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走出家門的婦女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胡爾費什村婦女通過縫紉花邊和刺繡賺錢(圖片來源:薩拉·托特·斯圖布)

在以色列北部高高的群山中,在胡爾費什(Hurfeish)村一個只有一間屋子的石頭房子中,大約 40 名婦女散座在木凳、塑料椅子和現代的皮沙發上。她們所有人都穿著黑色或海藍色的連衣裙、長裙或襯衫,頭上戴著白色長紗。她們手中飛針走線,忙著縫紉白色花邊或各色繡品。

這些手藝在德魯茲(Druze)女性中已經流傳了幾個世紀,她們大多是從母親和祖母那裏學到的。德魯茲派是 11 世紀埃及形成的伊斯蘭信徒唯一神教派的一個分支,現在共有信徒約一百萬人,遍布整個中東地區。而現在,這些婦女正用這種手工創造著自己的未來。今天,她們作為一個合作社的一員聚集一堂,一起製作手工藝品,不僅為自己的社區,而且也向外來者兜售。對她們中許多人而言,這都是第一次自己掙錢。

49 歲的阿妮巴·法里斯(Aniba Fares)表示,「一開始我們這樣做還只是個愛好,現在卻成了工作,」她正在製作一個白色的花邊長紗,與自己黑髮上戴著的類似。

法里斯是以色列山區與世隔絕的德魯茲村莊眾多婦女中的一個,她們開始向遊客敞開自己的手工藝品、廚房和家門,這一群體正在日漸壯大。她們與其他提供家庭餐飲服務和烹飪課程的當地婦女一樣,常常接受公共財政補貼及創業項目補貼,政府希望借此增加阿拉伯少數族裔的就業率。這不僅在經濟上幫助了婦女,而且讓遊客們也能更深入地接觸到德魯茲人。

Image caption 兜售手工藝品在經濟上幫助了婦女,而且讓遊客們也能更深入地接觸到德魯茲人(圖片來源:薩拉·托特·斯圖布)

多年來,遊客只能通過德魯茲男人的眼睛感受德魯茲文化,這些男人往往是餐廳和村莊裏為數不多的其他公共場所的經營者。由於德魯茲人不允許外人了解其宗教體系及宗教經典的詳情(其中有來自多年宗教迫害的神秘教義),因此,進入這些婦女的工作和生活空間,讓遊客能了解其生活狀況,同時,也打開了一扇席捲以色列許多阿拉伯少數族裔社區的社會變革之窗。

與其他同齡德魯茲婦女一樣,法里斯直到十多歲也沒機會學習,從未出門工作,也沒有獨自離開過村莊,而她的女兒已獲得大學學位,並從事教育工作。這種鮮明的對比在這個 6,000 多人的村莊比比皆是。在過去二十年裏,隨著德魯茲人及其他以色列阿拉伯少數族裔日漸融入以色列的經濟生活,德魯茲年輕女性上大學、驅車上班、摒棄傳統服飾已蔚然成風。 這些年輕女性所做的事情正是幾十年前村莊裏的德魯茲男人所做的事情。但 40 歲以上的德魯茲婦女大部分則都被撇到了一邊。

Image caption 以色列北部山區胡爾費什(Hurfeish)村的德魯茲婦女聚集在一起(圖片來源:薩拉·托特·斯圖布)

法里斯說:「這些變化令人欣慰,但開始發生變化的時候我已經太老了。」

阿拉伯海法學術學院(Arab Academic College of Haifa)性別研究教授嘉娜·法拉傑·法拉(Janan Faraj Falah)是以色列第一位獲得博士學位的德魯茲女性。她表示,德魯茲宗教教義中並沒有說女性不應該工作。「但多年來,德魯茲宗教領袖教導婦女不該學習,也不該走出村莊。」她認為,這是試圖固守傳統的一種控制手段。「宗教領袖認為女性需要留在家中。」

但到了 1990 年代,情況開始改變,越來多的婦女出門學習和工作。

Image caption 與 20 年前相比,現在德魯茲女性出門上學和工作日益普遍(圖片來源:薩拉·托特·斯圖布)

合作社協調人、38 歲的阿法芙·吉恩奈姆(Afaf Genem)上過大學,現在為區議會工作。她表示,今天雖然並無正式宗教禁令,但社會規範演變依然緩慢。實際上,每當因為鼓勵婦女從事工作而遭受批評,吉恩奈姆都會前往村宗教機構,後者表示,現在已經允許婦女工作。但吉恩奈姆說,許多婦女寧願呆在村子裏,於是建立合作社就成為一個應運而生的折衷方法。

最近的一個夏日,製作花邊的婦女們歡迎我到訪,給我看她們的手工藝品,並用奶酪餡點心和冷榨汁招待我。這座房門朝向院子,院子裏有無花果和石榴樹投下的樹蔭。

其中一名婦女——55 歲的沙南·奈拉(Shanan Nahila)告訴我,她加入合作社更多地是為了社交,而不是為了賺錢。

她一輩子都在胡爾費什村生活,她說:「我喜歡和其他婦女坐在一起,我們在這裏談天說地,談論家庭和孩子,談論各種變化。一切都改變了。」

Image caption 政府補貼也讓婦女更容易向遊客敞開家門,舉辦烹飪培訓,提供餐飲服務(圖片來源:薩拉·托特·斯圖布)

來合作社讓她有機會談論這些變化,例如怎樣對待不再從事宗教活動的孩子。這也是這些婦女中很多人擔心的問題,因為德魯茲傳統認為,只有虔誠信教的人才有權閱讀宗教經典。由於越來越多的德魯茲人摒棄學習宗教教義,了解傳統的德魯茲人也日漸減少。

合作社成員、41 歲的薩法·胡希(Safaa Husi)是虔誠的教徒,她說:「所有成年人都信教,但孩子們的情況則有所不同。」

婦女們表示,在這些變化中,製作這些手工藝品以及建立這樣一個全女性工作環境的想法,就是一種保持傳統的方式。

Image caption 學習做手工是一項代代相傳的技能(圖片來源:薩拉·托特·斯圖布)

「它讓我們回歸傳統,」吉恩奈姆表示說,同時補充說由於當地女孩們發現遊客喜歡買這些手工藝品,於是也就更有興趣去製作。

「以前這種手工藝品並不起眼,婦女們會把做手工當作一種愛好,其作品都會被束之高閣,一開始,她們不相信從特拉維夫來的人會買她們做的手工藝品,但事實卻正是如此。」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