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间谍潜伏美国 肉包打狗有去无回 (上)

Jack Barsky
Image caption BBC记者去会见了俄国派遣到美国的"沉睡间谍"巴斯基,来看看他的“传奇”的故事。

俄国派遣"沉睡间谍"深潜美国已经不再是秘密,但如果派出的间谍不愿回来了咋办?BBC记者去会见了其中一位。

1955年9月,年仅10岁的小男孩杰克·巴斯基在美国死亡,葬在首都华盛顿特区市郊的黎巴嫩山公墓里。

但坐在我面前的人护照上的名字是杰克·巴斯基。这位67岁出生在东德的人出生的时候名叫阿尔伯特·迪特利奇。护照是真实的,在美国政府的眼中,阿尔伯特·迪特利奇应该是杰克·巴斯基。

巴斯基的新书《深潜》刚刚出版,美国联邦调查局彻底研究核查了这本书的内容,认为里面所写都是真实的。

伪装者

故事开始于冷战时期:上世纪70年代中期,前苏联克格勃发现了这个本来要成为东德大学化学教授的天才,于是将他送到莫斯科接受培训:言行举止怎么才是一个美国人。

按照苏联派出潜伏精英间谍的"非法移民计划"(illegals),他的任务是:插入资本主义敌人的心脏里。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巴斯基接受BBC采访视频剪辑,谈他的故事和对今天谍战的看法(英文)

他说:"我被派到美国,做个普通美国公民,尽可能结交朋友,如果可能结交认识高层、特别是政界的决策人士。"

他现在回想起来这个计划,把它叫作"傻瓜冒险",但这一计划"对一个无知、自傲的聪明的年青人来说很有诱惑":可以到国外旅行,去冒险。

于是,1978年秋天,29岁的迪特利奇伪装成一名加拿大公民威廉·代森抵达纽约。此前,代森先生去旅游,到过贝尔格莱德,罗马,墨西哥城,芝加哥,完成使命"然后立即就人间蒸发了"。迪特利奇开始了杰克·巴斯基的新生。

悬崖

但危险的问题来了:他是个没有过去历史的人,也没有其它身份证明文件,只有一张出生证明,这张证明是苏联驻华盛顿大使馆里一个总到郊外黎巴嫩山公墓晃悠、看看谁死了的雇员搞到的。

但巴斯基是个充满自信的人。他说流利的美式英语,口袋里还有1万美元现金。

他有个"传奇故事",说明他为什么没有社会保险号码。他对人说,他小时候住在新泽西州,"早年生活艰辛",被迫高中辍学,后来几年又到新泽西州一个偏远的农场打工。最后他"决定出来闯荡找机会,又搬回纽约居住"。

他租下曼哈顿的一个旅馆房间,在这里开始创造巴斯基的历史。在随后的一年里,他利用巴斯基的出生证,逐渐拿到一张图书卡,一份驾照,最终拿到了美国的社保卡。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78年秋天,29岁的迪特利奇伪装成一名加拿大公民威廉·代森抵达纽约,"然后立即就人间蒸发了"。迪特利奇开始了杰克·巴斯基的新生。

掩护

但没有学历证明、没有就业历史,巴斯基的事业也就会很有限。他开始的时候没法像克格勃希望的那样去接触上层人士,而是在曼哈顿高档地去做个骑自行车的快递员。

不过,这份工作也让他有很多时间去观察学习美国生活方式,和他接触的收包裹的高层人士对他从哪里来、过去干什么和未来想干什么都不感兴趣。

他说,有时候他的克格勃上级操纵人员(外交官或者其他潜伏者)给他的建议很愚蠢。比如,他们明确无误地告诉他"别搭理犹太人"。他说:这里当然有反犹太主义思想,"但他们把我派来的地方是纽约!我发现这里到处都是犹太人,可能比在以色列的都要多!"

图片版权 Walker, Joe C.
Image caption 1955年9月,年仅10岁的小男孩杰克·巴斯基在美国死亡,葬在首都华盛顿特区市郊的黎巴嫩山公墓里。

到后来,巴斯基开始利用上级操纵人员对美国社会的无知来愚弄克格勃。

电波

但巴斯基开始还是积极工作取悦上级领导的,他在纽约大街小巷串行,不时运用反侦查手段来甩掉可能出现的敌人的"尾巴"。

他每周定期用无线电向莫斯科的指挥中心汇报情况,或者发出密写信件。有时候他也到纽约不同的几个公园里的固定地点放置微缩胶卷,在那里他定期会"捡到"瓶瓶罐罐,里面塞满了现金,或者是假护照。他需要这些假护照旅行返回莫斯科汇报情况接受新任务。

他每两年会返回东欧一次,在那里和他的德国妻子格林德和他的小儿子马蒂亚斯重逢。他们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们以为他在(前苏联)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航天发射中心从事着一份高薪但高度机密的工作。

图片版权 Other
Image caption 巴斯基后来终于获得一本美国护照。

巴斯基的上级对他的工作进展很满意—除了一件事情:他无法获得一本美国护照。这个问题对他影响很大。

消遥法外

过去他去纽约申请美国护照时,一名官员让他填表,其中有一个问题是"在哪个高中上的学"。他担心他的"传奇"被官方到当地核查,所以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没有一本真护照,巴斯基就无法接触到高层,作为间谍的工作成就按他自己的话说"低得可怜"。

他的工作包括了解潜在可以招募的人员的情况,在1983年苏联战斗机击落一架大韩航空客机事件、导致美国和苏联关系骤然紧张时,总结汇报美国国内民情。

又一次,他接到命令飞到加州,去寻找一名苏联叛逃者的下落。(后来,他获知这名心理学教授并没有被刺杀,这让他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

他也曾做了一些商业间谍活动,从办公室窃取软件(但都是外面市场上可以买到的),然后用微缩胶卷送去帮助挽救陷入泥潭的莫斯科的经济状况。

但现在看来,只要他人在美国,并且可以自由地到处乱串,又没有被美国当局发现,这就让莫斯科很满意了。这是为什么呢?

欢迎继续关注该报道的下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