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爾特海神雕像被盜之離奇事件

Image copyright Deirdre GreggGetty
Image caption 2015 年 1 月,海神瑪納諾·麥克·利爾(Manannán mac Lir)雕像被盜

2015 年最離奇的一個新聞故事是 1 月份凱爾特海神雕像被盜事件。犯罪團伙無情地摧毀了用鋼鐵和玻璃纖維製成的高大的海神瑪納諾·麥克·利爾(Manannán mac Lir)雕像,而海神是愛爾蘭最為迷人的神話人物。雕像於 2013 年在德里郡的一座大山旁豎起,這裏是荒野大西洋之路(Wild Atlantic Way)最北端的起點,這條路沿著愛爾蘭波瀾壯闊的西海岸綿延 2,500 公里。

雕像被盜事件雖然仍然是個謎團,但據說它與凱爾特偶像崇拜違背基督教原教旨主義有關。犯罪團伙離開時留下一個木製十字架,上面刻有「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的字樣。

瑪納諾雕像取自海神的形像,著束帶的衣服和長袍,他的復仇之劍——奪魂者(fragarach)據說能刺穿任何盔甲。在愛爾蘭神話中,瑪納諾是 Tuatha Dé Danann(一個生活在異界,殖民愛爾蘭的超自然種族)的聖主,他屬於 Tir na nÓg(青春之地或不老之地)。他的戰馬名為「Enbarr of the Flowing Mane」,它能拉著名為「Wavesweeper」的戰車在水面上疾馳,如履平地。

我沿著荒野大西洋之路踏上曲折的旅程,這是世界上最長的連續沿海車道,沿路上有水波盈盈的海灣、寧靜的半島和偏僻的村莊,瑪納諾成為這裏的主旋律和守護神。福伊爾湖(Lough Foyle)將多尼戈爾郡(Donegal)和德里(Derry)隔開,在這裏我了解到,當地人相信,在狂風惡浪中瑪納諾的幽靈會被釋放出來,現在這已被視為西海岸的新常態。有些人仍然能聽到「瑪納諾今天發怒了」這樣的說法,並且相信,瑪納諾就住在伊尼什特拉哈爾島(Inishtrahull Sound)和馬吉利根(Magilligan)水域之間的海上沙洲。

Image copyright Paul Clements
Image caption 多尼戈爾郡(County Donegal)法納德半島(Fanad Peninsula)上的法納德燈塔

在我沿著鋸齒狀海岸線前行的路上,越來越多關於雕像的謎團也慢慢解開。警察迅速介入盜竊事件:展開大規模搜索,徵詢失蹤「人士」的信息,公民制止犯罪志願組織也積極參與,而懸賞雕像安全返回的內容則充斥著新聞版面。在雕像被盜一個多月後,一群徒步旅行者無意中發現了雕像的遺骸,它被隨便丟棄在附近的森林中。

沿荒野大西洋之路繼續向南,瑪納諾與伊尼斯格洛拉(Inishglora)島產生關聯,後者是梅奧郡(County Mayo)海岸上一個無人居住的聖島。這座島是神話中利爾(Lir)孩子們的最終安息之地,他們是瑪納諾的同父異母兄弟,據傳說,他們被魔法變成天鵝長達 900 年之久。他們在這裏度過 300 年,飽受大西洋風暴的摧殘。

相鄰的戈爾韋郡(County Galway)西部地區康尼馬拉(Connemara),是一片原始荒涼的沼澤地,這裏有波光粼粼的湖泊,被廢棄的飢荒村莊,還有海灘和小峽谷,海潮拍打在雜草覆蓋的黑色岩石上,狹窄的鄉間小道在一個廢棄的碼頭戛然而止。這是一個傾聽驚濤拍岸的好地方,而且在此還能呼吸到來自 5,000 公里外海洋上的新鮮空氣。

Image copyright Paul Clements
Image caption 十二峰(The Twelve Bens)山脈、戈爾韋郡(County Galway)巴利康尼利(Ballyconneely)是康尼馬拉馬(Connemara horses)的家園

康尼馬拉西南角的曼寧灣(Mannin Bay)周邊地區被稱為瑪納諾王國(Kingdom of Manannán)。歷史學家相信,曼寧灣名字取自海神瑪納諾,瑪納諾被認為是康尼馬拉人「Conmhaícne Mara」的一個祖先。白天,波濤起伏的大西洋上泛著泡沫的巨浪被稱為「caiple Mhanannáin」(瑪納諾的海馬)。當地人傳說,某一天,瑪納諾的女兒在啟基蘭灣(Kilkieran Bay)划船時遭遇暴風雨。瑪納諾看到女兒身處困境,於是用魔法召喚了一塊岩石營救她。現在那塊貌不驚人的岩石就佇立在海灣中,被海草覆蓋,僅有 21 米乘 15 米見方,被稱為「OileánMana(曼寧島)」。

瑪納諾是一個變幻多端的神,集騙子、魔法師、風流男子和狡猾的機會主義者於一身,他能撼動天堂,還能左右人的行動。他的袋子用仙鶴的皮製成,據說裝有凱爾特神話中達努神族(Tuatha Dé Danann)的珍寶。其中包括神刀、神盾、神矛甚至還有骨頭;無論它們是什麼東西,據說都能保護他免受敵人的傷害。沿襲講故事的傳統,據說,有時候在西海(北大西洋)能見到這些珍寶,但退潮時,它們就會消失。據說,瑪納諾的袋子裏還裝有所有愛爾蘭詩人的靈感來源,它是巨大的魔力源泉。

我沿著在巴利克羅維內港(Ballycrovane Harbour)盤旋的狹窄小道繼續向西南芒斯特省(Munster province)縱深處進發,來到荒涼的比埃拉半島(Beara Peninsula)北面 Kilcatherine 點一個孤零零的海岬,在此我看到了「CailleachBhéara (女巫比埃拉)」。這塊巨石據說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或是女巫,她是有影響生育能力的力量女神,居高臨下俯瞰著古拉夫灣(Coulagh Bay)寬闊的水域。

Image copyright Paul Clements
Image caption 戈爾韋郡(County Galway)康尼馬拉通道(Connemara laneway)在愛爾蘭語中稱為小路

這座布滿斑斑青苔的巨石所代表的女巫儼然成為一個聖地,擺滿金錢珠寶等供品,四周還有裝飾的野花,其中有納茜菜、山柳菊和野生當歸等。從她高高佇立的位置看,她彷彿在等待伴侶瑪納諾的歸來。但她等待的應該不只是瑪納諾,因為還有很多其他神明和英雄都曾做過她的情人。據說,她有七次生命,僅在比埃拉半島她就有 55 個孩子,他們的父親都是不同的神靈和勇士。

我正趕上一個好日子,在科克郡(County Cork)西部這個令人眼花繚亂的地區,在變幻多端的光影下,廣闊無垠的天空和大海一片祥和,美景令人難忘。這是我此行的最後階段,一路聽來的神話傳說和奇聞軼事,還有西海岸沉迷於說故事的人們,都在我的腦海里交相輝映。

瑪納諾·麥克·利爾雕像現已在德里海岸原處歸位。新雕像出自北愛爾蘭藝術家約翰·達倫·薩頓(John Darren Sutton)之手,也沒有什麼大張旗鼓的宣傳,就於 2016 年 2 月悄然豎起,又為神話傳說添上一筆。獲得重生的瑪納諾新雕像雙臂伸展,傲然屹立,神氣活現,恢復了他在愛爾蘭神話傳說中應有的地位。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