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墨西哥城裏的幽靜農場

Image caption 水上農莊(圖片來源:Omar Torres/AFP/Getty)

當我第一次告訴朋友我要去墨西哥城——一個聚集著兩千萬人的中心城市——很多人提醒我要注意交通擁堵、持續的霧霾以及臭名昭著的犯罪行為。

但是他們也提到那裏有美味的路邊攤點和世界級的文化景點——以及後來成為這個城市我最喜歡的一個地方,一個你可以享受獨處,聆聽白鷺的低鳴,欣賞金盞花和一品紅的地方。這才是我決心要去找到的墨西哥城。

Image caption 索茲米哥(Xochimilco)的船(圖片來源:Luis Acosta/AFP/Getty)

索茲米哥位於墨西哥城憲法廣場(Zócalo)(也稱中央廣場)以南開車約20公里的地方。公元900年左右,這裏曾經建起一座獨立的城市。如今,索茲米哥是構成墨西哥市區的墨西哥聯邦地區的16個組成區中的一個。

它也是墨西哥城最大的自然保護區,以擁有一系列古代淺運河系統和浮園耕作法而知名,後者是中美洲用人造島嶼種植蔬菜、藥草和花的耕作方法。通過這種方法,在這個區域生活的阿茲特克人(Aztec people)差不多可以把本來不適合耕種的土地變成農田。

Image caption 墨西哥城平常擁擠的人群(圖片來源:Yuri Cortez/AFP/Getty)

索茲米哥仍在使用的最古老的浮園可以追溯到12世紀。198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把它列入世界遺產,而如今,這些有時也被稱為「水上流動花園」的浮園已成為遊客鐘愛的旅遊勝地,更不用說,它們也是墨西哥城居民和餐館主要的農產品供應地。

周末,當地居民和遊客會蜂擁至運河,逛一逛排在河邊的紀念品店鋪,租一條trajenera船在河上蜿蜒而行,這是一種淺底的貢多拉式的五彩繽紛的船。一些人會在沿途買一些墨西哥卷餅(taco)和玉米肉粽(tamale)帶上船;而另一些人則會直接從水上並排航行的獨木船買啤酒和烤玉米。再加上墨西哥街頭樂隊的表演,整個場面就像是一場盛大的節日狂歡。

Image caption Ttrajinera船在等待遊客(圖片來源:Laura Kiniry)

雖然這個地區是熱門旅遊景點,但是這只是自然保護區的一個部分。有一部分運河和浮園被另外闢作索茲米哥自然公園(Parque Natural Xochimilco):這是一個靜謐的生態保護區,是候鳥和瀕危滅絕的蠑螈的棲息地,基本上沒有遊客會來這裏。正是在這樣一個遠離人群的地方,我得以了解這座城市的創意農業系統的歷史,並且找到了我夢寐以求的寧靜。

Image caption 在trajinera船上工作(圖片來源:Luis Acosta/AFP/Getty)

在墨西哥城長大的裏卡多·羅德里格斯·薩維德拉(Ricardo Rodriguez)是De La Chinampa a tu Mesa的總監,這是一個致力於在公眾和浮園的無殺蟲劑農業生產者之間架起一座橋樑,以恢復索茲米哥的文化遺產的組織。

薩維德拉在索茲米哥自然保護公園的運河一帶做導遊,參觀正在作業的浮園,並深入介紹他們如何種植幾十種不同的植物和蔬菜,包括仙人掌、菠菜、南瓜還有鼠尾草、薰衣草等藥草。

Image caption 遠離塵囂(圖片來源:Omar Torres/AFP/Getty)

薩維德拉說,在過去的幾十年裏,很多家庭放棄了他們曾經照料的浮園,部分原因是他們無法盈利。繼續經營的家庭更多的是出於對農業的熱情,而不是經濟利潤。如果沒有這些人,索茲米哥將失去它最重要的特色。

和索茲米哥更加熱鬧的漂浮花園一樣,薩維德拉帶的旅遊團也是在trajinera船上漂流,但周邊環境更為安靜。「過去六年,我一直帶團,」這位曾經的金融界人士說道,「因為我希望讓人們認識索茲米哥、浮園以及相關的文化。」

Image caption 一個正在運輸草料的農民(圖片來源:Omar Torres/AFP/Getty)

為了獲得對浮園產品的第一手體驗,薩維德拉邀請我們一邊遊覽運河,一邊吃飯。船上擺了一張鋪著桌布的野餐桌,手工製作的陶盤和陶杯盛著玉米片和自家製作的沙拉。沙拉選用了新鮮的浮園農產品,比如白洋蔥和西紅柿。

此外,還配了兩種牧場芝士和填滿蘑菇和瓜希柳(guajillo)辣椒醬的瓦哈卡(Oaxaca)風格的玉米肉粽。在我們享用這些食物的時候,薩維德拉提醒我們吃的是什麼食物以及為什麼吃這些食物。「這些食物是本次旅行的重要組成部分,」他說,「因為它們的食材都是在這裏種植的。」

Image caption 浮園耕作法種出來的牛皮菜(圖片來源:Omar Torres/AFP/Getty)

在這之後的幾個小時裏,薩維德拉告訴了我們浮園是如何建造的以及它們的自然環境。一個浮園通常是6米寬、91米長的長方形平台,泥土取自周圍較淺的水域,肥力就來自它們含有的養分。

這基本上就是一種因地制宜的創意濕地農業。憑借清泉和淺灘,這裏成為浮園農業的完美地點。這裏生產的一些食物供應給墨西哥城的高端餐廳,包括Pujol,一些評論家認為它是全世界頂級餐廳之一。

我們的船經過了幾棵高高的柳樹,萬籟俱寂,只聽到一隻小狗沿著河岸一邊奔跑一邊吠叫。四下一望,只有我們一條trajinera船了。

Image caption 在墨西哥城中獨處(圖片來源:Omar Torres/AFP/Getty)

我本來是希望在城市的核心找到一塊舒適的綠洲,沒想到還發現了一個對其周邊環境有重要作用的多樣的生態系統。「浮園是非常獨特的一種農耕方式,」薩維德拉說,「它是我們墨西哥人身份的一部分。」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