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下的神秘洞穴

Image caption 公園裏的洞穴完全不見陽光(圖片來源:丹尼斯·麥克唐納 [Dennis Macdonald]/蓋蒂圖片社)

一座高聳的石柱出現在我的探照燈前方,彷彿一塊石化了的蛋糕,而且還在滴著糖霜。石柱上面是另一個上寬下窄的鐘乳石,下端聚集著一個閃閃發光的巨大水滴。

我在新墨西哥州奇瓦瓦沙漠 [ Chihuahua Desert] 地下 750 英尺處,陪同我的是管理員羅德·霍羅克斯 (Rod Horrocks)。他是卡爾斯巴德洞窟國家公園 (Carlsbad Caverns National Park) 的洞穴管理專家。我們正在探索左側隧道 (Left Hand Tunnel)。這是該公園尚未開發的洞穴之一,只有科學家和獲得允許的參觀者可以進入。

霍羅克斯對我說:「帶上手套,跟緊我,」說著他就消失在了一條狹窄的側面通道裏。當我小心翼翼地爬上一個類似骨骼的堅固晶格狀構造時,我看到他指向一系列西紅柿大小的珍珠一般的小球,飽滿程度各異,附著在牆壁上。

Image caption 1930 年卡爾斯巴德洞窟成為一座著名的國家公園(圖片來源:史蒂夫·拉列斯)

他解釋說:「這些是水菱鎂礦物球,非常稀有。」水中析出的濃縮鎂礦覆蓋在牆上,形成薄薄的一層,而地下聚集的化學反應產生的氣體又輕輕地充盈了這一層礦物質。這些精妙絕倫的礦物球強有力地證明了卡爾斯巴德洞窟國家公園是一個活生生的洞穴系統,其在歷經 2.5 億年之後仍然處在形成階段。

霍羅克斯在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擔任了 24 年的洞穴管理專家。在他七歲時,他父親帶他參觀了密蘇里州的一個採石場,從那時起他就對洞穴探險產生了熱情。霍羅克斯說「我們當時正在觀察岩石,突然遇到兩名少年從一個洞裏出來,他們說他們在探索一個洞穴,這個洞穴一直貫穿整座山。我想要進去看看,但是父親理智地制止了。於是,我就去到圖書館,閱讀各種我能找到的關於洞穴的書籍。我完全被迷住了。」

1992 年,霍羅克斯從楊百翰大學獲得計算機輔助製圖碩士學位,成為了廷帕諾戈斯洞窟國家公園 (Timpanogos Cave National Monument)、大盆地國家公園 (Great Basin National Park) 和風穴國家公園 (Wind Cave National Park) 的洞穴管理專家。

Image caption 卡爾斯巴德洞窟國家公園已知有 119 座洞穴(圖片來源:丹尼斯·麥克唐納/蓋蒂圖片社)

在此期間,他還學習了地質學、古生物學和考古學等洞穴相關的學科,並和專家們一起在現場工作。在他的職業生涯裏,他曾幫助在卡爾斯巴德洞窟完成一些調研和調查項目,期望著某一天能謀得一個永久職位。終於,在 2016 年初,他如願以償。

霍羅克斯說:「我入這行的時候,還沒有什麼洞穴專業學位,於是我盡可能地將在洞穴探險和學習中用到的很多學科拼湊起來,洞穴就像時間膠囊,蘊藏著從這個星球的形成到人類文明的起源的各種線索。」

如今,他運用他所掌握的各種領域的專業知識來監控和盡可能降低人類對於這個巨大的洞穴系統的影響,同時確保每年參觀公園的 407,000 遊客獲得良好的體驗。卡爾斯巴德洞窟國家公園包括 119 座已知的洞穴,但只有一個主洞窟對無需獲得許可的普通遊客開放。

Image caption 公園採用 LED 燈來展示洞窟高聳的構造(圖片來源:扎德·埃勒斯 [Chad Ehlers]/蓋蒂圖片社)

雖然霍羅克斯負責處理洞穴裏的 LED 燈光,以展現其高聳構造的戲劇效果(那些構造就像高迪大教堂與數不盡的中土世界怪獸骷髏骨之間的混合體),但是他的主要工作是確保公園的其他洞穴盡可能保持其天然狀態。

對於研究從氣候變化到其他星球上的生命跡象的各個領域科學家,這些洞穴為他們提供了一個活生生的實驗室。

例如,霍羅克斯協助了生物學家研究蝙蝠,以戰勝白鼻子綜合症。這種疾病曾在美國東部導致幾個種類的蝙蝠數量驟減。科學家可以通過在生物處於健康狀態的洞穴中獲取基凖值,監控有害的狀況變化。

鑒於寨卡病毒可能傳播至北美,卡爾斯巴德洞窟成百上千的墨西哥游離尾蝠將成為一種重要的資源,這些蝙蝠夏季晝伏夜出,以捕食蚊子等昆蟲。

Image caption 霍羅克斯已經從事洞穴管理專家工作 24 年(圖片來源:史蒂夫·拉列斯)

他還幫助研究其他星球和月球上生命跡象的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科學家在這裏研究靠攝入礦物質為生的細菌。洞穴完全不見陽光和有機物質,因此通過攝入硫等元素在洞穴中存活的極端微生物可能會對宇宙中其他星球上的生命可能如何生存提供一些線索。研究以石油化工產品為食的細菌可能對於清理石油洩漏也有所幫助。

霍羅克斯說:「就探險而言,這裏的洞穴堪比馬里亞納海溝 [Mariana Trench]。對於這裏地下的微生物生命,及其如何在沒有陽光或有機營養的情況下生存,我們的發現還微不足道。」

Image caption 洞穴為科學家提供了一個活生生的實驗室(圖片來源:馬特·安德森 [Matt Anderson]/蓋蒂圖片社)

霍羅克斯希望生物學家能夠發現這些細菌的醫療用途,同時能發現目前尚待發掘的可能有助於治癒各種疾病的生命形態。

在我們穿越左側隧道,回來的路上,霍羅克斯告訴我說:「這是一份我夢想的職業。洞穴是地球上最後剩下的尚未勘探的地區之一,誰知道在這裏的地下進行的科學研究會給我們帶來什麼樣的福祉。」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