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張單程機票開始的全職旅行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俯瞰馬來西亞吉隆坡的城市景觀(圖片來源:Sabrina Iovino)

當我身處泰國曼谷眾多年輕、漂亮的背包客中時,我下定決心:一回到德國,我就辭職,環遊世界。

2007年,我暫時告別柏林的緊張忙碌的生活,來到這個潮濕的國度短期旅行。幾乎所有我遇到的人都和我說一件事:「我環遊世界一年了,你呢?」這讓我很尷尬,因為幾周以後,我就要回家繼續我在一家創業公司朝九晚五的圖形設計師的工作。

我的朋友們紛紛結婚,買車買房,他們瞧不起我,不明白我為什麼不去追求相同的目標。但是,和追求物質財富相比,我更渴望自由和冒險——我的那些熱愛旅行的新朋友們看起來都很開心自由。突然之間,我明白必須要改變我的生活了。

從東南亞回到家,我開始努力攢錢,比以前做更多的工作,同時盡可能節儉地生活。我把房間租給遊客,取消了所有沒有必要的保險,在家吃飯,並徹底放棄了購物,而且,我還賣掉了幾乎所有的衣服和設計師家具。一年後,當我存到2萬歐元時,一切就緒,我就買了一張去往香港的單程機票。

Image caption 垂直俯視,在香港沙發旅行(couch-surfing)時發現的美景(圖片來源:Sabrina Iovino)

辭職 = 純粹的幸福

一天後我告訴老闆,我要辭職。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我的感受——那是一種純粹的幸福,我知道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用再工作了,只要享受旅行就好。那是2008年,我人生新的一頁開始了——不過當時的我尚未意識到這點。

我的錢足夠支持我旅行一到兩年。一開始完全就是在度假,我知道終有一天我要回家。最初六個月,我在東南亞旅行,然後我去了日本、澳大利亞,接著穿過太平洋到了智利。在那裏我坐巴士一路到達墨西哥。

那次旅行太瘋狂了——中南美洲到處都是五彩繽紛的國度,拉丁族裔是這個星球上最有趣、最友好的人。隨後,我坐飛機到紐約,從那裏回到德國,總共旅行了14個月。到家時已經是2010年1月,非常寒冷。

Image caption 站在世界上最繁忙的十字路口之一(圖片來源:Sabrina Iovino)

於是,我又重新回到2008年離開的那家公司工作。這時我才意識到,過去的14個月並不是度假,而是我應該去過的生活。我的整個世界觀發生了變化,朝九晚五的辦公室生活似乎是對時間的巨大浪費。我應該好好利用我的時間——比如用來旅行。

回歸正常生活的日子沒能持續多久,三個月後,我又辭職了。我坐飛機去了以色列、約旦、埃及、土耳其、希臘、印度和日本。從此我開始了全職旅行的生活。

Image caption 在菲律賓和海龜做朋友(圖片來源:Sabrina Iovino)

如今,別人總是問我如何完成這麼多次旅行,以及我還會不會回家。其實,除了幾次短期旅行以外,我未曾真正回到柏林。自從我有了想全職旅行的願望,最終我就必須通過旅行來賺錢。我並不知道怎樣通過旅行來賺錢,但是我決定在旅途中再弄清這件事。

旅行生活並不便宜

2012年,我開始記錄我的旅行經歷,最後我建了一個博客 JustOneWayTicket.com,與世界分享我的旅行故事和照片。我的第一篇博文叫做「你不得不去菲律賓旅行的10個理由」——我對這篇博文傾注了全部心血。它被菲律賓的媒體看中,被轉發分享了數千次。菲律賓人在社交媒體上很活躍,通過轉發分享我的文章,對我的博客的流行起了很大的幫助。

一個月後,我又寫了一篇博文,告訴我的讀者如何依靠全職旅行為生。這篇文章非常受歡迎,從那以後,我的博客訪問量就開始猛增,一年以後達到了50萬次瀏覽量。它帶給我的收入足夠我去全職旅行了。

一開始我確實打算通過博客賺錢,但是不知道該怎麼做。但是我盡可能多地閱讀,並研究其他旅行博客,一邊學一邊做。我學會了如何優化我的網站,讓我的博文獲得更好的排名。

Image caption 位於印度拉賈斯坦邦(Rajasthan)的階梯井(Chand Baori)的對稱台階(圖片來源:Sabrina Iovino)

此外還發現,長文章比短文章的排名高很多。我嘗試為每一篇博文增加價值:不只是為了好玩而寫作,而是希望讀者能從我的每一篇文章中學到新的東西。

寫博客一年以後,我的生活徹底改變了。突然間,一些國家的旅遊主管單位邀請我前去旅行,豪華酒店提供免費的房間,換取我的評論。航空公司為我贊助機票,以換取博文中的曝光率。

現在,我的生活來源完全依靠博客,通過廣告和附屬銷售賺錢(我推薦一些產品,比如我用過的旅行裝備或住過的酒店)。我還找到了旅遊行業幾家慷慨的贊助商,只要我在網站上放置他們的品牌,他們就幫助我維持這種生活方式。我無法想像再次回到我原來的生活——去辦公室為別人工作似乎是對時間的巨大浪費。

去過多少國家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擁有的經歷

Image caption 在南非開普敦享受美景(圖片來源:Sabrina Iovino)

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去過50至60個國家。在去過50個國家以後,我就不再計算國家的數量了,因為這並不重要。重要的不是數字,而是經歷。印度可能是我去過的最瘋狂的地方,也是我第一次真正經歷文化衝擊的地方——巨大的人口數量本身就讓人承受不住。印度是另一個世界,就好像一次穿越時間的旅行。

有趣的是,在旅行了七年以後,有時我會懷念有家的日子——我會討厭收拾背包,去往一個新的地方。我現在的旅行節奏比以前要慢——我喜歡在一個地方長住,發掘當地文化。我的目標是在幾個國家擁有長住的據點,這樣我可以在全世界任何地方工作。

Image caption 在印度尼西亞躺在吊牀裏努力工作(圖片來源:Sabrina Iovino)

我花了很多年才明白我不需要走其他人走過的路,只要你有激情,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我已經選擇脫離庸常的生活,像牧民一樣生活。人生中最寶貴的東西不是金錢可以買到的——賺錢無法幫你實現自由。

減少工作,減少支出,你就能找到自由。我的意思不是不要工作,而是做你真正喜歡的事情。記住,永遠永遠永遠不要放棄夢想。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