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爾摩的冷戰戰略重地——奧加島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冷戰時期的蘭斯奧特燈塔(Landsort Lighthouse),瑞典,斯德哥爾摩,(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我們的渡輪在鉛灰色的波羅的海上航行。四周散落著很多露出海面的花崗岩,有的光禿禿的,有點長了些樹,偶爾有一兩隻鳥。海平線上,我看到的只是石頭、海和霧。我們正在靠近斯德哥爾摩群島的一端,但我們感覺好像我們正在靠近地球的邊緣。

斯德哥爾摩群島是瑞典最大的群島,它由大約3萬多個小島組成,位于城市的東南方向,深入波羅的海。一些小島現在是頗受歡迎的夏季度假勝地,海岸上林立著度假村、紀念品商店,還有很多正在度假的瑞典人。

但我去的島並不在其中。我要去的是奧加島,群島最南端的一個島。這裏是冷戰期間最先進軍事炮台的所在地,直到2013年1月才對公眾開放。要來這裏必須先乘坐列車行駛70公里,然後換乘大巴走23公里,穿過蜿蜒的公路和茂密的森林,最後在桃羅島(Torö)的安卡魯登(Ankarudden)港口搭乘遊船行駛4公里才能到達。從斯德哥爾摩市中心出發,這趟旅程需要將近3個小時。

Image caption 從安卡魯登港口駛出的渡輪(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乍看之下,這個4公里長、500米寬的島並不值得遊覽。島上的常住居民有20人,還有一個鳥類觀測台。但是島上曾經建起了複雜到可怕的38個最先進的軍事設施,當時被掩埋在地下,幾乎看不到。這些設施橫貫整個島,為抵禦外敵對瑞典的進攻嚴陣以待。如今,只剩5處設施——包括一個可以攻擊27公里開外目標的冷戰時的炮台,這座炮台可以承受比廣島核爆強五倍的原子彈的攻擊。

這不是上島後你就會明白的。

我們的渡輪擠進港口。因為看起來不太可能擠進去,所以我都凖備好受金屬摩擦聲音的折磨了。海岸上的人很少,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雅克·克利薩(Jaak Kriisa),老人面帶微笑,與我緊緊握手。克利薩是島上的居民,也是一個軍事專家,他曾是坦克連的連長,或者按他開玩笑的說法是「他是島上5%的人口!」他熱情地歡迎我,帶我坐上了高爾夫小車——這是在奧加島上最方面的交通工具之一——我們在土路上顛簸前行,這條路就是該島的主幹道了。

Image caption 奧加的港口(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我們的第一站是冷戰時期的一個堡壘,也被成為蘭斯奧特炮台。在石頭和灌木的掩藏下,巨大的花崗岩上凸出一門軍綠色的加農炮。附近,有一扇迷彩色的門藏在石頭之間,它通往地下。這個遺址看起來並不大,但是這時克利薩向我示意門外的一幅地圖。這就像是一個兔子的洞窟,一個巨大的地下迷宮就在我們腳下,它共有地下四層,18米深。1977年完工,使用至1991年冷戰結束。這個炮台駐扎325個士兵——還有對空炮和機關槍可以射向海岸線。

「冷戰期間,這是全世界最先進的大炮,」克利薩一邊打開門一邊告訴我。在旅遊旺季,這裏會定期組織遊覽,但是明智的做法是,直接給克利薩發郵件,在來之前確保有英語導覽。

瑞典原來有六個海岸炮台,每個都裝備3挺12厘米炮,用來在冷戰期間抵禦進攻。蘭斯奧特炮台是僅存的炮台。

奧加雖然只是個小島,但卻佔據著重要的位置。它是幾條重要航線進入斯德哥爾摩的入口,所以它成為瑞典重要的國防據點。雖然在冷戰期間瑞典保持中立,但是瑞典擔心一旦美蘇發生衝突,蘇聯會從東邊席捲整個歐洲。所以瑞典建立了像這樣的高科技、高成本的炮台。「我們知道炮台建的很成功,因為我們從沒有機會用它,」克利薩笑著說。

Image caption 蘭斯奧特炮台,冷戰的堡壘。(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所有人都害怕真正戰鬥的「熱戰」,包括中立的瑞典在內。當時,瑞典20%的預算用於國防(現在低於2%)。僅蘭斯奧特炮台就耗資6億克朗。瑞典的空軍規模曾經是世界第四。按照法律規定,任何住一戶以上的建築物都需要建造防空洞。

克利薩和我走過了兩重門,門牆都是1.5米厚。他說第一扇門是用來抵擋原子彈爆炸的衝擊波的,第二扇是用來防毒氣。裏面有一個淋浴,如果任何士兵不幸遭遇爆炸,就可以在這裏清洗。

下一層是盥洗室、營房和廚房,牆上藍綠色的陰影有20世紀70年代的風格。一切都像1991年時軍隊離開這裏時一樣。當我打開一個櫥櫃時,發現裏面還有一罐咖啡,咖啡粉已經石化成一整塊了。

Image caption 蘭斯奧特炮台,冷戰的堡壘。(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回到頂層,我們在炮台室裏駐足。彈藥堆在牆邊,凖備好裝入炮膛。我跟著克利薩鑽過一扇小門向上看:隨著金屬的爬梯向上還有一層,上面的這座塔樓安裝著我從外面看到的加農炮。我抓緊了爬梯往上爬。

我坐在其中一門炮的邊上,兩腿在半空搖晃,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看到這麼大的一門炮。這就是小小的奧加島的驕傲,它讓我感到震驚——這座島的防禦工事竟如此隱蔽。

後來,我從克利薩那裏借了一輛破舊的自行車,騎著它去島的南端。我找到了蘭斯奧特燈塔,聳立在我眼前。它是群島最大的、瑞典最古老的燈塔,向遠處的船隻閃著綠光。一座加農炮指向南方,後面是一個水泥碉堡。在遠處的堆滿石塊的海岸線上,還有兩座加農炮警戒著。奧加島的第一個防禦工事建於1933年,這個炮台和堡壘在二戰時曾使用過。它和冷戰時的炮台一樣,是用來威懾的,從未參與戰鬥。蘭斯奧特炮台在20世紀70年代取代了它,然後在2009年蘭斯奧特炮台也退役了。

Image caption 蘭斯奧特燈塔,奧加島的第一個防禦工事。(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我繞了燈塔一圈,向內陸進發,我小心地避開巨大的花崗岩,欣賞著荒蕪的海岸線,在石塊中間點綴著一些些小小的紅色房子。距離碉堡約30米遠的地方,我停下來向下看,我發現腳下有金屬螺栓。

我一直走在堡壘上,之前竟沒有察覺。

奧加島震懾了軸心國和蘇聯,幫瑞典贏下兩場戰爭。現在我終於意識到,波羅的海的這個遍布石塊的小島上有這樣的防禦工事是毫不奇怪的。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