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北海道的「地獄谷」

北海道地獄谷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北海道地獄谷的一個警告標誌(攝影:Thomas Volstorf/Getty)

日本最北端的北海道島因幾件事而遠近聞名:札幌(Sapporo)的啤酒、新雪穀(Niseko)的滑雪場、以及無處不在的「uni」(海膽,sea urchin)和牛肉。

而鮮為人知的是,北海道島上還有一座白煙裊裊、沸水鼓泡、硫磺味濃烈的地獄谷(Jigoku-Dani,或稱Valley of Hell)。地獄谷覆蓋面積達24英畝,是約兩萬年前Mt Kuttara爆發所形成的地熱火山口遺跡,坐落在北海道的支笏洞爺國立公園(Shikotsu-Toya National Park)內。在那裏,翻滾的熔岩坑和徐徐沸騰的黑色硫磺火山噴口不動聲色地潛藏在厚厚的積雪下面。

對一些人而言,它絕對有可能聽起來像是地獄幻景。然而,這座位於札幌以南112公里的地獄谷也是許多人想像中的天堂。它是許多溫泉(天然的熱水浴場)的泉源,從熱氣騰騰、可供遊客濯足解寒的簡樸溪流,到可供您冥想品味雪落盆景的時髦玄武岩溫泉浴場,種類繁多,不一而足。

請不要將它與那個位於日本本州島、有雪猴沐浴、更為知名的地獄谷(Jigokudani)相混淆,北海道的地獄谷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風格。有別於傳統日本溫泉那份俯瞰櫻花、紅葉美景的恬靜安寧,地獄谷的溫泉浴場坐落在由沸騰鼓泡的間歇泉和蒸汽騰騰的洞穴組成的崎嶇粗獷的原生地貌上。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日本的地獄谷熱水浴場(攝影:Liwei Hong/Getty)

而其溫泉水則因種類多而顯得格外珍貴。在登別(Noboribetsu)的地獄谷溫泉鎮上可以找到九種不同類型的溫泉水,包括酸性鐵泉、鹼性泉、食鹽泉、放射能泉和綠礬泉。其中的一些甚至被浴療學家用作治療包括支氣管炎、神經痛、濕疹在內的多種醫科病症的藥方。

在二月最為寒冷寂靜的日子裏,我在新雪穀滑了幾天雪後,向東南行90公里,踏上了地獄谷的土地。去登別的決定是有理智的決策基礎的,既是因為它鄰近公園的酷熱氣孔——也是因為滑完雪後的我非常需要泡湯放鬆一下。

然而,剛一進登別,便有一座高達18米、佇立路邊的紅色魔鬼(湯鬼神)雕像躍入我的眼簾。他嘴露尖牙,頭上長角,滿臉怒容,凌駕於引道之上,朝迎面而來的司機揮舞著狼牙棒。

湯鬼神注定受到當地人的歡迎,他們將其視為替人類祈福消災的溫泉守護神。每年六月,登別魔鬼焰火節慶典上,男人們打扮成湯鬼神的模樣,手持焰火,火柱直衝天際,伴著日本太鼓發出的厚重低音翩翩起舞。

小鎮上散落有九座形態各異的魔鬼雕像,其中大部分是新建的旅遊景點。但小鎮的Enma Do神社中所供奉的湯鬼神可以追溯到江戶時代(1603年—1868年),它的祭壇位於一排由樹木遮罩的階梯頂端。根據神道教教義,閻魔(亦即閻羅王)站在地獄的入口處,並決定著死者去向六道中的哪一道。有的死者徑直走進地獄或者托生到一個戰火紛飛的世界,而其他死者轉世為動物或者徑直升上天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火山活動區(攝影:Electra K Vasileiadou/Getty)

考慮到島上的歷史,該地區傾向黑暗的建築風格是因勢利導的結果。雖然北海道島早在約公元前18,000年的舊石器時代晚期就已經有土著的阿伊努人定居,但是,一直到十九世紀晚期,日本政府才開始開發北海道島。其目的在於防止沙俄將領土擴張到海參崴(Vladivostok)以外,而海參崴與日本本土隔海(日本海)相望,中間只有725公里的距離。

在1904至1905年的日俄戰爭期間,登別大量的溫泉浴場被用作傷員的治療中心。並由此導致鎮上的建築至今仍保留了一種黑暗野獸派的感覺,許多溫泉度假村均是由冷冰冰的混凝土醫院大樓改建而成的。

