的搖晃顛簸,導致暈船者平衡失調,進而噁心作嘔。(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但是,經驗老道的航海者往往自有從暈船進程中盡快熬過來的妙招。塞巴斯蒂安·史密斯(Sebastian Smith)就是其中之一,他喜歡帶上妻子阿黛爾(Adele)和兩個年幼的女兒一起揚帆遠航,還出了數本專著,探討如何克服遠洋航行帶來的暈船症狀。

他說:「我一直都搞不懂,為什麼人與人之間會有這樣的差異。而顯然,暈船與否和年齡大小無關,也和體能強弱無關。而且,很可能猛然間,就病來如山倒。好比大家可能正玩得開心,都是一副優哉游哉的樣子,而就在毫無徵兆的一瞬間,你看到大家臉上的神色猛然變差。十分鐘後,眾人都已經吐得前胸貼後背了。」

史密斯回憶說,最初,自己也受盡暈船的折磨,但開始進行遠距離的出海航行後,他一下子就恢復了過來,而且再也沒暈過船。他指出:「就我個人經歷來看,這其中絕對有心理因素的作用。現在,我知道就算自己有了初期的痛苦病徵,也終會痊癒,會挺過來。這就是經驗,非常寶貴。」

現今,他的妻子阿黛爾在長途航行的頭一兩天還是會犯暈船症。他們的孩子在嬰兒時期壓根兒就沒暈船——「而且,神奇的是,當時正值哺乳期的阿黛爾也沒暈船。儘管你可以想見,在一個狹窄擁擠、顛來簸去、密不透風的海上船艙中確保尿布換洗是怎樣的極限挑戰。」她們學會走路以後,就會暈船,但如今,她們每次都習慣了。「她們可能一暈暈三天,大吐特吐,但之後突然就好了,而且她們的健壯程度堪比強壯的老水手。」

史密斯指出,對一些人來說,應對暈船最好的辦法就是睡覺。船艙往往是晃動最微弱的地方——所以即便海風讓你感到更加舒爽,但不要擔心,你大可在船艙中打個盹。

Image caption 一位航海行家稱,乘船前避免進食油膩的食物有助於預防暈船。(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不過,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功地睡過去。多數人必須依賴腦益唚(Stugeron)、茶苯海明(Dramamine)這樣的藥物。但史密斯奉勸大家先在陸地上試試此類藥物,因為其中一些藥物是強力鎮靜劑。

達烏德指出,想要延長藥物的作用時間(最多三天),有一款東莨菪鹼(Scopoderm)貼膏應該是你的首選,不過,這款藥貼確實有副作用,而且是處方藥,應該始終由一名醫生或者旅行診所開給你。「要和你的醫生仔細研討問題所在:如果要治療嚴重的嘔吐症狀,另一種處方藥昂丹司瓊(Ondansetron)非常有效,而且它可以不經吞服,你直接把它含在舌頭下面就能吸收。」

然而,服藥的時間點也很重要。在倫納德所調查的水手中,有一位名為安德魯·伯頓(Andrew Burton),曾經運營過「探險航行」(Adventure Sailing)的項目,經常帶一支帆船船隊,在百慕大群島(Bermuda)和加勒比地區(the Caribbean)之間航行。

曾經有一次,他帶領54名船員開著九艘船,在新港(Newport)遭遇惡劣的天氣,滯留了三天。期間,伯頓每天都以為第二天要出發,所以在一到晚上就叮囑船員服下暈船藥。而等他們終於離港之後,儘管有海風巨浪,但只有一個人暈船,而且暈船的就是那個沒服暈船藥的人。經驗豐富的水手會建議人們,在出海旅行之前,要早服暈船藥,出發前幾個小時還不夠早,至少要提前到頭一天晚上。

另一個訣竅是,宿醉之後莫乘船。史密斯建議大家至少要從出海前的兩天就要開始滴酒不沾。他說,在你開始感到著實好笑的時候,要一直大嚼特嚼,特別是在你覺得自己做不到時,一定不要停下。不含水分的薄脆餅乾、未經加工的水果、未經烹飪的蔬菜都是尤為上佳的選擇;還有些人極力推薦手指餅乾盒和姜母茶。「再者,出於某種原因,要帶些橙子。」史密斯補充道。

