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緬甸佛教密法的「明巫師」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神殿,仰光大金寺(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能看到您和我遇到的每個人的未來,」吳昂幫(U Aung Baung)笑著說,富有傳奇色彩的仰光大金寺(Shwedagon Pagoda)的鍍金圓頂在他身後的夜色中閃閃發光。「但是,您必須先開始遵守佛教戒律,我才能告訴您。」

我來到緬甸最莊嚴的佛教聖地,尋找「weikzas(明巫師)」——所謂巫師聖人,他們是靈界的化身。這些當代巫師的神奇力量據說是通過佛教教義、冥想以及法術和煉金術獲得,當地人從治病到改善職業前途都會求助於他們。

我不禁想知道,隨著緬甸的繼續對外開放,這些傳統還能保留下來嗎?

「我覺得很難接受他們的存在,」一位仰光國會議員這樣表示,他由於擔心自己聽起來迷信,而不願透露自己的姓名。「但我曾看到他們做到難以讓人解釋的事情。」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仰光大金寺中陳列著緬甸明巫師的塑像(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的出租車司機對此的熱情更是溢於言表。他說,「我當然相信巫師。我祈禱時,有三次他們在我面前現身,幫我做出重要的決定。」

實際上,明巫師在緬甸社會有著根深蒂固影響,在緬甸各地的佛寺裏都能見到人們崇拜明巫師的專門神殿——「weikza tazaungs」。有抱負的巫師會來這裏冥想,人們會來此祈禱,尋求神力的幫助。

我曾在仰光大金寺的神殿遇到吳昂幫。仰光大金寺規模巨大,位置舉足輕重,是明巫師格外推崇的聖地。吳昂幫告訴我,他已經 93 歲了,自己受訓成為巫師已有 37 年之久。

「要成為巫師,就必須遵守佛教的道德規範,練習一種特殊的冥想。明巫師從中能獲得偉大神力」,他告訴我,一邊瞟一眼自己的年輕弟子,後者正在擺弄一部智能手機。「我們中有些人甚至能飛起來。」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在緬甸各地的佛寺中都能見到人們用來崇拜明巫師的專門神殿(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儘管似乎難以令人置信,但在緬甸,佛教與巫術有著長期的獨特聯繫。

據香港城市大學專門研究明巫師的托馬斯·巴頓(Thomas Patton)博士說,明巫師最有可能產生於 19 世紀和 20 世紀反殖民主義的傳統巫醫和苦行者中。

他解釋道,「隨著緬甸君主政體的瓦解(1885年),僧侶、隱士、有神力的苦行者(bodaw)和巫醫競相爭奪權力,並開始對越來越多的人發揮影響力,這很快引發英國人的憤怒。英軍不得不與圍繞保護佛教信仰使命和驅逐英國人的各種勢力鬥爭,後者往往會利用超自然現象。」

但沒人知道超自然力到底是什麼,就像吳昂幫拒絕提供關於自己的確切能力的詳細情況一樣。不過,他也透露了自己曾游離緬甸各地,人們用食物與他交換他的超自然力指導。

Image caption 據說,巫師的魔力來自佛教教義、法術和點金術(圖片來源:Fanny Potkin)

據說,一個完全擁有明巫師地位的人能長生不老,他能離開地球,留下自己的軀殼或是全然消失,前往神秘的王國,巫師們就是在那裏俯視著人類。

仰光大金寺另一位巫師吳丁乃(U Tin Naing)自稱有 90 歲,但他看起來卻要年輕三十歲,試圖向我解釋:

「我沒法向你確切說明我的神力,但我能解釋我的目標。作為巫師,我們追求涅槃或救贖。我們不會死,因為我們在等待未來佛的降臨,」他這樣表示,「但我們必須設法去死才能離開這個世界,進入天國。」

吳丁乃已婚,育有兩子,他給我看他們的照片。與僧侶不同,巫師不限制性別,也可結婚生子。但走上明巫師之路後,巫師就必須成為獨身者,過禁慾生活。

Image caption 吳丁乃(U Tin Naing)自稱有 90 歲,專門從事治療(圖片來源:Fanny Potkin)

吳丁乃說,「人們找我不是因為健康問題,就是為了解決個人問題,我會用神力幫助驅趕給人們帶來痛苦的惡鬼,改變他們的能量。」

有些像吳丁乃一樣的明巫師,以特別擅長治病和驅魔而著稱,他們往往被那些無法被現代醫療治癒的家庭請去。他們通常使用的技巧是製作起治療或保護作用的神符,神符可印在護身符、紙片上乃至紋在身體上。

最神秘的巫師是煉金術士明巫師,他們專門將金屬(通常是水銀)變為金子,或賦予金屬某種效力,使之與其所有者能夠交流,讓其具備神力。

Image caption 煉金術士能將金屬變為金子,非同尋常(圖片來源:Fanny Potkin)

煉金術士巫師很罕見,也很難遇到。一名要求不具姓名的法國學者告訴我關於自己二十年前與一名煉金術士巫師邂逅的經歷,這令她非常困惑:

她說,「他念著咒語,讓他手中小瓶中的水銀變成水銀球顯現在我的手中,在我返回巴黎後,我弄丟了這個水銀球,有四年時間沒有再遇到他。但他卻能確切描述我弄丟水銀球的大禮堂,隨後他又讓另一個水銀球顯現,這次是在我的背包中,而我的背包卻一直是鎖著的。」

她說,「我怎麼也搞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邊給我看一個便士硬幣大小的銀色小球,「即使在緬甸,他們有時也會懷疑這樣的故事。」

實際上,許多受過教育的緬甸人並不相信明巫師。他們不理會明巫師,認為他們只是窮人相信的江湖騙子。不斷有人告訴我,「真正的佛教中就沒有明巫師,」但是,接受明巫師的人已經進入主流社會,勢力似乎還日漸強大。

Image caption 博博昂(Bo Bo Aung)的塑像。博博昂是緬甸著名巫師,緬甸各地的寺廟裏都有他的塑像(圖片來源:Fanny Potkin)

直到 2013 年,關於佛教巫師的出版物還受到軍政府的大力審查。但隨著緬甸的對外開放,涉及明巫師的書籍和小冊子也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緬甸新聞節目和名人八卦雜誌中也常常提到巫師。據巴頓博士說,聘請巫師作為劇組成員或顯示捐贈某個巫師的塑像儼然成為緬甸影星和歌手的時髦做法。

並非只有緬甸人會這麼做。「許多富有的中國商人都會來緬甸尋找明巫師為其生意幫忙。他們將明巫師視為生活好運氣的護身符,」巴頓博士這樣告訴我。

這是一種無可厚非的訴求。正如巴頓指出的那樣,明巫師的傳統為人們在實現自己的世間夢想提供了一種另類途徑。

有誰不想訴諸魔力實現夢想呢?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