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澳門航海精神的老師傅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Peter Parks/Getty)

澳門,一個有著400年歷史的港口城市,與大海的關係一直緊密相連。直至上世紀五十年代,成長在澳門的孩子們大都知道自己長大後很有可能會以捕魚或造船為生:當時,這兩個行業正如日中天,在這片彈丸之地上,居住了近萬漁民和分佈著三十多家大型造船廠。那時候的沿海村莊生機勃勃,海里盛產魚類,螃蟹和牡蠣。

但是,捕魚業和造船業在九十年代走向了凋零。澳門的海域不僅僅因為大陸珠江三角洲的發展而受到越發嚴重的污染,與此同時,澳門當地用木材手工建造的漁船也無法和那些更具價格優勢的大陸船隻一較高下。而且因為手工建造一條木帆船大約需要一隊工匠花費兩個月的時間,所以這些手工造船工匠根本無法和現代造船業競爭。

2005年,澳門最後一家造船廠,荔枝碗船廠(Lai Chi Vun Shipyard)建造了最後一艘船。這個曾經一度繁忙的造船中心,製造過帶有巨大扇形帆蓬的拖網捕蝦船,和身形修長的柚木龍舟等各類船隻。現如今,在那一度令人驕傲的車間,能看到的只有生鏽的建造材料、衝上岸邊的垃圾和一些廢棄的船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一張拍攝於1995年的照片裏一艘中國傳統帆船正駛向澳門。(圖片來源:Horace Bristol/Getty)

但是,儘管博彩和地產業已成為如今澳門的支柱產業,一些富有創新精神的澳門人正力圖通過自己的力量傳承這座城市航海業的傳統。

梁金漢(Leong Kam-hon)曾經是一名造船工人,現如今他住在澳門南岸路環村(Coloane),在那陰森空曠的碼頭邊,他經營著一家漢記咖啡(Hon Kee Coffee)(荔枝碗路Estrada de Lai Chi Vun, +853-2888-2310),儘管外表很不起眼,這個小咖啡館卻有著令人難以想像的成功,終日吸引老主顧和遊客到來,品嚐這裏著名的「手打咖啡」。

Image copyright Kate Springer
Image caption 梁金漢曾經是一名造船工人,現在是澳門漢記咖啡的老闆。(圖片來源: Kate Springer)

梁金漢從1972年開始從事造船業,但14年後由於胳膊被鋸子傷到,不得不離開這個行業。「那時候我的手受了傷,但那時還有很多船隻正在建造,所以我想我可以向周邊的造船工人和出海打魚的漁夫出售咖啡和麵包。現在我心裏空蕩蕩的,因為造船業已經消失了,」梁金漢說。

不過,似乎咖啡店旁邊幽靜的碼頭也許不日又會重現生機。近日,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旅遊局提議重建被人遺忘的路環碼頭(Coloane docks),雖然目前還沒有具體日程規劃,但旅遊局建議把碼頭打造成一個專題博物館,用於保護和紀念造船業和漁業傳統。

Image copyright Kate Springer
Image caption 被人遺棄的荔枝灣船廠所承載的歷史正在慢慢消亡。(圖片來源:Kate Springer)

與此同時,當地居民譚忠業(Tam Chon-ip)(他父親和爺爺曾經都是荔枝碗船廠的造船工人),正在和澳門文化局合作,在11月28日和12月12日為遊人提供荔枝碗一日遊。一日遊將講述澳門造船業的過去、現在和未來、譚家歷代傳下來有關造船業的逸聞趣事,船廠背後的歷史以及造船工具的簡要介紹。

譚忠業從小在碼頭長大,他利用自己的造船知識按比例建造澳門傳統帆船的模型。明年他將在荔枝碗船廠外的工作室裏面陳列展覽他的作品。於此同時,譚忠業還去往校園中向年輕人講述澳門的船舶業文化遺產,自身也在整理一項關於澳門造船業發展的口述歷史的項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曾經在澳門常見的中國傳統帆船正在駛過香港。(圖片來源:Philippe Lopez/Getty)

澳門造船工會前主席溫泉也是一個對造船充滿激情的造船工人,如今他正利用數十年的造船經驗手工打造精密的迷你中國傳統拖網船。

「造船是一門傳統手藝,我製作的這些船模從材料、工具和技巧上,和製造真船都是完全一樣的,」溫泉說每個船模的製作平均要花費120個小時。大多數時間,他都坐在澳門歷史檔案館門口的陰涼下,在那裏定期陳列他的作品。