此外,最好提前三天開始不吃任何曾引起消化不良的食物,比如辣椒、油脂、咖啡因、鹽或糖。

Image caption 專家認為,雙體船比單體船航行更平穩。(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如果你確實覺得想要嘔吐,而你又在一艘高速行駛的航船上,千萬不要伏在船舷上欠身往下吐,因為這樣你可能會掉進海里。你改用一隻桶或者可生物降解的袋子(就像養狗人家用的那種)來承接嘔吐物。此外,嘔吐會讓人脫水,所以吐過以後,要多喝水,以補充流失掉的水分。

在倫納德所調查的水手中,有一位建議大家要在出發前要盡可能地做好凖備工作,例如,提前凖備好船上頭五天的餐食,而且要凖備容易消化的那種。

暈船症狀很可能受多種因素作用而惡化,例如,強烈的氣味(如柴油味),過高或過低的氣溫,引發眼部疲勞的長時間閱讀或在電腦上工作。而聽音樂或聽有聲讀物卻不會造成同樣的問題。

注視地平線也會有益病情。位於荷蘭阿姆斯特丹的自由大學(VrijeUniversiteit)的捷爾特·博斯(JelteBos)指出,不扶任何東西自由地站立在甲板上,嘗試著去保持平衡,這樣會使人的中樞神經系統受到刺激,從而盡快適應海上的環境。最後,他說,如果你感到有暈船反應,喝些碳酸可樂飲料。

不過,如果你打算在一艘大型郵輪上度過這千載難逢的假日之旅,就算沒有姜汁啤酒,你也多半不用擔心暈船:因為大型郵輪航行平穩,一般情況下,乘客幾乎感覺不到船身有晃動,也就鮮有暈船的情況發生。

而出人意料的是,乘客犯不犯噁心還取決於船的形狀。近來,一個由「歐盟」資助的項目對不同的船型展開調研,力求搞清楚船體最重要的三維加速度(亦即:縱向或前-後加速度、橫向或左-右加速度以及垂直或上-下加速度)是如何影響暈船症狀的。該項目的名稱為「海運中減輕暈動症反應並提高乘客舒適度與安全感的治本之道(A Rational Approach for Reduction of Motion Sickness & Improvement of Passenger Comfort and Safety in Sea Transportation)」,也被稱作「指南針」(Compass)項目。「指南針」項目發現,水平加速度和垂直加速度都會導致乘客暈船,這意味著如果你乘坐雙體船結構的客輪出行,你暈船的機率會比乘單體船結構的客輪小三成。

假如沒有加速度的作用,你就不可能感受到船體的顛簸搖晃,進而也就不可能受船體運動的刺激而暈船。而海洋的湧動翻滾牽引著整個輪船晃上晃下,也不間斷地左右著船體的行駛速度。博斯指出,由此產生的垂直加速度是引發乘客暈船反應的罪魁禍首。他還補充道:「此外,當你位於船體旋轉中心的上方時,你會身不由己地做橫向和縱向移動,這些動作會就此產生水平加速度,從而也會引發暈船症狀。」再說,船體左右搖晃的頻數也是致暈的一個因素。

Image caption 對那些飽受暈船之苦的旅客而言,較萬無一失的玩法是,乘坐小型船隻,在近海地區遊覽。(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甚至在船體都還沒有被建造出來之前,我們就可以根據它的設計圖樣,推算它顛簸晃動的情況;再綜合考慮特定區域的海浪環境,我們就可能預測出:這艘船上的暈船症狀會有多嚴重。博斯表示,一般來說,雙體船的搖晃沒有單體船劇烈,其唯一的原因便在於其船體更寬。然而,雙體船的船身普遍比單體船短,意味著它們圍繞垂直軸的轉動比單體船的轉動更頻繁。他分析說:「由於總體上,乘客對後一種船體運動的感知沒有對前一種船體運動明顯,所以,從暈船這個方面看,雙體船會比單體船更舒適。」

博斯表示,如果大型郵輪不是你的菜,而且你想繼續只在內河航道上划船小遊或乘遊艇遊玩,那麼你八成不會暈船。「通常,人類對於週期約為六秒的循環運動最為敏感。而對於航行在內陸水域上的小型船隻來說,其顛簸晃動的週期普遍小於六秒。所以,大體上,我們對它們的船體運動就不那麼敏感。」照這麼說,離樹叢越近,就越不可能暈船,難怪斯派克·米利根推薦大家坐到樹底下。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