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不丹通往幸福的秘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不丹首都廷布(圖片來源:Thomas Halle/Getty)

在遊覽不丹首都廷布時,我發現自己正坐在一位名叫嘎瑪·烏拉(Karma Ura)的男人對面,傾訴著自己。也許是他名叫嘎瑪的緣故,或許是因為稀薄的空氣,又或者是這趟旅行已經卸下了我的心防,我決定自白一些非常隱秘的想法。不久之前,好像是忽然之間,我身體感到有些不適症狀:氣短、頭暈和手腳麻木。起初我擔心自己患上了心臟病,或是瘋了。也可能兩者都是。因此我去看了醫生,他為我做了一系列檢查併發現...

「沒事。」烏拉說道。甚至我話還未說完,他就知道我是多慮了。我不會死去,至少沒有我擔心的那麼快。我患上的是焦慮症。

我想知道的是:為什麼我現在的生活如此一帆風順,並且我應該怎麼做?

「你每天都應該花五分鐘時間思考死亡。」烏拉答道。「這種方法可以治癒你。」

「怎樣治癒?」 我目瞪口呆地說。

「問題的症結就在於對死亡的恐懼,擔心在成功實現目標或者見證孩子長大成人之前死去。這就是困擾你的原因。」

「但我為什麼要思考這些令人沮喪的問題?」

「西方國家中的富人們從未接觸過屍體、傷口或已腐爛的東西。這就導致了問題。死亡是人類的一種的狀態。我們必須為不復存在的那一刻做好凖備。」

倘若我們仍能感到驚奇,並且沒有受到某些觀念先入為主的影響,那麼有些地方就和人們一樣,可以讓我們感到驚奇。這座喜馬拉雅山上的王國最著名的就是關於全國幸福指數的創新型政策;幸福在這片土地上遍地開花,而悲傷卻無處可尋。不丹是一個特別的國家(不丹研究中心的主任烏拉也是一個特殊的人),但是它的特別之處非常微妙,不同於我們想像中如香格里拉一般的世外桃源,而要更加陰暗。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廷布的紀念碑修道院 (圖片來源:Prakash Mathema/AFP/Getty)

實際上烏拉建議我每天思考死亡一次,還是非常寬鬆的要求。不丹文化要求每個人每天應當思考死亡五次。這對任何一個國家來說都非常特別,對於不丹這樣一個幾乎可以與幸福劃等號的國家來說更是如此。這是不是一個黑暗和絕望的國度?

並不是。最近有研究表明,不丹人通過常思考死亡,可能已經悟出了某種道理。在2007年的一項研究中,肯塔基大學的心理學家內森·德沃(Nathan DeWall)和羅伊·鮑邁斯特(Roy Baumesiter)將幾十名學生分成了兩組。一組學生被要求想像看牙醫的痛苦過程,而另一組則被要求思考自己的死亡。接著兩組學生都被要求補全單詞,比如」jo_」。第二組——思考死亡的學生——組成積極詞匯的可能性遠遠高於第一組,比如」joy」。研究人員因此作出這樣的結論,「死亡在心理層面具有威脅性,但當人們思考死亡,大腦就開始搜尋快樂的想法。」

我知道,這些都不會讓烏拉,或其他不丹人感到驚訝。他們知道,不論我們歡喜還是難過,死亡都是生命的一部分,忽略這一基本事實會對心理造成重大打擊。

《通往幸福的指南:我在不丹學到的如何生活、去愛和醒來》(A Field Guide to Happiness)這本好書的作者——琳達·利明(Linda Leaming)—— 也知道這一點。「我認識到,思考死亡並不會讓我沮喪。它讓我抓住當下,並讓我看到平時不會留心的點點滴滴。」她寫道。「我最好的建議是:到那裏去。每天若干次思考不可想像的事物,思考讓你害怕的事物。」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一位信徒在位於廷布市的金剛座釋迦牟尼大佛面前。(圖片來源:Prakash Mathema/AFP/Getty)

與大多數西方人不同,不丹人並不避諱死亡。死亡——以及關於死亡的圖像——到處都是,尤其是在有佛教圖像的地方,你可以看到色彩豐富又詭譎陰森的圖案說明。所有人,包括兒童,都直面這些圖案,或是模仿死亡的祭祀舞蹈。

宗教儀式是人們表達悲傷的一種方式,而在不丹,這項儀式規模更大,面向所人群。人去世之後,為期49天的喪期包括複雜詳盡和安排周密的儀式。「這比任何抗抑鬱藥物都要好。」不丹演員切旺·敦都告訴我。不丹人在此期間看起來十分超脫。其實不然。他們實際上通過儀式表達心中的悲傷。

為什麼他們對待死亡的態度如此不同? 不丹人常常思考死亡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死亡充滿了他們的身邊。在這個小國中,死亡方式有很多。你可能在蜿蜒危險的道路上喪命。你可能遭到一頭熊的重擊;誤食毒蘑菇;或者被曬死。

另一種解釋是這個國家對佛教的虔誠信仰,尤其是對輪迴的信念。如果你知道將擁有另一個生命,那你對此生的結束就不會有過多的恐慌。正如佛教徒所說,死亡不過就像是扔掉舊衣服。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女學生們身著不丹傳統衣裙。(圖片來源:Roberto Schmidt/AFP/Getty)

這當然不意味著,不丹人沒有任何恐懼或悲傷。他們也有這些情感。但正如利明對我所說,他們不會從這種情感中逃走。「我們西方人悲傷時,希望可以治癒這種情感。」她說道。「我們害怕悲傷。這在醫學上是需要克服的一種狀態。而不丹人會接納這種情感。這是生命的一部分。」

烏拉的教導,我一直記在心中。我努力做到每天思考死亡一次。除非我感到自己極其壓抑,或是陷入了莫名的恐慌。接著,我會每天思考兩回。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凱露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