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改變我的教師生涯的一次旅行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丹妮爾·哈梅林(Danielle Harmeling)在印尼東爪哇省婆羅摩火山(圖片來源:丹妮爾·哈梅林友情提供。)

丹妮爾·哈梅林(Danielle Harmeling)走進一個空蕩蕩的大教室,這裏有白色的牆壁和黑板,她的印尼執教生涯就將在這裏度過。但她身邊的校長想得卻完全是另一回事。

哈梅林回憶說,「(他)指著我的涼鞋告訴我,我必須換上能遮住皮膚的鞋子,而且我穿的七分褲在學校也不合時宜。」

對剛剛抵達的這位年輕的比利時女性而言,巴鄰旁這座以穆斯林人為主的小城給她帶來的文化衝擊才剛剛開始。

哈梅林剛剛辭去在比利時保險業的工作,她表示,她是在認識到「保險根本不是我理想的工作」才做出這個決定的。她同意與比利時列日大學合作,前往南蘇門答臘省為印尼教師教授英語。她想做出一個巨大的改變,但當時卻並未意識到改變究竟有多大。

Image caption 印尼南蘇門答臘省巴鄰旁(圖片來源:Barry Kusuma/Getty)

首先,她要面對的是社會規範問題。去印尼時,哈梅林的男友與她同行。她擔心兩人會受到異樣眼光,因為他們還未結婚。果然,當校長得知此事時,他建議兩人住進「遠離學校」的城裏。哈梅林和男友很快認識到,他們將不得不適應這一切。他們在當地一戶華人那裏找到住處。

其次,她要面臨的是氣候問題。在來印尼前,哈梅林已經預料到這裏的潮熱氣候,但在抵達後,這裏的悶熱潮濕仍然讓她感到意外。她表示,「一來到室外,突然間你就會大汗淋漓,衣服全都貼在身上。」「霎那間湧上腦海的念頭是,我想衝個澡,馬上就衝!」

但氣候的改變也是寶貴的一課。

她表示:「這裏的人們很善良,這裏的生活節奏、風土、氣氛都讓我們的生活祥和而安寧。」「我盡量讓自己不要太著急,保持冷靜,耐心接受自己的不適感。適應(天氣)相當難,就像我現在常常說得那樣,我們能夠適應很多東西。隨著時間的推移,我也有了各種應對策略。」

Image caption 印尼南蘇門答臘省巴鄰旁(圖片來源:Barry Kusuma/Getty)

另一個能說明問題的例子是:在最初抵達印尼時,哈梅林決定按照一個固定的時間表來做事。她試圖系統地安排備課,花費數小時制定課程計劃。在決定參加娛樂活動時,她都會提前安排。但她卻不得不學習活在當下,順其自然。

她要花一小時往返於住處與小村莊 Perajin Mariana 之間,途經一條崎嶇不平的長路。

每天去學校她都不得不穿過一座搖搖晃晃的老橋。一開始,她很害怕。後來,她學會了放鬆。而且,城裏的公交車從來也不會凖點,因為車上不坐滿人司機就不會出發。哈梅林逐漸學會欣賞這些差異。

她也學會擁抱自己的新社區。她總能搭幾個學生的便車去學校。搭便車也讓她有機會加深與學生之間的關係。

Image caption 丹妮爾·哈梅林和她的學生在巴鄰旁。(丹妮爾·哈梅林友情提供。)

周五時,她的學生們希望能提前下課。哈梅林本來有自己想要完成的教學計劃,但最終,她的態度軟化,讓學生們如願離開。很快她就得知,原來學生們是要去清真寺禮拜。她表示:「能讓他們提前離開讓我感覺真好,因為一定程度上我也分享了他們的快樂。」

每天都會有不同的人找她和她的男友,想他們聊天。他們倆也會收到晚餐邀請。哈梅林很快認識到,她的所有積極體驗都有一個共同點:即放手的重要性。

在來印尼之前,哈梅林總覺得自己必須要掌控一切。三個月後,當她從印尼返回比利時後,她的看法已經徹底改變。她學會更自然地生活,樂於擁抱新的體驗。

她表示:「儘管我們還年輕,但我們已經認識到『橡皮時間』——橡皮是有彈性的;時間的流逝是不可避免的。」「享受生命中的每一分鐘。在印尼度過的時光幫助我深入思考。有時候我們不得不推遲計劃中的事情,但這真的要緊嗎?」

Image caption 丹妮爾·哈梅林和她的家人。(丹妮爾·哈梅林友情提供。)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哈梅林現在生活在比利時的 Chokier,為法學院學生授課。她已經嫁給那位與她一同前往印尼的男友,現在他們已經有三個孩子了。

她說,自己比以往更加享受生活。現在,她致力於鼓勵其他人通過旅行更深入地了解自己,這些人中有她的孩子,還有她的學生。

哈梅林說:「現在我有三個孩子,我和丈夫經常告訴他們,一定要去旅行,我多希望我父母當年要求我去旅行,但他們卻對此感到害怕。現在,我常聽人們說『給予你的孩子根和翅膀』。我完全同意這種觀點。」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