我所居住的雅婷公園酒店(Park Hotel Miyabitei)便具有這樣的屬性。像鎮上的許多住處一樣,它設法迎合每到冬天就集體降臨的中國客車旅行團。

它的裝潢還保留著一種異想天開的20世紀70年代的氛圍色彩,這在今天過度修整的大型度假勝地中難得一見。其電梯門上塗畫了非寫實的雲朵和彩虹;牆壁上掛著青鳥藝術漫畫;而自助餐桌上盛滿雪蟹腿和三文魚刺身的碗層層堆起,甚至還有冰淇淋可以自行取用。即便這成為旅行團橫行的地獄,它也有一些令人愉快的特別待遇。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登別的溫泉度假勝地的溫泉水水源地(攝影:Liwei Hong/Getty)

更為重要的是,飯店的溫泉保養得很好,而且是一個晚飯前泡湯的僻靜所在。因為客人們需要裸體在溫泉中泡湯,所以泡湯前的全面淋浴是飯店強制要求並嚴格監督執行的。

所以,我在大型浴前淋浴室中擦幹洗淨,然後小心翼翼地走向六個泡湯浴池:五個在室內,一個在室外。像所有的日式溫泉一樣,溫泉浴入場票是包含在入住酒店的價格里的,而且溫泉是男女完全分開的。天然溫泉水本身含有高濃度的硫磺並散發出陣陣濃烈的臭氣,然而,在浸泡了20分鐘後,我的皮膚變得超軟順滑。

過了幾天,登別客車旅行團的人群紛紛湧入,讓我感到有些厭煩,所以,我向登別以北行駛約40公里,溜到了伊達(Date)偏僻而雅緻的繽紛山莊酒店(Horo Horo Sanso Hotel)。

在行車到那的沿途,我穿越了一個群巒起伏的世界,白雪皚皚的群山蒸汽繚繞,圓錐形的山脈和遠處的山峰中滲出螺旋狀的煙霧,如同城市的煙囪一般,而酒店的塌塌米房間舒適而傳統。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地獄谷的一片硫磺湖中沸水吐泡(攝影:Electra K Vasileiadou/Getty)

其現代溫泉浴場令人眼花繚亂,有幾十種設計新潮的室內浴場,透過窗戶可以俯瞰外面銀裝素裹的竹林和樹木盆景。我朝室外眾多玄武石浴場中的一座走去;隨後浸入其中,在這方溫泉熱水中盡可能長地逗留遊蕩,而這時,一片輕巧的雪花落在了我的頭上。

等皮膚變成恰到好處的粉紅色之後,我匆忙穿上純棉浴衣(長袍)前往酒店餐廳享用晚餐。自助餐上,高高堆起的有上好的金槍魚刺身、肥美的北海道的五花牛肉、以及用溫火慢煮的鍋物(火鍋)。

如果您厭煩了泡湯,在登別的另一項主要活動是全長8公里、覆蓋全部網狀分佈的棧道和山路的越野行走。沿途,您漫步經過各種各樣的熱噴口、地熱湖、熱水沼澤、間歇泉、風浪穴以及蒸汽騰騰的洞穴,它們穿過地獄谷,並將其表面燙焦。

主幹道可以為您提供壯觀的景象,可將布滿焦痕、鏽漬斑斑的丘陵和遠處白雪皚皚的山巒盡收眼底,還可遠眺Kuttara山峰。其它的小徑可以帶您走過日和山(Mount Hiyori)活火山區、葫蘆形大湯沼(Lake Oyunuma)、噴薄著85度高溫含毒黑色硫磺水的形似大鍋的奧之湯(Oko no Yu)、以及這條風景秀麗的走道上最引人注目的沸騰間歇泉鐵泉池(Tessen Ike)。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大湯沼川(Oyunumagawa)溪流(攝影:Liwei Hong/Getty)

我大著膽子走進了一條僻靜的備用小道,小道沿水溫45度的大湯沼川溪流蔓延。我輕鬆從容地走了15分鐘便已到達大湯沼川天然足湯(Oyunumagawa Natural Foot Bath),這一天然河流段的溫泉水因降雪和通風而稍稍冷卻。我坐在這裏搖搖晃晃的獨木橋上,一邊垂下雙腳,浸入波光粼粼的熱泉水中,一邊凝視著安靜、陽光斑駁的小片竹林。

您可以像我一樣直接在溪流中行走,雖然河底粘糊糊的熱泥漿會讓膽小的人擔驚受怕。然而,即便不做這樣的挑戰,靜靜坐在河濱的岩石上,沐浴著一小片二月的陽光,在這地獄谷的中央,我竟有些置身仙境的感覺。

請訪問 BBC Travel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