Image copyright Kate Springer
Image caption 溫泉這一輩子都在建造大大小小的船隻。(圖片來源:Kate Springer)

溫泉生長在一個漁民家庭,他還記得童年時期父母每天都長時間出海在外。「他們就把我留在碼頭附近的[朋友或親戚的]家裏面,於是我接下來一整天都在擔心中等待他們回來。我現在還清楚地記得我是如何等待的。當海水漲潮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們要回來了,」溫泉回憶道。

溫泉18歲時,他的父親開始從事拆卸廢舊船隻變賣木柴的工作。溫泉學會了如何拆卸船隻,並且被它們複雜的構造深深吸引。僅僅一年後,他便開始了造船的學徒生涯。學習造船的過程強度很大,一般需要三年學徒時間,但是溫泉只用了一年半,就迅速地進入下一個階段,開始學習捕蝦船發動機室和外部結構的建造。在他的造船生涯中,他一共建造了300多條船隻。

Image copyright Kate Springer
Image caption 在製作船模之前,溫泉共建造了300多條傳統船隻。(圖片來源: Kate Springer)

溫泉20多年前已經退休,回首澳門造船業的消亡,他黯然神傷。「那時候我作為工會主席,看著這個行業在我眼皮底下逐漸衰退,真的很令人難過。造船是一種文化。這裏的下一代人還會知道當年澳門人是怎麼造船的嗎?」溫泉感嘆道。

Image copyright Kate Springer
Image caption 溫泉在一絲不苟地製作一艘船模。(圖片來源:Kate Springer)

澳門海港歷史文化協會(History and Culture Association of Port of Macau (HCAPM)是一家公益組織,它的會長陳逸鋒(Chan Yat Fung)對溫泉的說法表示贊同。「澳門的城市居民已經大都失去了和大海的那種深厚情緣。」陳逸鋒領導的協會志在通過舉行展覽和觀光遊覽來保留澳門的航海傳統。

陳逸鋒的祖輩也是漁民,2013年大學畢業後他從韓國返回澳門,並建立了澳門海港歷史文化協會。那個時候他的父親正在組織遊客乘船遊覽,了解澳門捕魚業的歷史和文化。受父親的啟發,他開始尋找傳承和分享澳門漁業歷史的新途徑。

Image copyright Kate Springer
Image caption 溫泉根據真實漁船比例手工製作的船模需要120個小時完成。(圖片來源:Kate Springer)

二戰結束後,陳逸鋒的祖父陳廣玉(Chan Kwong Yuk)從廣東第一次來到澳門時才10歲。陳廣玉的大部分童年時光是在珠江三角洲上的一條帆船上度過的。他一邊幫助大人一邊學習如何撒網、織網和補網。「我在船屋裏出生,船屋里長大,又在船屋裏老去。直到十年前我才開始上岸生活,」陳廣玉說。

為了紀念漁民和造船工人們的悠久歷史,澳門海港歷史文化協會組織造船展覽和市內海灣的遊覽活動,並提供口述歷史和舉辦教育講座。協會還計劃在2016年組織一場時裝秀,展出當年漁民出海時穿著的服裝。

「我們[年輕人]大多數都不怎麼了解潮汐和氣象。這裏的摩天大樓已經擋住了大海,而當我們想到船隻時,只知道那些在香港[和]澳門之間穿行的渡輪,」陳逸鋒說。

家中的漁船陪伴陳逸鋒度過了他的大部分童年時光,他希望通過出版父親陳夢金(Chan Meng Kam)的漁民回憶錄以及即將和澳門檔案館聯合出版的祖父的口述歷史,來傳承這些航海文化的真實回憶。陳逸鋒同時也在籌備於2016年出版一本概述澳門造船廠和捕魚歷史的書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一條目前為數不多的中國帆船駛過香港(圖片來源:Laurent Fievet/Getty)

「我現在還記得那些出海捕魚的夜晚——當你瞭望遠方時除了無邊的黑暗什麼也看不見。孩提時代的我對那種感覺充滿恐懼。然而長大後,如今再想起那個時候,心中則充滿了沉靜和安寧,這種感覺,你在這個城市裏再也找不到了,」陳逸鋒感慨道。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