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擁擠的泰國小島尋一處秘境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傳統的長尾船(圖片來源: Mark Fischer/瑪雅灣的船/Flickr/ CC BY-SA 2.0)

泰國皮皮群島早已不是世外桃源。它靠近泰國南部的甲米海岸,最為世人所知的是大皮皮島(Phi Phi Don)和小皮皮島(Phi Phi Leh)兩座最大的島嶼。這裏不僅經常見諸於各類旅行指南,還是世界各地背包客們的最愛。

這些島嶼以晶瑩的沙灘、溫暖的海水和高聳的石灰岩峭壁聞名於世。但有利必有弊:這裏每天都有數以千計的遊客漫步海濱,每年11月到來年3月的旺季更是人滿為患。

所以,當旭日將我喚醒時,看到著名的皮皮海灘上竟然空無一人,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在大皮皮島上待了幾天,眼前總是不斷映入各種度假村、餐館、紀念品攤位——當然,還有穿梭其間的無數遊客。我很快心生厭倦。

所以,當聽說有機會在杳無人煙的小皮皮島碼頭過夜後,我立刻就動心了。小皮皮島最負盛名的當屬瑪雅灣,那裏曾是2000年上映的影片《海灘》的外景地,是萊昂納多·迪卡普裏奧(Leonardo DiCaprio)在片中的私人天堂。自從該片上映後,這座小島便成了一日遊的聖地。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大皮皮島,皮皮群島最大的島。(圖片來源:Thinkstock)

每天都有數十艘快艇、渡輪和傳統的長尾船從甲米、普吉島和大皮皮島前往瑪雅灣,船上載著眾多嚮往荒野秘境的遊客,他們都迫不及待地想要體驗影片中那座宛如世外桃源般的荒島。然而,擁擠的人群讓我很難再把小皮皮島想像成荒蕪的天堂。瑪雅灣最長的沙灘也不超過200米,享受日光浴的人們往往只能摩肩而臥,遊客們繞船潛泳時難免相互觸碰。

作為一處專門設立的國家公園,瑪雅灣的開發和訪問依然處在泰國政府的管轄之下,他們2012年開始禁止所有遊客在島上過夜。現在只有一家名叫瑪雅灣旅遊(Maya Bay Tours)旅行社可以為遊客提供難得的機會,在日落之後繼續登島夜遊。我幸運地入選其中,得以在這樣一個旅遊旺季夜宿那個令人神往的世外桃源。

從大皮皮島的碼頭登上游船後,我發現船上大約只有3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如此難得的小團隊頓時令人心情舒暢。經過20分鐘滿目美景的行程,遊船開進了瑪雅灣。淺黃色的沙灘和繁茂的棕櫚樹映入眼簾,參差不齊的懸崖彷彿相框一樣包圍了這幅如畫的美景。面對這樣的醉人景象,人群裏頓時鴉雀無聲,只留下連串的快門在耳邊此起彼伏。由於我們到達時還沒到傍晚,所以海岸上還是有不少人群,但由於遠處沒有高聳的度假村,也沒有沿街叫賣紀念品和零食的小販,所以海灘似乎仍像影片初映時的那般神奇。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落日餘暉灑在瑪雅灣的泳者身上。(圖片來源:rubeni/小皮皮島的瑪雅灣/Flickr/ CC BY 2.0)

隨著夜幕降臨,最後幾艘船也陸續離島,終於迎來了真正的探險時刻。夜幕下,只有我們的遊船在遠處用微光照射海灘,此時沿著涼爽絲滑的沙灘步行,很容易讓人產生幻覺,以為自己是首先發現這片室外桃園的人。除了拍打岸邊的海浪,周圍幾乎萬籟俱寂。住在大皮皮島的那幾夜,我已經慢慢適應了震耳欲聾的貝斯聲,此刻的寧靜給了我久違的解脫。

為了讓我們真切地感受夜遊小島的快感,導遊帶領我們遊覽了幾條砂石野路。我手裏拿著手電筒,戰戰兢兢地隨著他們穿過黑暗的樹林,濃密的草叢和樹木留下了幽靈般的陰影。其中一位名叫科科(Coco)的導遊展示了自己的絕活,很快找到了島上最罕見的居民:爬樹蟹。

這種螃蟹的個頭比泰國海灘上常見的寄居蟹和沙蟹大得多,它那對粗壯有力的螯可以緊緊抓住樹幹,慢慢地爬到樹頂。科科拿起了一隻,引發了人群的尖叫。他向我們保證,儘管這種螃蟹跟我們的臉一樣大,但它卻很害怕人類,絕不會傷害我們。它們是小皮皮島上體格最大的動物,儘管這裏植被豐富,但卻無法養活太多的野生動物。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天堂灣(Pileh Lagoon)的碧綠海水。(圖片來源:momo/翡翠灣/ Flickr/CC BY 2.0)

由於遊客不能在島上睡覺,所以我們只得返回船上過夜,但卻收獲了意外的驚喜:午夜游泳。下午清澈碧藍的海水現在已是一團漆黑,很容易掩蓋海底潛藏的威脅。

幸運的是,這處海域非但沒有捕食者,反而充滿了各種各樣會發光的浮游生物。雖然它們小得要用顯微鏡才能夠看到,可一旦受到驚擾,就會發出光芒——這種化學反應與螢火蟲非常相似。要看到這種浮游生物需要太多的機緣巧合,所以,能親眼目睹這樣一場堪與星空斗艷的神奇光影表演,實在是幸運至極。

在船上過夜的待遇遠稱不上奢華,只有一個泡沫牀墊,還有睡袋和小枕頭可用,但船身的微微搖曳和清爽的怡人涼風很快就把我催入夢鄉。

第二天黎明時分,我們迎著日出再次遊覽了空曠的海灘,之後就要帶著不捨隨船返程。在附近的天堂灣最後一次下海游泳後,我們踏上歸途,向著大皮皮島一路駛回。我閉上雙眼,荒島夜宿的那個美妙夜晚,已然用它那悠長的回味把我帶入白日的夢鄉。

請訪問 BBC Travel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