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尼亞的瀕危動物庇護所

Image caption 白鷺聚集在落日餘暉掩映下的維多利亞湖(圖片來源:Gunter Ziesler/Getty)

坦桑尼亞的湖畔村莊曼剛扎(Mganza)是一個喧囂之地。水上的士拼命爭搶著湖岸上不大的空間,每一艘船的擴音器都發出不同的聲音,令人不堪其擾。

在長達數個小時長途跋涉中,我們始終被「囚禁」在狹小的車廂裏——腿部空間小得可憐,回想起來都令人不寒而栗,而我們竟然能在裏面堅持這麼長時間也實屬不易。所以,車剛剛到站,我們就拼命逃離那個「牢籠」。在這裏迎接我們的是埃德溫(Edwin),他將在這個周末負責接待我們。

「快走,快走。」他催促道,「暴風雨要來了。」

我和丈夫帶著我們的小女兒海蒂(Hattie)在一艘艘緊密排列的小船之間迅速前進,很快登上了一艘能載著我們穿過維多利亞湖的輪渡——那是非洲最大的胡泊,面積達到6.95萬平方公里。冰冷的湖水呈現出藍灰色,刺骨的寒風呼嘯著略過湖面。海蒂睜大了眼睛,緊緊握住我的手。

我們的目的地是魯本多島(Rubondo),但我們並不知道它究竟位於這片遼闊水域的哪個位置。幸運的是,那是距離岸邊最近的一片陸地,只有幾公里而已。小島的四周被茂密的樹林遮擋得密不透風,與光禿禿的大陸湖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Image caption 坦桑尼亞魯本多島上晴朗的天空(圖片來源:Anthea Rowan)

在湖面上航行了40分鐘後,當我們登船抵達魯本多島時,渾身都已經濕透。經歷了曼剛扎的喧囂後,魯本多的寧靜卻令人感到有些難以適應。魚鷹的叫聲成了這裏唯一的聲音(這座島是整個非洲魚鷹最為密集的地方)。事實上,島上的生態環境保存得如此完好,就算冒出一隻恐龍來也不足為奇。

坦桑尼亞的諾亞方舟

當我們開車前往隱藏在密林深處的營地時,埃德溫向我們解釋道,魯本多的環境之所以一塵不染,是因為它早在1965年就被確定為保護區,並在1977年成為國家公園。

在1964至1974年的十年間,德國動物學家伯恩哈德·格茲米克(Bernhard Grzimek)把各種各樣的瀕危物種帶到了這個237平方公里的島上。

Image caption 一隻巨蜥在魯本多的海灘上曬太陽(圖片來源:Anthea Rowan)

魯本多不僅因為四周被湖水包圍而形成了天然的保護屏障,而且島上杳無人煙(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名國家公園工作人員),捕食者也寥寥無幾。事實上,在格茲米克向這裏引入珍稀物種前,島上僅有的動物就是草原猴、水獺和本土林羚。這已經成了「坦桑尼亞的諾亞方舟」:一座專門保護瀕危動物的島嶼。

埃德溫解釋道,雖然他未能成功讓黑犀牛和馬羚在這裏安家,但大象、疣猴、新小羚和非洲灰鸚鵡卻在這裏成功存活下來。黑猩猩也得以在這裏繁衍生息。由於島上長滿了靈長類動物喜歡的藤蔓,相信人猿泰山也會喜歡上這裏。事實上,黑猩猩是魯本多島上最為成功的一個物種。

最初引入魯本多島的黑猩猩都是在野生環境中出生的,但從小就由人類撫養。通常而言,它們的母親都是在坦桑尼亞、烏干達和剛果被偷獵者殺死的——而由於幼年黑猩猩不願離開死去的母親,它們很容易成為獵物。

這些幼年黑猩猩之後會被送到歐洲的馬戲團和動物園,它們長大後往往會具有攻擊性,之後只能在歐洲和美國的生物醫學研究機構裏度過餘生——有時會長達60年。

Image caption 一隻非洲灰鸚鵡(圖片來源:Credit: AJevs/iStock)

但格茲米克把17隻幸運的黑猩猩送回了非洲,在魯本多島上人工培育了一個族群,成為世界上僅有的一個將黑猩猩放歸自然的成功案例。這些動物在島上沒有天敵,而與圈養黑猩猩不同,魯本多島上的動物似乎還保留了一些野外生存技巧。

如今,最初由17隻黑猩猩組成的族群已經擴大到四五十隻——但要找到它們仍然並非易事。作為島上的唯一一個群落,這些不受約束的黑猩猩可以在237平方公里的廣闊土地上自由漫步。相比而言,作為坦桑尼亞著名的黑猩猩保護區,馬哈雷(Mahale)和貢貝(Gombe)的面積卻只有12至20平方公里。

研究人員需要在叢林裏搜尋幾個小時甚至幾天時間,才能有幸看到它們。但拿著相機前來參觀的遊客恐怕很難有這樣的運氣。

孤島秘境

但島上還有很多東西值得一看,包括成群結隊的非洲灰鸚鵡集體歡迎我們到達營地。我之前只見過關在籠子裏的鸚鵡淒涼地吃著向日葵籽;而在這裏,它們卻可以盡情享受無花果,並在下面有人經過時,頑皮地將剩下的果實扔在人的頭上。

Image caption 兩棲林羚(圖片來源:Credit: Gunter Ziesler/Getty)

我們看到了島上的本土兩棲林羚,經過漫長的進化,它們已經擁有了可以適應沼澤環境的腳。每天早晨,都會有一對長著斑點的水獺從湖灣的一端遊到另一端,小巧的頭部在水上劃過,留下優雅的波紋。

我們看到巨蜥曬完太陽後遊入水中,還看到鸕鶿在精心設計的對稱石頭上晾曬翅膀。在這裏乘船捕到的尼羅河鱸魚跟一個人的個頭差不多大。在林間漫步,可以看到午後的太陽透過樹葉照耀在色彩艷麗的花朵和菌菇上。

晚上的美景更是令人沉醉,太陽沉入水中(這是東非的另外一個反常現象,那裏的太陽更多的時候是從水下升起)。這座與世隔絕、杳無人煙的小島營造了夢幻般的景象,讓所有人都相信了諾亞方舟的神話:那是一個懸浮在海洋與天空之間的避難所,讓動物們得以躲避災禍。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