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如何幫助人們克服偏見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英國左翼對核電安全性的看法,不用問你也能猜到他們的回答。而關於美國右翼對氣候變化所帶來的風險的看法,即使你不知道他們的政治派別,也能猜到。這些問題本應由科學來作出解答,而不是政治派別,但不幸的是實際情況就是這樣。

長期以來,心理學研究表明教育和智力無法阻止政治塑造你的世界觀,即使這些觀念與實際情況不符。你對事實的判斷力可能取決於並不被認可的一種心理特徵——好奇心。

政治有色眼鏡

大量證據表明政治不但可以預測人們對一些科學問題的看法,還影響著人對新信息的解讀。所以,假如你認為你可以通過給出更多的事實來在某種程度上「糾正」他人的觀點,你就錯了。一個又一個的研究表明人們會有選擇性的拒絕接受那些不符合他們既有觀點的事實。

這就導致了一個奇怪的局面:極端反科學的人——比如懷疑氣候變化風險的人——所獲得的科學信息要比不那麼反科學的人更多。

Image caption 當觸及頁岩氣生產時的「水力壓裂法(fracking)」這樣的問題時,我們很容易先形成觀點,後尋找證據。(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但是,聰明人應該不容易受到偏見的左右,對嗎?錯。其他研究表明,有著最高受教育程度、最高數學水平、以及對自己的想法反思能力最強的人,一旦面對與自己所持偏見相悖的信息,最有可能作出抵制。這打破了一個顯而易見的假定:偏見來自於直覺太多、深思不足。相反,擁有深入思考能力的人可以利用該思維能力為自己的觀點辯護,並找到理由反駁相反的證據。

這真是一團亂麻。乍看之下,這會讓那些關心科學和理性的人倍感壓力。不過耶魯大學達恩·卡漢(Dan Kahan)帶領一支由哲學家、電影製片人和心理學家組成的團隊所進行的一項新的研究為我們帶來了一絲希望。

卡漢和他的團隊對政治形成偏見信息的過程很感興趣,但同時也研究科學紀錄片的觀眾並以此為電影製片人提供幫助。他們設計了兩種測試。第一是使用一套關於科學的基本事實和方法的常規試題評估每個人的科學背景、量化判斷力和推理能力。該測試的目的是評估一個相關但獨立的因素——被試者對科學問題的好奇心,而不是他們已知的信息。第二種測試也通過創新的方法來衡量被試者對科學的好奇心。研究人員也要向被試者提出一些問題,然後他們讓被試者選擇他們閱讀新聞中的哪些內容。如果某個被試者閱讀科技類文章,而不是體育或政治,那麼他們對科學的好奇心分數就會提高。

在測試完成後,該研究團隊開始觀察測試結果是否能預測出人們對本應由科學來回答的公共問題的看法。讓人遺憾的是,經過觀察,科學知識測試能夠預測人們的看法。左翼人士——偏向自由的民主黨人——傾向於認為全球變暖或水力壓裂法對人類的健康、安全和繁榮發展造成了嚴重威脅;而右翼人士——偏向保守的共和黨人——把這些問題視作嚴重威脅的可能性較低。更重要的是,自由派中,科學背景較強的人更關心這些風險;而保守派中,科學背景較強的人最不關心這些風險。所以,較高的科學和教育水平會加劇群體的兩極分化,而不是減少分化。

Image caption 對氣候變化的觀點容易受到政治意識形態的影響,不論受科學教育的水平如何(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科學背景測試的觀察結果到此為止。對科學的好奇心測試卻出現了不同的情況。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差異仍然存在——從平均數來看,他們對風險的預計仍然有明顯差異——但是他們的觀點至少在向著同一方向發展。以水力壓裂法為例,自由派和保守派中,對科學好奇心較強的人都更加關心這一問題。

研究團隊是通過一個實驗得出這一結論的。在實驗中,他們給了被試者一些科學文章,有的符合他們目前的觀點,有的會讓他們感到驚訝。對科學好奇心較強的被試者打破了預測,他們選擇了有悖於他們目前觀點的文章——自由派和保守派都得出了這一實驗結果。

說不定你已經想到了,實驗納入了與政治自由主義有關的反科學的觀點,比如對轉基因生物或疫苗的態度。這方面也得出了一致的結果。

所以,好奇心有可能讓我們避免用科學來確認我們的政治身份歸屬。它還能增加人們對公共問題的了解。教育工作者應嘗試傳達他們對科學的興奮感和探索知識的快樂,它的重要性並不亞於科學的基礎知識課程。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