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安全的五個城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荷蘭阿姆斯特丹的馮德爾公園裏陽光明媚的午後,城市,安全,居民,生氣勃勃(圖片來源:Remko De Waal/Getty)

雖然對大部分人而言,把錢包或者筆記本電腦無人照管地丟在咖啡館裏也許並不可取,但是對於居住在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裏的人來說,這樣的事情很可能是想都不想就做了。

對於許多人而言,在自家地盤上有安全感是至關重要的。因此,為了理解住在一個超級安全的地方會是什麼樣的狀況,我們參照經濟學人智庫(EIU)的安全城市排行榜,尋找到了住在世界上一些最安全的城市裏的居民。

該榜單評比項目包括了個人人身安全、基礎設施穩定性、衛生穩定性、虛擬安全技術等影響因素。受訪的當地居民為我們推薦了他們認為最好的居住社區,說明了他們感到舒適自在以及為什麼平安的生活並沒有讓他們感到無聊的原因。

大阪

大阪體現了在日本全國都能感受到的平和心態。17年前,大阪當地英文雜誌《關西風景》(Kansai Scene)的創始人丹尼爾·李(Daniel Lee)從英國搬到日本居住。「總的來說,日本是一個非常安全的宜居國家,」丹尼爾·李說:「這個國家安全到當地人習慣於在他們離開或要買單的時候把個人物品留在無人看守的桌子上。這在其它任何地方看來都是不可思議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大阪的櫻花熱烈綻放(圖片來源:Buddhika Weerasinghe/Getty)

大阪以商業氣息而聞名於世,這意味著這裏的人們往往上班工作到深夜。「即使在深夜,火車上依然滿載生意人,城市裏的主要樞紐也像白天一樣人來人往,」25年前從京都來到大阪,經營著這座城市中最古老的能劇劇場(Noh theatre)的山本芳惠說:「女性在深夜裏獨自搭乘地鐵出行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在這裏,工作很賣力的文化也能開啟友好的搭訕和交談。「大阪是一座推銷員城市,當地人喜歡交談,」李說。「你到任何一家小酒館都會被當成久違的老朋友一樣對待。也許他們說的話你一句也聽不明白,但是你會被這裏的美好氛圍所打動。」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大阪的水稻種植儀式(圖片來源:Buddhika Weerasinghe/Getty)

為了有機會結識本地人,山本建議居住在大阪的市區,例如生野區或阿倍野區,這些地方常常能見到日本的Nagaya(傳統長屋)。她說:「這些長屋相對比較便宜,因為已經被當地人入住許多年了。」

阿姆斯特丹

與經濟學人智庫榜單中的其它城市相比,只有不足一百萬名居民的阿姆斯特丹的規模仍屬於相對較小的。這座首都城市同樣擁有令人輕鬆自在的氛圍。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阿姆斯特丹的街頭藝人坐在自行車上表演(圖片來源:Mark Dadswell/Getty)

「我覺得這裏非常安全,」托尼·英特斯托瑟(Toni Hinterstoisser)說。三年前他從紐約來到這裏,目前擔任阿姆斯特丹安達仕王子運河酒店(Andaz Amsterdam Prinsengracht)總經理一職。「自由的精神使人們得以更放鬆地面對日常事物。在這裏,沒有人會輕易生氣發怒。」英特斯托瑟表示,甚至這裏的警察也是如此,他們不僅非常友好禮貌,而且說話往往開門見山。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圖片來源:Dean Mouhtaropoulos/Getty)

阿姆斯特丹流行一句警言:無論你選擇在哪裏居住,你都不要期待找到一座水平的房子。「阿姆斯特丹基本是建立在水上的,所以這裏的房屋不是完全水平的,」英特斯托瑟說:「如果你在我客廳的一端放下一個網球,它將會很快地滾到另一端。」

悉尼

儘管悉尼是澳大利亞最大的城市,但其鄰里導向型的文化使居民們感到安全放心。「我們的每個鄰里社區彼此照應,」理查德·格雷漢姆(Richard Graham)說道,他是一名土生土長的悉尼人,並擁有一家名為「我的繞行道」的當地旅遊公司,「如果有某個人看起來可疑,我們鄰里間會相互告知,消息很快就會傳開,大家都知道該小心提防誰。」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街頭藝人在悉尼的環形碼頭上吹泡泡(圖片來源:David Hancock/Getty)

該市最近採納了一個方案,打算每年花1500萬美元來改善人行道和斑馬線,以此來鼓勵大家多走走。來自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的維多利亞·莫克西(Victoria Moxey)是當地遊客指南《城市漫遊》的創始人,他認為這項舉措有助於保持生活的安全性。

