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金融危机20年:能下不为例吗?

亚洲金融危机 图片版权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金融危机不仅震撼整个东南亚,还波及其他国家

1997年7月2日,长期面临下行压力的泰铢贬值。乍看不起眼的一件小事引发金融海啸、冲击东南亚大部分地区,导致汇率制度瓦解,金融体系崩溃,政府濒临信用违约,经济陷入深重衰退。这场危机曾被人形容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亚洲最严重的危机"。随后,危机殃及其它不少国家,包括俄罗斯、巴西,余波蔓延全世界。20年过去了,亚洲国家汲取了什么经验教训?能否做到“下不为例”?

三更半夜,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非常明显,她很惊慌,但她在努力保持声音镇静。妈妈说雅加达暴乱了。我们家门口不远的超市有人放火,大街上有人哄抢商店、还有人入室抢劫。

那是1998年5月。我度过童年和少年时代的祖国印度尼西亚一片混乱。

不过,印尼并不是当时唯一的大乱国。泰国、菲律宾、韩国、香港、马来西亚甚至日本都在承受金融危机的冲击。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印度尼西亚街头出现哄抢

财富骤然缩水了

几乎一夜之间,东亚的经济奇迹就不复存在了。增长停滞了;数以百万计的家庭意识到,短短几个月内,他们的财富大幅度缩水了。这也包括我们家。当时,不少中产家庭元气大伤,家庭主妇只能典当首饰,勉强支撑一家人的生活;新妈妈上街抗议,因为买不起宝宝的配方奶粉。

一些亚洲国家只能去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伸手求助,这其中包括印度尼西亚,还有世界第11大经济体系韩国。

1997年金融风暴爆发时,我和姐/妹正在英国上大学,我们对危机的感受非常深切。我们是外国学生,学费用英镑支付。我爸爸的负担突然间大幅度加重。在那以前,爸爸一直是印尼中产成功故事的典范。

20年过去了,我和爸爸一起回忆。他说,"谁也没有预见到。当时我们马上就要成为亚洲小虎了。我们还以为自己战无不胜呢。"

图片版权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金融危机来了,华尔街乱成了这样子

但是,金融危机证实,亚洲小虎们其实很脆弱

当时担任印尼央行行长的Soedjradjad Djiwandono 告诉我说,"那是我职业生涯中的最为糟糕的一段。我们好几个月都睡不好觉,每天都在拼命应付。开始以为我们可以稳定住印尼货币,我们干预市场,但是印尼盾还是一贬再贬。"

他这里说的货币贬值最初始于泰铢,迅速蔓延到整个东南亚。

1997年7月2日,泰国财政部和国家银行宣布放弃泰币与美元挂钩的汇率制,实行浮动汇率。泰铢应声大贬,金融市场大乱。泰铢贬值被看作金融危机的导火索。

危机的原因是多重的,但是共识是,这是诸多因素综合引发的后果:资产泡沫,经常账户的巨额赤字,金融体制中外资控制的债务过高。货币人为与美元挂钩,锁定在不真实的汇率;缺乏金融透明。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韩国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救助后国内大幅度削减预算

汲取经验教训了吗?

不过今天,这些国家当中的大多数再次成为亚洲最为强劲的经济体系。那么,他们作对了哪些事?汲取了哪些经验教训?

首先,放弃固定汇率制,这一点非常重要。泰国、韩国、印度尼西亚都看到,危机中,他们的半固定或者固定汇率制受到货币投机者的挑战。危机后,这些国家采用货币自由浮动制,允许市场决定汇率值,不给投机者插手的动机。

第二,整顿金融体制。危机之前,印度尼西亚坏债达到30%,现在只在5%左右。如果外币债务过高,外币贬值时,还债的付出水涨船高。还不起债时--如同危机期间,整个金融体制走向崩溃。

最后,保持政治和经济环境的透明度同样非常重要。危机前,许多受冲击的国家都不够透明、容易导致裙带资本主义。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当时马来西亚没有接受国际救助,因此也没有必要经历痛苦改革

能否下不为例呢?

后来虽然有所改进、比如印度尼西亚从独裁走向了民主,但是许多亚洲国家内部仍然存在固有问题,权贵阶层管控商业运作方式。

正是1997-1998年的那场金融危机让我下决心选择了记者职业,具体说,商业记者。我想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发出预警呢?

危机之后这么多年,亚洲已经出现不小的改观。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现在亚洲国家状况比从前好多了、更有可能预防和抵抗危机的重演。

但是,真正的风险依然存在。比如,韩国的财阀文化仍然有待全面改革;泰国现在是军人掌控政府;马来西亚政坛频爆腐败丑闻,总理也卷入其中;我的祖国印度尼西亚,近来宗教对抗问题越发严重。

这些国家的产出加在一起,占据亚洲整体GDP的至少四分之一。警示,显而易见。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印尼盾跌至历史最低点

背景资料:亚洲金融危机

1997年7月初泰铢贬值在整个东南亚引发货币贬值潮。最开始这仅被看作一场地区性危机,到10月演变成世界性问题。

泰铢是国际投机资本率先攻击的对象。此前几年,泰国大手笔投资导致债务高涨。当时另外一个因素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亚洲小虎原来的出口市场被中国占领,他们除了贬值保住竞争力之外,别无选择。

当年10月,国际炒家开始对港币发起大规模攻击,香港及世界各地股市出现暴跌;随后危机蔓延至韩国,韩国被迫手捧"讨饭碗"前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借到570亿美元。

11月,日本最大、最著名的经纪商之一"山一证券"宣告倒闭。

转年伊始,东南亚各国货币出现新一轮下跌。部分原因是印尼的紧缩预算案被指经济改革幅度不够深。这导致人们对印尼货币的信心完全崩溃,将印尼推入30年来最为严重的经济危机,印尼盾跌创有史以来最低。至此,从97年7月以来,该地区许多国家的货币已经贬值30-50%。

除韩国外,印尼、泰国、菲律宾都从IMF申请救助贷款,但是IMF要求各国政府推出严格的经济改革作条件。这剂苦药迫使各国推出痛苦的经济改革政策,导致公司、银行倒闭、失业率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