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印藏邊境栩栩如生的高僧木乃伊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高僧、西藏、佛教、精神世界、拉達克(Ladakh)、亞洲、印度、思比堤(Spiti)、喜馬拉雅。(圖片來源:Neelima Vallangi)

「我先不告訴你那兒有什麼,等到了你就知道了,」我們的導遊蘇拉賈(Suraj)說。「你肯定會大吃一驚的!」蘇拉賈的嘴唇被檳榔染得通紅。他一邊說,一遍調皮地笑了笑。他的話不禁勾起了我們好奇心,這片高海拔沙漠地帶到底還隱藏著多少秘密啊!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Image caption 宛如世外仙境的思比堤山谷一瞥。(圖片來源:Neelima Vallangi)

當時我正和一幫朋友在印度北部喜馬偕爾邦(Himachal Pradesh)旅行,我們去的地方叫思比堤(Spiti),一個偏遠的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地處印度西藏邊界。在這之前,我們已度過了一段難忘的時光,驚嘆於我們看到的一切:巍然屹立在荒蕪山坡上的基伊(Kye)古佛寺攝人心魄、在世界海拔最高的村莊之一基波村(Kibber)飲茶、在激流洶湧的思比堤河畔爛泥路上乘車飛馳、在刀劈斧砍般形狀的喜馬拉雅雪峰下,月球般冷寂荒涼的風蝕地帶觀賞日落。作為印度人口最稀少地區之一的思比堤同時也受到了藏傳佛教的深入影響,它隱藏的神秘事物已經超出了我們的理解範圍。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Image caption 印度西藏邊界的小村。(圖片來源:Neelima Vallangi)

那是一個天氣陰冷,雨水淅瀝的早晨,在高聳入雲的喜馬拉雅山腳下,我們結伴前往距離印度西藏邊界9千米的古厄(Gue)村,探尋蘇拉賈口中提到的神秘事物。沿著一條夾在淺褐色泥土和碎石中間的,新鋪完瀝青的公路向上爬,我們來到了由幾座土坯房,以及一座混凝土單間小房子組成的小小村落。在這座混凝土房子裏,我們見到了一具有500年歷史的木乃伊,透過一層保護玻璃,可以看到木乃伊的雙唇張開,牙齒清晰可見。

Image caption 佛教高僧僧伽丹增(Sangha Tenzin)的木乃伊遺體已有500年歷史。(圖片來源:Neelima Vallangi)

就在這一刻之前,我一直以為木乃伊首先要經過防腐處理並用布包裹,然後再放到博物館裏,還要用幾層玻璃加以保護。但是此時此刻,我正在極近距離觀察木乃伊漆黑緊繃的皮膚、長著頭髮的腦袋和獨特的坐姿:他的手繞過左腿,下巴放在膝蓋上安然而坐。

這正是15世紀佛教僧侶僧伽丹增的遺體。1975年,供奉這具遺體的佛塔在地震中倒塌,從而讓它重見天日。自那時起,遺體就一直暴露在空氣中。儘管沒有採取任何人工防腐措施,但是遺體卻幾乎沒有出現腐敗。

Image caption 思比堤山谷的邊緣地帶。(圖片來源:Neelima Vallangi)

外面天氣陰沉,肆虐的狂風刮過,發出陣陣怪異的嚎叫聲,雲層中傳來滾滾雷鳴。罩住木乃伊的玻璃反射出我困惑不解的神情。迷惑中,我把混凝土房子的小門關上從而讓玻璃上的影子消失,這時才發現屋子裏只有留下了我一個人和高僧遺體獨處。近距離看著他瘦骨嶙峋的軀體和深陷空洞的雙眼,我由於震撼和恐懼而張大了嘴。他看上去神秘而恐怖,好像隨時會蘇醒朝我走來似的。僧伽丹增已經死去了500多年,但他的軀體依舊栩栩如生。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Image caption 丹卡爾(Dhankar)寺一瞥。(圖片來源:Neelima Vallangi)

回家後,為了探尋我心中未解的疑惑,有天我偶然發現了一部紀錄片《西藏木乃伊之謎》。該片講述了由賓夕法尼亞大學考古學及人類學博物館的維克多·H·邁爾(Victor H Mair)教授所做的研究。在紀錄片中,邁爾教授對僧伽丹增和日本北部山形縣(Yamagata)的佛教僧侶進行了比較研究,並從唯一已知並有記錄的自我木乃伊化過程——「即身成佛」(Sokushinbutsu)中找尋研究線索。在11世紀到19世紀,「即身成佛」是山形縣最為虔誠的高僧採用的極端修行方式。他們在節食並最終餓死的緩慢過程中獲得了靈魂的升華。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Image caption 思比堤地區眾多藏傳佛教寺廟之一。(圖片來源:Neelima Vallangi)

山形縣的高僧在修行「即身成佛」的過程中只以樹根、果實和野草等野生植物為食,從而去除體內積存的脂肪。這一過程花費的時間從幾個月到10年不等,在此期間,高僧們還會食用有毒的蘇鐵木果實和漆樹汁液從而引發嘔吐,排出體內的水分並趕走可能會在他們死後吞吃屍體腐肉的昆蟲。高僧去世時,他們的軀體已經排出了所有脂肪,各個器官的體積都大為縮小。已經脫水的遺體不會發生腐敗,從而使遺體保持原本外觀,並開始令人困惑的天然木乃伊化過程。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Image caption 丹卡爾寺的經幡。(圖片來源:Neelima Vallangi)

旦增遺體的木乃伊化過程可能和日本高僧大同小異,邁爾教授的研究團隊發現,二者體內的氮含量都很高,而這正是長期禁食的表現。此外,冥想也在木乃伊化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旦增的頸部和腿部都有明顯的冥想帶勒痕,冥想帶的作用是使高僧去世時能夠保持固定的身體姿勢。構想並實施這種奇特儀式所需要的知識和決心讓我深感震撼。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Image caption 思比堤的日落。(圖片來源:Neelima Vallangi)

幾個月後,我聽到在印度拉達克地區提希克寺(Thiksey Monastery)新發現了兩具「肉身佛」(即自我木乃伊化的古代高僧)。今年2月,在藏傳佛教重地蒙古也發現了一具保存完好,有200年歷史的「肉身佛」。

Image caption 思比堤眾多藏傳佛教寺廟之一的基伊古佛寺。(圖片來源:Neelima Vallangi)

科學家在西藏還未發現有「肉身佛」的存在,這或許是由於古代高僧的天然木乃伊已經伴隨著大量宗教典籍和數千座寺廟在1966-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和隨後的文化破壞中毀於一旦的緣故。幸運的是,在印度喜馬拉雅山區偏遠荒涼的思比堤,僧伽丹增的遺體得到了安全的庇護。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