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伊朗最後的遊牧民族

Image caption 世世代代的遊牧民族(圖片來源:Pascal Mannaerts)

伊朗遊牧民族卡什加人(Qashqai)是來自中亞地區的突厥人的一部分,他們於 11-12 世紀在伊朗定居。數百年來,他們一直在伊朗西南部的沙漠裏流浪。

每年,他們都會與羊群一道,長途跋涉 480 公里,從夏季設拉子(Shiraz)北部的高原牧場遷往冬季波斯灣附近海拔較低(也更為溫暖)的牧場。他們一生都要在人、動物和自然環境三者之間巧妙地保持平衡。

但這種傳統的生活方式正日漸消失。卡什加人僅有 400,000 人,許多人一直在設法讓這個少數族群融入伊朗主流社會,但卡什加人是一個充滿自豪感的、堅強獨立的民族,始終在頑強抵禦著同化。

星光下,帳篷中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Pascal Mannaerts)

加扎勒(Ghazal)和妻子塔肯納茲(Tarkkenaz)在距離設拉子約 50 公里的小村莊 Koohmare Sorkhi 生活了半年左右。天氣漸冷時,他們要北上 200 公里,前往卡澤倫市(Kazerun)附近。像許多卡什加人一樣,他們拒絕拋棄傳統生活方式,而是堅持按照數百年來祖先的方式生活。

加扎勒擔任遊牧民孩子的波斯語老師長達 30 年,現在已經退休。他認為這份工作非常重要,因為它會讓卡什加人保持本民族的獨立和文化。但願意跟隨孩子遷徙的老師卻日益難覓。沒有幾個遊牧民能勝任老師一職,那些來自城市和村莊的老師並不習慣這種生活方式。由於部落缺少老師,孩子們就不再上學,如果他們的父母有經濟能力,孩子們會被送到城裏的學校,但此後,他們通常會選擇在城裏定居下來。

帶著傳統印記的老人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Pascal Mannaerts)

過去幾十年的同化政策促使一大批卡什加人在城市或村莊定居,而城市中心的日益發展也不斷蠶食著卡什加人的牧場。但他們的遊牧生活方式卻在卡什加人家族和社區中建立了強大的凝聚力和團結。

加扎勒的姑姑瑪迪娜(Madina)幾年前丈夫去世,此後,家族就一直給予她支持。她現在隨家族一起遷徙。她認為,拋棄遊牧生活簡直不可思議。

「我生來就是遊牧者,隨後我也這樣撫養孩子。我們總是這樣生活,儘管他人認為我們的生活水平太低,但這就是我們想要保持的生活方式。我從未在城市生活過,我也不會搬到那裏去。我的靈魂屬於這裏」。

人與動物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Pascal Mannaerts)

對卡什加人而言,失去牧群的生活簡直不可思議,因為牧群對他們的生存至關重要。他們要靠羊群獲得日常生活所需的羊奶、奶酪和肉,而且還要在設拉子的市場賣掉羊羔換錢,用於購買其他生活必需品。

卡什加人放牧日益面臨困難,這嚴重妨礙了他們的自由和獨立。越來越多的卡什加人禁不住拋棄農牧生活,前往城市謀生。

在上面的照片中,牧群裏誕生了新生命。

著名的手工藝品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Pascal Mannaerts)

幾個世紀以來,卡什加人以大量地毯和其他羊毛產品而享譽伊朗全國。他們的這些產品往往被稱為「設拉子」,原因是這裏是他們的主要市場。產自設拉子附近山區和峽谷的羊毛格外柔軟美麗,顏色也比伊朗其他地方的羊毛要深一些。今天,塔肯納茲和家族裏的其他婦女仍然製作這些傳統羊毛產品,有商販會定期前來他們的營地收購。

世代衝突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Pascal Mannaerts)

對現代化的渴望和對家族忠誠令卡什加的年輕人備感痛苦。加扎勒和塔肯納茲兩人的小兒子穆罕默德·雷扎(Mohammed Reza)(圖左,與朋友合影)將要完成兩年的義務兵役。他想要學習機械,然後在 Koohmare Sorkhi 村開一個汽車修理廠。他的哥哥阿里·雷扎(Ali Reza)五年前離開父母和牧群,進城開了家雜貨店。

家族成員逐漸分散,加扎勒和塔肯納茲找人照看牧群都不容易。他們請加扎勒的哥哥幫助完成本來應該由自己的孩子完成的事情,還要支付工錢。

艱難時世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Pascal Mannaerts)

我呆在加扎勒和塔肯納茲那裏時,村里正舉行一場卡什加人的婚禮。新郎邀請我到帳篷中,還允許我為新人拍照。這一刻非常特別,因為新郎告訴我,這是他第一次和外國人說話。

舞蹈與生活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Pascal Mannaerts)

卡什加人始終強調其特殊的身份,他們的傳統與伊朗主流社會顯著不同。儘管他們也遵循穆斯林婚禮傳統,而這種婚慶儀式也是通過舞蹈、遊行、搏擊表演和傳統服飾保持自身傳統的機會。與此同時,這也是卡什加人聚集一堂的機會,因為他們住在偏遠的地方,彼此之間往往相距遙遠。

與眾不同

Image caption 加扎勒的哥哥戴著卡什加人傳統的帽子,自豪地擺出姿勢(圖片來源:Pascal Mannaerts)

儘管官方也稱為穆斯林,但與其他伊朗人比,卡什加人與伊斯蘭機構的聯繫甚少。婚禮和葬禮他們會遵循穆斯林傳統,但他們極少有人遵循日常祈禱儀式,在穆斯林齋月裏他們也不會齋戒。遊牧生活方式讓他們幾個世紀以來都能保持自身的這種獨立性。

對未來堅定不移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Pascal Mannaerts)

卡什加遊牧民對自身文化遺產和傳統深感自豪,但這究竟能否充分說服年輕一代保持父輩的傳統生活方式卻並不明朗。加扎勒(照片所示)要不惜代價保持遊牧生活方式。

「我永遠不會生活在帶有四壁和天花板的房子中。因為天天那樣生活會讓我窒息、不知所措,這也是我應該呆在這裏的原因所在。那樣的生活會讓我覺得自己背叛了祖先,像囚徒一樣地生活。我們是卡什加人,我們與眾不同,」他這樣說道。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