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韓國僧侶共享免費午餐

群山像片片荷葉一樣,將救仁寺包裹其中。寺廟建築明亮的色調與冬季的灰白形成反差。寺廟周圍植物蔓生,廟內擠滿穿著登山服飾的旅客,在韓國登山服飾通常由尼龍材料製成,顏色鮮艷。許多人前往救仁寺是為朝拜佛陀,也有人是為鍛煉身體和觀賞風景。而我也許是唯一一個為了一飽口福而前往該寺的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丹陽郡外,白雲繚繞群山之間(圖片來源:Sungjin Kim / Getty)

我的嚮導身著黯啞的灰色長袍,難掩其激動的情緒。由她帶領前往廚房的道路繞著半山腰打轉。我開始掉隊,面對無數水泥台階,有苦難言。

「想像一下,你正在下山。」她建議道。

「下山,西度師太(Hyeonduk Seunim)?」我問道。「Seunim」在韓語中表示「師太」的意思,出於禮貌,我通常稱呼她的全名。

她點頭道,「頭腦能控制身體。」

我試了一下,但是我的腦子不吃這一套。寺廟像一片樓梯組成的網絡,它們從我所在的地方,一直通往山上。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從救仁寺俯瞰山谷(圖片來源:Samuel Bergstrom )

救仁寺已有70年歷史,但是對於一個大型宗教場所而言,還太過年輕。寺廟於日據時期最後一年建立,當時只是一個獨立的小屋子,但是迅速成為宗教信徒和遊客的朝聖地。到訪者會予以布施,這些捐贈幫助寺廟擴張。如今,高聳的建築物佔據著整個山谷,山谷位於小白山脈,位於首爾西南150公里處。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丹陽郡示意圖(圖片來源:Samuel Bergstrom )

每天,僧侶將向遊客們免費發放午餐。走在一起時,我向西度師太問起這一傳統。她解釋說,這是為了表示感恩,向幫助修建救仁寺的捐贈和供奉表示感恩。但是他們對所有到訪者表示歡迎,無論他是佛教徒還是基督教徒,是韓國人還是外國人。寺廟都將為他們提供齋飯。

廚房院子裏滿是陶器罐子。罐子裏裝滿醬油、醃製豆類和辣椒醬。僧侶們自己栽種所有的食物,從捲心菜到栗子,並進行醃製。在糧食收成之間,他們靠傳統主食度日,如:醃製大豆、鹵芝麻葉、泡菜 – 韓國的標誌性醃製蔬菜。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救仁寺餐廳之內(圖片來源:Samuel Bergstrom)

廚房的內部就像一隻水泥製成的馬蹄,擺滿了大鍋。每口鍋內乘著足夠500人食用的米飯,和足夠3000人飲用的湯。鍋內太深,僧侶不得不使用鐵鍬攪動。角落裏,一名年輕婦女戴著粉紅色的頭巾在淘米。淘米水倒入另一個罐子,作為湯底。

在餐廳樓上,我們只能有什麼吃什麼。食物全部為素食:米飯和泡菜、大豆湯、烤土豆。前來朝拜者和登山客摩肩接踵,數百人共用一張長桌。節假日時,人數更多,達到成千人,尤其是在一月或二月的農曆新年,及五月的佛祖誕辰。

在韓國文化中,分享食物是必須的。人們同吃一道菜。食物是團體的象徵。通過招待大家共進午餐,救仁寺的僧侶讓大家感覺親如一家人,至少在這一頓午餐的時刻是如此的。

作為大家庭中的一員,他們希望我們能吃完盤中的食物。西度師太痛責了三名訪客,他們沒有吃完齋飯便想離開。三人像受罰的學生一樣,垂頭喪氣,乖乖坐了回來。我的嚮導在我的盤子旁邊發現了撒落的米粒。她拿起勺子,將米粒舀起來,不由分說填進我嘴裏。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祖師殿、韓國、救仁寺、僧侶、佛教(圖片來源:Samuel Bergstrom)

午餐過後,西度師太邀請我參加一項法事。我們沿著階梯重新回到祖師殿,殿內塑著一尊大佛,周圍塑立著眾多菩薩。信徒敬供的水果堆在他們面前。經幡在頭頂飄動,牆被漆成畫冊的顏色。僧侶們一面擂鼓,一面誦經,他們的聲音像木製品一樣深沉華麗。

西度師太領我到佛祖跟前的紅色墊子上,「你是我們的客人。」

在我右邊,跪著兩名姐妹樣的衣著講究的婦女。她們並不看我,憂桑的眼神只專心在佛祖身上。我想知道,我已介入怎樣的一場儀式中。西度師太在我另一邊立定,我們一起彎腰鞠躬。

接下來一個小時,我們輾轉於各個聖壇間,鞠躬再鞠躬。上身彎曲,三鞠躬,再彎曲。我開始明白,這些僧侶如何能應付這些梯階了。

直到來到最後一個聖壇,我才明白我們所進行的究竟是什麼儀式。聖壇掩埋於一碗一碗的蔬菜、一柱一柱的蘋果、一瓶一瓶的糖果下面。中央的寶座上,放著一張白紙。這是一場紀念儀式,白紙代表已經過世的某人。地板在鼓聲中發顫,我們再次鞠躬。

根據韓國傳統習俗,已逝去親人的亡魂會在一年中的特定日子返回家中。他們將接受鞠躬,享用美食。在農曆新年和感恩秋收的秋夕節,全國上下都將進行祭祖儀式。但今天,只是兩名婦女在悼念一位亡親的忌辰。

儀式完成後,我們來到殿堂外面燒紙錢。紙錢燒成灰燼後,兩名姐妹第一次轉向了我。她們感謝我一起祭奠她們的亡親。我的出現不被視為冒犯,而是代表某種親近的關係。 「可能前一世,她們的親戚是美國人吧。」西度師太翻譯道。

她們邀請我參加儀式的最後一步。西度師太示意我們進到一間閒置的空房間,房間中央擺著一張小矮桌。祭壇前一碗一碗的水果和蔬菜被端了過來,連同一杯一杯的咖啡和大麥茶。向亡故者敬獻的供果現在由在生者享用。以此為象徵,用一頓午餐將兩個世界聯繫起來。

我們都坐下來享用供果:亡靈、姐妹、師太和我 – 與她們之間存在某種聯繫的陌生人。在餐桌面前,我們彷彿一家人。

欲閱讀 英文原文,請訪問 BBC Travel網站。

(責編:路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