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靠帆船來運送圖書的圖書館

Image caption 2015年,阿里慕丁決定建立一個移動圖書館,把他對書籍和船隻的愛好結合到一起。(圖片來源:西奧多拉·克里夫)

一個牙齒掉光了的舵手擺好了舵。第二個駕船人在船上赤著腳,在努力掌握著平衡的情況下開啟了老舊的發動機。第三個人把船擺離了到處是垃圾的河灘。在印度尼西亞的西蘇拉威西省,一個全新的移動圖書館產生了。

敞艙船文件庫(載書之船)非常缺乏。在最近對61個國家進行的一項研究中,印度尼西亞在讀寫能力方面排名倒數第二,僅僅排在最差的博茨瓦納前面一位。西蘇拉威西省超過10%的成年人都不識字,在很多村子裏唯一的書就是一本古蘭經。

所以在2015年,當地的新聞記者穆罕默德·里德萬·阿里慕丁(Muhammad Ridwan Alimuddin)決定在駁船(一種傳統的小帆船)上建立一個移動圖書館,把他對書籍和船舶的愛好結合在一起。他的目的是把有趣的、彩色的兒童書籍帶到偏遠的漁村和小島上去,而在這些地方人們基本不識字,也沒有什麼讀書的樂趣。他就是在宣揚讀書的樂趣。

Image caption 阿里慕丁的船很出名,被稱為敞艙船文件庫,或載書之船(圖片來源:西奧多拉·克里夫)

「船一建好之後,我馬上就向老闆發了辭職信,」他說道。

這個船遠不能滿足阿里慕丁的夢想。位於西蘇拉威西省沿海的一個小村子是阿里慕丁的家鄉,這個村子裏有一個實體圖書館,裏面藏有上千本圖書,吸引著附近的高中、甚至大學的學生以及村裏成群的孩子來閱讀。他有一個摩托車、一個三輪車用來在陸地上運送書籍,還有一個全地形車用來向一些偏遠的山區村子運書籍,還有一些村子只能通過竹筏來運送書籍。

但是,這個移動圖書館最符合阿里慕丁的心意。雖然沒有讀完大學,阿里慕丁也寫了10本關於海運文化的書籍,並曾幫助駕駛一隻傳統的帕考爾船隻從蘇拉威西到日本沖繩。

Image caption 偏遠地區的孩子們現在可以看書了(圖片來源:西奧多拉·克里夫)

可以從他的海事博物館、船隻模型的藏品(收藏在圖書館裏)裏看到他對大海的熱愛。他還通過長達20天的坐船航行,研究和製作YouTube紀錄片,主題是當地人民的捕魚和航海生活。

自從2015年,阿里慕丁便開始力所能及地在南蘇拉威西省、中蘇拉威西省和西蘇拉威西省之間往來為偏遠地區的孩子們送上成箱的書籍和動畫書,這些書來自於他那有著四千本藏書的圖書館。有時候他那在家裏接受教育的年輕兒子也和他一起送書。

當行船靠近西蘇拉威西省海邊的靠養殖牡蠣為生的Mampie村時,就會有一群吵吵鬧鬧的孩子從棕櫚樹下面冒出來看著船隻靠岸。當阿里慕丁、他村子裏的一名志願者以及三名船員打開塑料墊子開始擺書的時候,其他人也停下了手裏剝牡蠣殼的艱苦、重覆性的活計。

Image caption 阿里慕丁的船裏凖備了適合各種年齡段的各類書籍(圖片來源:西奧多拉·克里夫)

興高采烈的孩子們紛紛開始打開這些五彩繽紛的大部頭書籍;而他們的媽媽,有些還帶著更小的孩子,則處於觀望態度。

「我們期望不高,」阿里慕丁說道,「我們就是希望他們看看這些書而已。」

印度洋和太平洋上散落著超過17,000個島嶼,一些實際上是在菲律賓,一些靠近澳大利亞和新加坡。印度尼西亞的教育一直在不斷地掙扎著。

Image caption 「我們期望不高...我們就是希望他們看看這些書而已」(圖片來源:西奧多拉·克里夫)

儘管這裏有很多小學,即使在小島和偏遠村莊裏面也有,但是設施過於陳舊。沒有資源和老師願意過來;很容易會看到老師們由於小島生活的壓抑而不來上課的現象。

在Mampie停留了三個小時,看著孩子們如飢似渴地閱讀這些書籍後,我們又整理好行裝繼續沿著海岸行駛,來到附近Battoa島。這個島嶼有大約2,000個居民,零零散散地分佈在幾個村子裏。載書之船駛入一片紅樹林,停在一片貝塚旁邊;阿里慕丁上了岸,到處尋找著孩子們的蹤影。

書都拿了出來擺放在樹下:有漫畫書、連環畫、關於古埃及、恐龍、科學、海豚、公主、印度尼西亞的英雄以及古蘭經傳說的書。

Image caption 載書之船容納了將近4,000本書(圖片來源:西奧多拉·克里夫)

不到幾秒鐘,從村裏面跑出來大約20個小孩。連環畫最先被孩子們拿走,因為這些書上有彩色的配圖,一半用印尼語書寫,一半用蹩腳的英語書寫。

阿里慕丁主要是靠捐贈來維持圖書館的運營,捐贈有的來自企業,有的來自朋友,還有的來自一些在社會媒體上看到阿里慕丁這些活動的人們。

有一個贊助者最近捐贈了一些拼板玩具,阿里慕丁就用這些玩具來啟發孩子們對書籍的討論。

我們把船停在距離Battoa不遠的一個有著醒目白色沙灘的小島上過夜,這個小島上只有一群流浪貓。我們簡單地吃了飯,然後開始觀賞美麗的日落。由於離赤道很近,夜晚也很暖和,所以可以在甲板上睡。

Image caption 每當阿里慕丁的船到來,孩子們就滿心歡喜(圖片來源:西奧多拉·克里夫)

還沒有到早上7點,我們就在去Tangnga島的一個村莊學校的路上了。這裏距離Battoa東面幾公里遠,孩子們已經身著嶄新的校服等待著從內地去的老師們了。

「我們距離[波裏哇利]省會只有3公里遠,」阿里慕丁說,同時手指著破舊的大樓,樓裏面家具破損,沒有書也沒有藝術作品。「你看到了嗎?」

Image caption 「當看到這些孩子們開心地打開一本書時,所有的煩惱都消失了」(圖片來源:西奧多拉·克里夫)

孩子們跪在書上,三五成群地簇擁在竹林下。空氣中飄來大聲平穩朗讀的聲音。一些孩子們讀給他們的小弟弟妹妹聽,一些則讀給他們自己聽。

「當看到這些孩子們開心地打開一本書時,所有的煩惱都消失了,」阿里慕丁笑著說。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