「大街小巷上始終都是城裏人,有的和朋友坐在咖啡店裏,有的在遛狗,也有的只是閒逛一下看看城市的風景,」她說,「身在悉尼這樣的城市,你軋馬路軋得越多,越會覺得自己是社區的一分子。」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悉尼跑步節的參賽選手跑過海港大橋(圖片來源:Greg Wood/Getty)

為了充分感受這種散步文化,外來僑民們往往選擇居住在波茨點(Potts Point),一個位於市中心東側三公里處的街區,其裝飾派藝術風格的公寓大樓和琳琅滿目的咖啡館給人一種置身於紐約的感覺。另一個頗受青睞的住處位於市中心東南側三公里處的薩里山(Surry Hills),這裏擁有全城最好的咖啡館和餐廳,吸引了各路潮人、設計愛好者和美食家。

想要體會真正的澳大利亞海灘生活,可以去以住宅為主的威弗利(Waverley)或者適宜衝浪的布倫特(Bronte),二者均位于城市西南側約8公里處,也可以去高大上的玫瑰灣(Rose Bay),它位于城東僅七公里處的港畔。

新加坡(Singapore)

這個東南亞城市國家對執法的嚴肅態度使其擁有一個非常安全的環境。原籍班加羅爾(Bangalore)的蕾妮塔·萬傑·拉維(Rinita Vanjre Ravi)是BonAppetour的聯合創始人。BonAppetour是一個用戶可以預定並與當地人一同就餐的網站。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新加坡的公園(圖片來源:Roslan Rahman/Getty)

拉維親眼見證了一個財政撥款充足的警察局可以為社會的安全穩定做出多麼巨大的貢獻。「在新加坡,警員收入頗豐,這使他們能夠掛念新加坡人民的福祉。」她說道。

這同時也保障了法律的執行。拉維發覺,新加坡當地人非常誠懇實在。「在任何一家餐廳,你都可以在去收銀台點餐的時候把包包丟在桌子上,你可以安心的點餐,而不用擔心你的包包,」她說,「這裏的居民都知道行竊被抓被懲罰的可能性很高。」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新加坡的一家路邊攤(圖片來源:Chris McGrath/Getty)

穩定的政治環境以及對宗教、種族主義玩笑的零容忍政策,也對這一和諧的城市氛圍的形成功不可沒。

儘管如此,居住在這樣一個人口稠密的地區也會有一系列自身的問題和挑戰。在新加坡找住所時,關鍵是要找到方便每日通勤的地方。當地人的建議是居住地要盡可能地靠近工作場所。拉維認為中峇魯(Tiong Bahru)適合潮人,因為這裏有各種專賣店和時髦餐館。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新加坡的中秋節(圖片來源:Roslan Rahman/Getty)

然而,擁有較高收入的那部分人可以考慮歐南園(Outram Park)附近的達士敦山(Duxton Hill)公寓,這裏位於市中心西側兩公里處,因其翻新殖民地時期的建築並擁有全球各地美味餐廳而聞名於世。

斯德哥爾摩

斯德哥爾摩坐落於遙遠的北部,隨之而來的有其自身的優勢,比如好像從不落日的夏日。斯德哥爾摩夏天的自然日光,加上燈火通明的市中心,有利於公共空間安全感的形成。「對我來說,自打有了兩個年紀幼小的兒子後,安全變得越來越重要,而斯德哥爾摩簡直就是照顧孩子的絕妙場所,」凱特·T(Kat T)說道,她本是倫敦人,是《斯德哥爾摩的一名英國媽媽》博客的作者,「這裏的公園裏有孩子的玩耍區,遠離交通車道,而且市中心有許多枝繁葉茂、綠樹成蔭的區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斯德哥爾摩市中心騎自行車的人們(圖片來源:Olivier Morin/Getty)

雖然它沒有倫敦的熱鬧非凡,但是凱特發現,斯德哥爾摩較為緩慢的節奏有時可能是件幸事。雖然城市規模小,但卻讓人覺得「富有活力且有品位」,她說,「瑞典人樂於接受新生事物,特別是新技術,他們常常是弄潮兒。」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一場在斯德哥爾摩舉行的彩色跑(圖片來源:Jonathan Nackstrand/Getty)

大部分人住在靠近中央商務區的寓所中,但是,那些追求更高性價比的人會選擇中心區往西兩公里的國王島(Kungsholmen),追求時髦氛圍的人可以到往南三公里的索德瑪爾姆(Södermalm)(有古董服飾店和前衛的畫廊為證)。近來,海濱地區也被再度開發,使得哈姆湖區(Hammarby Sjöstad)因其適宜步行的林蔭大道和富有生態意識的設計而得以躋身最受歡迎的街區。

請訪問 BBC Travel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