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埃塞俄比亞的「熱鍋」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埃塞俄比亞達納基爾凹地(圖片來源:Dave Stamboulis)

天氣異常炎熱,即使陰涼處氣溫也達到了 43 攝氏度,但是我年輕的埃塞俄比亞導遊達維特(Dawit)卻告訴我,我很幸運,因為達納基爾凹地(Danakil Depression)這裏的氣溫最高會達到 50 攝氏度。

埃塞俄比亞東北部的達納基爾凹地是這個星球上最偏遠的地區之一,被稱為地球上最熱的居住地,全年平均氣溫大約為 34 攝氏度。達維特告訴我,這裏俗稱「地獄之門」。

您可能會認為這種嚴酷的環境應該會鮮有遊客,更別說有人類居住了,但是讓人驚訝的是這裏卻是一種即將消失的文化傳統的故鄉:遊牧民族阿法(Afar)部落帶領駝隊穿越殘酷的沙漠,往外運鹽。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爾塔阿雷火山擁有全球最大的活體熔岩湖(圖片來源:Dave Stamboulis)

達納基爾凹地是由於埃塞俄比亞、厄立特里亞和吉布提邊境的幾個地殼板塊碰撞形成的。它不僅是一個滋滋作響的熱鍋,而且是一個充滿令人驚嘆的地質奇蹟的勝地。來到這裏的旅行者大多數都會參觀爾塔阿雷火山(Erta Ale),這是一座高 600 米、非常活躍的火山,其中包含全世界最大的活體熔岩湖。火山岩形成的月球表面般的地貌就像一幅超現實主義繪畫,到處都是硫磺溫泉、熔岩層、地熱池,混合著硫酸鹽、氧化鐵和鹽類沉積物,這一切形成一種讓人迷幻的景象,一切景觀和色彩讓人彷彿置身冥間。

阿法部落的人民在這個就像月球表面般乾旱貧瘠的土地上生活了幾個世紀,他們從遍布達納基爾凹地的富含礦物質的湖泊中提取鹽份,然後用駱駝隊穿越殘酷的沙漠向外運鹽,勉強維持生計。就像庫爾德人一樣,他們居住的地區跨越幾個國家,但是卻不享有任何政治權利或自己的邊界。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達納基爾凹地充滿令人驚嘆的地質奇蹟(圖片來源:Dave Stamboulis)

雖然這些傳統的遊牧人有著田園詩人般的情懷,但是卻很脾氣暴躁、自傲、獨立,而且不是很熱情好客,這可能是對他們周圍惡劣地形的一種反映。一直到二戰意大利佔領該地區之前,他們都會切除外國入侵者的睾丸以示懲戒。雖然這種事情不再發生了,但是若干年前,確實有一個獨立反抗組織綁架了一群遊客,使埃塞俄比亞士兵開始入駐該地區維持治安。

達維特駕駛一輛四輪驅動的吉普車帶領我們遊覽達納基爾凹地東部的阿薩勒湖(Lake Assal),正好碰到一個阿法部落團隊在那裏剛剛卸完駝隊的貨物。從事鹽業在這裏是要收稅的,工人們頂著極端炎熱的天氣,使用基本的鎬和斧頭敲碎鹽塊,每天只能賺到 150 埃塞俄比亞比爾(5 英鎊)。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含硫溫泉、熔岩層和富含礦物質的湖泊點綴著達納基爾凹地(圖片來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達納基爾凹地就像一幅超現實主義繪畫(圖片來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旅行者前來參觀 600 米高的爾塔阿雷火山(圖片來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駝隊將鹽運送到遙遠的西部有公路的地方(圖片來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阿法部落在這片乾旱的土地上生活了幾個世紀(圖片來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阿法部落的工人從湖水中提取鹽分,然後切割鹽塊(圖片來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達納基爾凹地是這個星球上最偏遠的地區之一(圖片來源:Dave Stamboulis)

達維特在以前旅行時認識了一位年輕的阿法部落駱駝牧民,叫穆罕默德(Mohammed)。他走過來找我們要支煙抽。在吞雲吐霧間,他告訴我們他父親每天可以切 150 塊鹽,而大多數工人平均每天只能切最多 120 塊左右,所以他父親掙得比他們都多。

但是,默罕默德選擇了一個錢少但卻相對輕鬆的工作,那就是給駝隊上貨和帶領駝隊。他帶領一個 15 至 20 只單峰駱駝的駝隊(每只駱駝可以馱 30 塊鹽,每塊重 4 公斤),穿越沙漠抵達一個叫做貝拉海爾(Berahile)的小村莊,單程 80 公里,艱苦跋涉一個單程就要兩三天。這個駝隊一趟大約可以獲得 3320 埃塞俄比亞比爾(112 英鎊),但是這些錢大多數都歸駱駝主,而穆罕默德和另一位助手只能獲得極少的報酬。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阿法部落從附近的湖水中提取鹽販賣(圖片來源:Dave Stamboulis)

不過,默罕默德挺有事業心。他說有時候在駝隊行程中,可以在爾塔阿雷火山找到一些駱駝搬運工的工作,為打算在山上過夜的遊客搬運行李。他還提到他愛上了貝拉海爾村的一位姑娘,說到這裏他眼裏閃爍著光芒。這意味著他總是期盼著下一次穿越沙漠的旅程。

以前,人們經常用駝隊將鹽一路運送到遙遠西部的首府默克萊(Mekele),在那裏將鹽分銷給埃塞俄比亞和非洲之角的其他人。但是最近十來年鋪設的柏油路改變了那種情況,如今卡車可以從貝拉海爾村收集要出售的鹽。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每只運鹽的駱駝都要運載 30 塊鹽(圖片來源:Dave Stamboulis)

未來還將發生更多翻天覆地的變化。建築隊正在修建一座從貝拉海爾村到哈米德埃拉(Hamid Ela)的公路。哈米德埃拉是達納基爾凹地最後一個文明前哨,距離鹽礦區只有 50 公里,步行一天即可到達那裏。駝隊及阿法部落的駱駝主還能繼續從事多久這種古老的傳統,尚有待觀察。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