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詛咒的西班牙女巫村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特拉茲摩斯(Trazmos)曾是萬人之鄉,但如今只有62人還住在這裏。(圖片來源:特蕾莎·埃斯特班/蓋蒂圖像)

只有62人的西班牙小村落為什麼會被集體逐出教會,並遭受只有教宗才可解除的強大詛咒呢?

我想進一步了解這個充斥著巫術、迷信、復仇、嫉妒和權力的奇異故事,於是便動身前往特拉茲摩斯村,它坐落於阿拉貢地區白雪皚皚的蒙卡約山脈山麓丘陵地帶。特拉茲摩斯的巫術歷史長達幾世紀之久,我被安排和洛拉·瑞茲·蒂亞斯 (Lola Ruiz Diaz) 會面了解情況,她是本地的一位現代女巫。我在建於12世紀的特拉茲摩斯城堡裏等她,這座城堡位於村旁小山的山頂,已殘破不堪,大廳寒冷無比,我瑟瑟發抖,滿懷期待。

城堡的管理者瑞茲滿面笑容地向我問好。她頭髮灰白,眼眸碧綠,穿著時髦的衣服,胳膊下還夾著一個筆記本電腦——遠遠不同於我的想像,沒有水晶球,沒有黑色蠟燭,也沒有塔羅牌。如果非要在她的打扮上找出點女巫風格,就得看她的耳環了——懸垂的金色小貓頭鷹,還裝點了小小的羽毛——此外,她脖頸上的金色護身符項鏈也算得上一個。

「特拉茲摩斯的巫術傳說起源於此,這座城堡,」她解釋道。「13世紀時,住在城堡裏的人致力於鑄造假幣。為了讓特拉茲摩斯人不去調查他們整日的敲敲打打,他們散播謠言,說許多女巫和男巫在夜裏折騰鐵鏈,鍛造大鍋以調製魔法藥劑。這方法奏效了,但特拉茲摩斯也就此和巫術扯上了關係。」

瑞茲接著說,那個時候特拉茲摩斯是個繁榮的社區,也是一塊強大的封地,這裏遍布鐵礦和銀礦,水源地與林木眾多。特拉茲摩斯還是世俗領地,也就是說,它並不屬於天主教會管轄,根據皇家法令也沒有向附近的維如埃拉修道院繳納稅款的義務——這讓教會非常不高興。因此,特拉茲摩斯包庇巫術的謠言傳出村子之後,維如埃拉修道院院長抓住時機,懲罰了特拉茲摩斯的村民,要求村子附近最大鎮子特拉宗那 (Tarazona) 的大主教將整個村子逐出教會。這就意味著村民們不能再去天主教堂做告解或者行聖禮了。

特拉茲摩斯是個富裕的社區,猶太人、基督徒和阿拉伯人在此混居,他們沒有懺悔——儘管懺悔本是挽回局面的唯一方法。村民和維如埃拉之間的衝突延續了許多年,在修道院不再為水源付款,而開始從村子引水時達到了頂峰。作為回應,特拉茲摩斯的領主佩羅·馬努爾·西門子·德·烏亥亞(Pedro Manuel Ximenez de Urrea)拿起了武器,打算和修道院奮戰到底。但是在戰爭爆發之前,國王費和迪南德二世(King Ferdinand II)插手了,他判決特拉茲摩斯的做法合理。

教會從未忘記這次挫敗——在教宗尤利烏斯二世明確的授意下——1511年教會唱誦了聖詠集的詩篇108,對這個村子施下了詛咒——聖詠集是教會最強大的詛咒工具。他們宣稱佩羅·馬努爾和特拉茲摩斯村民為巫術所蠱惑,因為這一詛咒得到了教宗的批准,所以只有教宗才能解除它。直到今天還沒有哪位教宗這麼做。

此後的歲月特拉茲摩斯歷盡困苦。1520年城堡燒燬,幾個世紀以來只剩斷壁殘垣。15世紀西班牙驅逐了猶太人,特拉茲摩斯日漸式微,人口由10000人降至62人,其中只有一半是常住居民。如今村子裏沒有商店,沒有學校,只有一個酒吧。村裏許多房子年久失修,街道幾乎空無一人。

回到城堡中,瑞茲領著我走下塔樓的一個個陡峭台階,經過修繕塔樓已經變成了一家小型巫術博物館,收藏了不少黑魔法器具,像是掃帚、黑色十字架和鍋。穿過院子,我們來到了一處平台,平台上立著一個鋼鐵鍛造的女性塑像。「這是拉·提亞·卡斯卡(La Tia Casca),特拉茲摩斯最後一位殉難的女巫,她於1860年去世,」瑞茲說。「當時爆發了一場致命瘟疫,既找不到緣由也沒有治療疾病的藥物。於是人們責怪拉·提亞引發了這場瘟疫,因為他們覺得她很奇怪,還神秘兮兮的。他們將她團團圍住,扔進了深井裏,那口井就在我們現在站立的地方。」

拉·提亞·卡斯卡也許是特拉茲摩斯最後一位殉難女巫,但是巫術傳統似乎仍在這個西班牙小村落延續至今。每年六月巫術節期間,這裏都會形成集市出售洗劑和藥劑,這些是用生長在蒙卡約山上的治癒性或致幻性草藥和植物製作的。演員會重現歷史場景,比如圍攻折磨人們認定的女巫。幸運者會成為當年的年度女巫。特拉茲摩斯常住居民瑞茲便是新任年度女巫。

我問:「成為年度女巫有什麼條件嗎?」。

「很顯然,你需要具備草藥學知識,」瑞茲回答,「但是最重要的是,你必須參與到歷史中,傳承推廣特拉茲摩斯的一切。現在,成為女巫是一件光榮的事。」

「你會施咒嗎?」我終於脫口問出這個問題。

Image caption 建於12世紀的特拉茲摩斯城堡如今已殘破不堪,它坐落於村旁山頂(圖片來源:胡裏奧·阿爾瓦雷斯 德國/蓋蒂圖像)

頭一回,瑞茲輕鬆的笑容消失了。幾秒過後,她又恢復了笑臉。「施咒?不會,但是我會用鼠尾草和迷迭香製作一種特殊的液體,你可以將這種液體噴灑在身體上。人們告訴我它可以緩解壓抑心情,他們一用這種液體,壞運氣就消失了。當然了,」她補充道,「你必須相信這一點,不然是不會有效果的。」

天色漸晚,夕陽西下,隨著陽光慢慢隱入蒙卡約山峰之後,城堡高低不平的殘垣和修複後的特拉茲摩斯塔樓都陷入了沉寂。置身這樣的景象——手握一小瓶蒂亞斯給的草藥調和劑——實在很容易讓人陷入村子的魔咒之中。也許這裏真的存在巫術。

我帶了幾粒米和一小袋鹽——它們都是經過時間考驗的辟邪之物。轉身離開村子的時候,我抬起手,從肩膀上方將它們向後撒去。畢竟不怕一萬隻怕萬一。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董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