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探險的動力是什麼?

Image copyright Ezra Shaw Getty
Image caption 騎自行車穿越澳大利亞沙漠 (圖片來源::Ezra Shaw/Getty)

南極洲的七月雪虐風饕、酷寒難禁,1911年,探險家阿普斯利·徹裏·加勒德(Apsley Cherry-Garrard)、比爾·威爾遜(Bill Wilson) 和亨利·鮑爾斯(Henry Bowers)回到營地時,牙齒殘缺不齊、指甲岌岌可危;關於他們探險之行的報道說,他們的衣服跟皮膚混為一體,最後不得不用剪刀「脫衣」。

為收集帝企鵝蛋樣品、揭示爬行動物和鳥類之間的進化關係,三人來到了克羅澤角。35 天裏,他們冒著極地寒風,在零下 60 攝氏度以下的嚴寒中,艱難跋涉了 70 英里。

讓人最吃驚的是:飽受折磨的三人竟都平安回來了。

但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探險究竟有怎樣的魅力,能夠讓人甘冒巨大風險呢?為什麼我們中有些人會甘心跳入未知的恐懼中,甚至是直面死亡的危險,而其他人卻只是想想而已呢?為什麼端坐在辦公椅上的你,沒有做出初探南極的嘗試呢?

「我熱愛自由,」國家地理雜誌攝影師、撰稿人和探險領隊羅夫·史密斯(Roff Smith)說,「當有人表示他們並不好奇下一個拐彎會發生什麼時,我會感到詫異不解。

史密斯積極探尋著象徵世界邊緣的地方。他最難忘的旅程之一,就是那場歷時九個月、騎行 16000 公里的澳大利亞腹地之旅。

「那是場很有趣的旅行。後來,當我描述騎行穿越金伯利區、大沙沙漠和納拉伯平原的一些困難時,有人說,他們打賭我肯定一直都想著放棄,」 史密斯說,「但你知道嗎?我可從來都沒有想過、一次也沒有。我的腦海中從沒有閃現過這樣的念頭。這並不是我在逞英雄,只因為我從沒想過要放棄。

你願意冒險嗎?

喬治城大學教授、神經科學家約翰·W·梵米特(John W Vanmeter)以研究冒險為業,並且很能理解為什麼史密斯這樣的人從未想過要放棄。他認為,推動和抵制人類冒險行為的腦部區域有兩塊:一方面,邊緣系統在好奇心驅動下,對正面和負面刺激的反饋特別敏感。另一方面,前額葉皮層又會做出執行決策、抑制潛在冒險決定。梵米特解釋說,那些勇於探險的人,他們的邊緣系統可能更活躍。

「人類對大腦的開發有多有少,」 梵米特說道,「有些人相關大腦區域之間的聯繫,在個體當中可能就比其他人調整得更為和諧。」

Image copyright Sandra Behne Getty
Image caption 某些大腦天生就適合冒險與探索(圖片來源::Sandra Behne/Getty)

從探險中感受到回報的,可不止史密斯一人。得知自己能夠戰勝恐懼或到達別人難以觸及的地帶時,許多冒險家都會萌生一種成就感。正在逐一征服 20 個世界最大冰蓋的挪威極地探險家伯格·奧斯蘭(Borge Ousland)就認為,冒險讓他感覺到自己與環境渾然一體。

「在旅途中,我感到自己活得更真實……因為我不得不專注於眼前的一切,」奧斯蘭說道,「回到家後,我卻總是顧慮未來的事情。(在探險中),時間停止了,你就像石器時代的人類一樣,本能地去行動,想著自己是宇宙大化的一部分。那是我曾有過的最寶貴的感覺之一。」

你是否在正強化中成長?

,伴隨這種成就感而來的正強化受多巴胺驅使,能夠帶來興奮與歡愉。華盛頓大學心理藥理學副教授保羅·菲利普斯(Paul Phillips)認為,冒險的回報越多,多巴胺就會飆得越高。多巴胺水平與冒險行為呈正相關。

人體系統中,多巴胺與其他衝動(如安全與治安需求)的水平各不相同,進而影響到我們對正強化的反應。因此,面對待在家裏和出門探險的選項時,平時的多巴胺水平將決定你的自然選擇。

然而,你並非一定要騎行穿越澳大利亞腹地或到南極的惡劣環境中才能當探險家。對有些人來說,偶然到達一個新地方、稍稍打破已知領域的界限,這樣的欲求就能得到滿足。

拿旅行作家、數字遊民兼電視主持人安得烈·埃文斯(Andrew Evans)來說吧,他從沒有過蹦極或挑戰身體極限的慾望。相反,他選擇走出自己的心理舒適區。埃文斯就喜歡未知區域帶來的緊張感。

「我在俄亥俄州長大,。過著安穩、可預見的生活。對我而言,不知道當晚自己將睡在哪裏,總讓人異常興奮,」 伊萬斯說。「我覺得超越界限好像是人類的天性。一旦了解某個界限後,我們便會繼續尋找下一個,並不停地找尋下去。」

你會超越自己的舒適區嗎?

這種突破界限的想法可以追溯到我們的祖先以及基本的覓食模式,菲利普將其稱之為「開拓與探索」理論。在人類祖先進化初期,如果某人在尋找食物時,發現了物產豐盛的地方,他或許會決意留下並開發出一片食物區,又或者繼續尋找更為繁茂的地方。

Image copyright Dominique Faget Getty
Image caption 跨越旅行界限才看得到的挪威勝景(圖片來源: Dominique Faget/Getty)

「每個人大腦中,這種程式都不盡相同,」菲利普斯說,「這就是我們出門探索世界的核心所在。」那些勇往直前的人相信,離開已知的區域後將會收獲更多;他們堅信為了回報而冒險是值得的。

最近,埃文斯造訪了特里斯坦-達庫尼亞,一個大約有 300位居民的火山群島。它是世界上最偏遠的社會團體。你無法乘坐商用輪船或飛機到達這片英國領土。想參觀這裏,路上就要花五到七天時間;登島後,鎮議會還要決定你是否可以留下來。這是一個漫長的旅程,同時還要冒著可能必須立即返回的風險。但對埃文斯而言,相應的回報讓一切付出都值得了。

「那是一種很強烈的感覺,凝視著藍色的海洋,感覺整個世界幾乎都消失無蹤了,」 伊萬斯回憶。

我們為何要探索,這仍將是探險家與科學家們繼續努力尋求解答的問題之一。不斷前進與好奇心是人類的天性,但在決定是否去冒險的問題上,我們的大腦也發揮著很大作用。無論是在加州的太平洋海濱公路上首次遠足,還是在瑞士自由攀登,人類天生就會在要不要探險的事上做出選擇。你又會是哪一種呢?

請訪問 BBC Travel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郱書)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