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印加古道更為壯觀的山道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靜靜地抵達馬丘比丘

秘魯的印加古道(Inca Trek)由於廣為人知,導致越來越多的遊客紛至沓來,在旅遊旺季迫使遊客為了得到旅行許可而激烈競爭,而名為 Salkantay Trek 的另一條古道則幾乎鮮為人知,它很快就因人少、路途更為艱難而聲名在外,成為探險者的一種替代選擇。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踏上印加古道 Salkantay Trek

由於海拔高,前往那裏還需要健康的體魄,但付出總是會有回報的。這條印加古道的視覺效果令人震撼,沿途有著多樣化的生態系統,從雲霧林到高山之巔,再到冰川湖泊和熱帶叢林,應有盡有。跟著訓練有素的印加使者,進行四到五天奇幻歷險,最後抵達印加古城馬丘比丘(Machu Picchu),旅程圓滿結束。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穩步攀登

離開庫斯科(Cusco)後,我們從小村莊 Marcocasa 穿越里約布蘭科(Rio Blanco) 山谷,開始穩步攀登。庫斯科是世界上最高的城市之一,海拔接近 3,500 米。我們沿著寬闊的碎石小道前行,沿途偶然有路過的騎馬村民。我們定時歇腳,對著深深插入綠色山谷的懸崖絕壁感嘆大自然的神奇。繼續上行,我們來到位於 Challacancha 的全景觀點台。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為過夜建立宿營地

在這裏極目遠眺,能看到白雪覆蓋的 Humantay 和 Salkantay 山脈,它們鋸齒狀的頂峰像匕首一般直衝雲霄。 現在前往印加古道 Salkantay Trek 還無需旅遊許可,但以後的情況可能很容易就會改變。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經過一整天的跋涉(約 15 公里),我們逐漸進入多山地區,當最後一縷陽光消失在山後,Salkantay 山脈愈發顯得威嚴。在 Soraypamapa 宿營地,Bioandean遠征景點的專門團隊已經為我們搭好帳篷,但溫度也在直線下降,冷得刺骨,這些帳篷從外麵包裹著我們的小帳篷,足以幫我們遮擋風寒。薄暮時分,我在營地附近漫步拍照,路過拴在木柵欄上的三匹馬,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背後積雪覆蓋的山脈格外醒目。

廚師在用餐帳篷裏凖備晚餐時,我偶然遇到一個小男孩,當我用蹩腳的西班牙語問他的名字時,他笑著跑開了。起風了,夜幕降臨,我們端著熱湯和熱茶擠坐一起取暖,然後回各自的帳篷就寢。即使在兩層帳篷中,蜷縮在睡袋中,這也是我今生最寒冷的一個夜晚。凌晨 5:30,我很高興地拿到可可茶,新的一天跋涉就要開始了。

跋涉嚮往 Salkantay 山巔小道

跋涉通往山巔小道是我們的艱難歷程。空氣愈發稀薄,海拔高度的影響讓攀登舉步維艱。我們沿著參差不齊的石頭小道躑躅前行,左側是 Tucarhuay 山,右側是 Salkantay 山。進入深山,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寒冷的夜晚

腳下小道破舊不堪、崎嶇不平,不時有鬆動的石頭和沙礫,需要我們集中精力。我們偶然會遇到當地山裏人騎馬趕著小牧群突然在霧中出現,很快就又消失了,好像他們從未出現過一樣。

在東北山脊上跋涉數小時,我們終於抵達山巔小道。我們頗費一番努力才來到 4,650 米的山巔,不過它只有珠穆朗瑪峰一半的高度。遺憾的是,低空的雲霧擋住了一切,山下只有一片白茫茫,我們無法目睹通常能見到的壯麗景觀。

「Salkantay」是蓋丘亞語,意思是「狂暴之山」。周圍情況瞬息萬變,這讓人很容易就能體會到 在Willkapampa 山脈上這座頂峰名字的由來。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登頂狂暴之山(Savage Mountain)

在跋涉之旅開始時,我們穿過一馬平川前往雲霧林,來到 Huayracpunka 風景優美的景點,然後又直奔叢林。第二天有幾小時感覺最為漫長,但也最令人難忘,我們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最終登上高山之巔。天黑的時候,我們抵達位於 Chaullay 的下一個宿營地。

必要的休息

在後面幾天裏,我們穿過叢林,跨過 Lluskamayo 河,還在小城聖特雷莎(Santa Teresa)營地附近的天然溫泉沐浴。步行沿著鐵路線跋涉,我們最終抵達阿瓜斯卡連特斯市(AguasCalientes)(如圖所示),我們在此過夜休整。熱水淋浴和冰啤酒的滋味從來沒有這麼好過。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五天旅程親歷眾多的生態系統

第五天,我們黎明即起,趕首班車前往距離市區 25 分鐘車程的馬丘比丘。來到古城時,天還沒有亮,我們是第一批遊客,只有一小群喇嘛在那裏迎接我們。很快,太陽升起,揭開世界上這座最令人敬畏的古城的神秘面紗,它地處海拔 2,340 米,被亞馬遜盆地上方的群山叢林所環繞。馬丘比丘始建於 15 世紀的印加帝國,在 16 世紀遭到廢棄。1911 年,在秘魯導遊帶領下,耶魯大學教授海勒姆·賓厄姆(Hiram Bingham)重又發現了這座「失落之城」。

它算得上是我們蔚為壯觀的跋涉之旅的完美結局。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凱露)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