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會讓你變得更加小氣嗎?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你可能時不時會注意到這種情況,在酒吧裏,當輪到有錢人請大家喝一輪時,他們掏錢包的速度常常是最慢的。你可能會猜測是不是這種小氣的習慣幫助他們變得富有?或者,是不是因為有了錢,人就變得小氣起來?

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並且可以從多個角度來研究。你可以找到對金錢這個話題感興趣的某個群體,比如經濟學家,然後比較他們和其他人誰更慷慨。1993年的一項研究正是用了這一方法,他們發現承認從未捐款的經濟學專業的學生數目是建築學、心理學專業的兩倍。他們還發現經濟學專業的學生在像「囚徒困境」這樣的合作類遊戲中表現較為不友善。

研究者分別在學生入學和畢業這兩個時間對他們進行評估。學習其他專業的學生在畢業時比剛入學時變得稍微慷慨一些,而相比之下經濟學專業的學生一如既往的不如其他專業慷慨。當然,這些都是平均值,經濟學專業的利他主義者也大有人在。

事實上,有證據表明更富有的人或在物價較高的地區生活的人更有可能作出利他行為。研究者走遍倫敦的20個不同區域,在每個區域的人行道上他們散播15封貼上郵票、寫好地址的信。然後,他們就等待好心的過路人撿起信來,幫忙投遞。在溫布爾登(Wimbledon)這樣較為富裕的區域,信件成功投遞的比例高達87%,而在沙德韋爾(Shadwell)這樣較為貧窮的區域,投遞率僅為37%。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大富翁遊戲裏,開頭就獲得優勢的人常常忽略他們的這一先發優勢會造成不公平,他們認為自己的決策比較英明。(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相對富有的人的另一突出表現是「非凡的利他行為」,即當你的行為不為人所知曉且不可能得到回報時做出的利他行為。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的克里斯汀·貝瑟爾-豪爾維茨(Kristin Brethel-Haurwitz)和艾比蓋爾·馬什(Abigail Marsh)試圖弄清為什麼美國各州向陌生人捐獻腎臟的比例差異如此巨大。

他們研究了包括宗教信仰程度在內的多種因素,但是最大的預示因素是收入中位數。簡而言之,收入較高的州,捐獻腎臟的人更多。但這並不意味著相對富有的人比相對貧窮的人更有可能捐腎。這個研究說明的是較高層次的利他行為似乎與人口的富裕程度有關,但原因可能是生活幸福度較高,這可能為人們的利他行為創造了條件。

所以,除了90年代的經濟學專業的學生以外,富人似乎在研究中的表現不俗。但是,在你下結論前,先看一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保羅·皮夫(Paul Piff)的研究。他設計了一系列陳述來衡量人們的優越感,比如「假如我在泰坦尼克號上,是不是應該讓我第一個坐上救生船。」結果讓人驚訝,一些人支持這一陳述,其中富人比窮人更多。相對富裕的人更多的會認為他們從不犯錯並擅長做任何事情,他們在拍照前會對著鏡子檢查一下自己的樣子。

皮夫在另一項研究中組織了一組收入有一定差距的人,其中一些人年收入達到20萬美元。 皮夫給他們每人10美元,他們可以選擇要不要把錢給別人以及給多少。皮夫發現,窮人更為慷慨。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昂貴汽車在人行十字路口的停下來的可能性較小。這可能意味著有錢的司機品行較差。(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但是不要忘記,富人是在參加皮夫的測試之前就已經有錢了。決定他們行為的可能並不是他們的財富;相反,有可能是吝嗇的行為讓他們變得富有。小心對待金錢以及過分相信自己幫助他們發了財。

那麼假如讓人在想像中變得富有會怎樣?這會不會改變他們?為此,皮夫讓參與測試者玩大富翁遊戲。不過規則略有不同,在遊戲開始時通過扔硬幣的方式決定讓其中一些玩家的起始資金是其他玩家的兩倍,每次經過「遊戲起點」時,這些玩家所得獎勵也是其他玩家的兩倍。毫不奇怪,得到這些有利條件的玩家輕鬆獲勝。而皮夫透過一塊單面鏡觀察遊戲過程,他要知道當人們在想像中變得富有之後會有什麼改變。很多人變得更加吵鬧,高聲喊叫,他們把賽車拍到棋盤上,發出很大的響聲。桌上擺著一碗椒鹽脆餅乾,他們大把大把的抓來吃,比其他人吃的更多。而在遊戲結束後,當被問及他們獲勝的原因時,他們說到自己的努力和他們英明的決策,卻閉口不提遊戲開始時他們的資金優勢。所以,即便是暫時擁有金錢,都可能讓人變得更加自我中心。

皮夫還在舊金山灣區的人行道十字路口旁偷偷觀察昂貴汽車和低價汽車,哪種更有可能停車禮讓。你可能已經猜到了,豪華汽車的司機表現不佳。所有的低價汽車都停車了,而只有一半的高價車禮讓行人。但是,這個研究範圍比較狹窄。而車型只是富有的一個標誌。有可能富人有專職司機,或者收入不高的人貸款買了高價車。

德國海德堡大學(Heidelberg University)的斯特凡·特勞特曼(Stefan Trautmann)嘗試消除這些不確定性。他在荷蘭進行了一項權威調查。通過每年對9000人進行四次調查,他發現社會經濟地位較高的人更為獨立,與人打交道較少。但是當他們在玩金融信託的遊戲時,有錢的遊戲者背叛對手的可能性並不高於沒錢的遊戲者。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大多數人願意把收入的2.3%捐給慈善機構。(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有關利他行為的研究似乎互相矛盾,那麼不妨看一看實實在在的捐款數字。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這為億萬富翁發誓捐出99%的個人財產——屬於罕見的例外,抑或有錢人平均捐款佔工資比更高?你可以對比不同收入群體的捐款和收入比例。經典的利他行為研究更多的認為這一數字的變化是微笑曲線,最貧窮的和最富裕的人捐款佔工資比重最高,而中間的人該比重較低。不過,這個早先的研究排除了那些分文不捐的人——比如無力捐款的窮人。這可能會影響到統計數字。

波士頓大學的研究人員考慮到這一點後把收入範圍縮小到1萬美元至30萬美元。他們發現美國人捐款佔收入比驚人的一致,大致在2.3%。但是,如果你看一下收入最高的人群,即2%收入高於30萬美元的人,他們的捐款平均佔工資的4.4%。所以,極端富裕人群整體上在捐款方面更為慷慨。

總而言之,波士頓大學的研究似乎說明富人並不比其他人更為慷慨或吝嗇——除了少數在金字塔尖的人。你可以認為他們的財力更為充足,可以支持他們做到這些,不過至少他們是自己決定這樣做的。

所以,下次你再看到有錢人在酒吧買單時拖拖拉拉,可能這就是他們的個性,而不是富有導致他們變得吝嗇。研究表明,有錢人也相當慷慨,但從中我們也得到一個教訓,要注意防止自己產生優越感,尤其是在玩大富翁遊戲時。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