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军前高官眼中的解放军,越战和中越冲突

  • 2013年 10月 10日
Image caption 1977年访问北京。中排左一:裴信;前排左二起:黎仲迅(后来担任越南国防部长和军队总参谋长),叶剑英,武元甲,华国锋,阮仲永(越南驻中国大使)。

年过八旬的前越南人民军上校裴信曾多次见过中国解放军的韦国清上将。在越战期间曾经多次审问过被俘的美军飞行员,现在是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的麦凯恩。裴信上校10月10日来到BBC英国广播电台,中文网记者蒙克采访了这位越南老战士。

在1975年攻陷西贡的战斗中,裴信(Bui Tin)上校随同越南人民军的坦克部队最早攻入南越总统府。是他在那里接受了南越最后的领导人楊文明投降。当杨文明表示他正在等待向人民革命政府移交权力时,裴信冷冷地说:“不存在你移交权力的问题。你的权力早就瓦解了。你不能移交你不拥有的东西。”

裴信后来担任过越共党报《人民日报》的副总编。他在80年代中期开始对越南战后的腐败和在国际上的孤立感到失望。1990年裴信离开越南开始了在巴黎的流亡生涯。他一直公开表达对越共领导层和越南政治制度不满。

现在年过八旬的越南老战士裴信上校仍然能用中文叫出他50年前见过的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和多次见过的韦国清上将。他曾经在河内战俘营多次审问过被俘的美军飞行员,现在是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的麦凯恩。

陈赓、韦国清

Image caption 年过八旬的越南老战士裴信(Bui Tin)仍能用中文叫出他50年前见过的解放军高级将领的名字。

裴信1927年出生于一个传统的官宦世家,祖上都是受儒家教育的传统文官。日本投降后,年轻的裴信在河内亲历了中国国民党军队进入越南北部解除日军武装。那时候到河内的国民党士兵大多是14-16岁的未成年人,没有多少训练,装备也不好,没什么运输工具,很多士兵健康状况很差。他还记得中国军队的状况令专门赶来迎接的河内华侨大失所望。

裴信谈到越共军队早在1950年之前就得到中共军队的帮助,他多次强调中共军队的作战经验对缺乏经验的越军的重要性,特别是林彪的军事战略。在1950年越共部队开始的边境战役中,中方不仅提供了军事物资,还派出以陈赓和韦国清为首的军事顾问团。裴信说解放军军事顾问当时被部署到越共军队的团级单位,每个越军师都有中国军事顾问组。

亲历了边境战役的裴信说,当时胡志明亲临前线,陈赓、韦国清同越军统帅武元甲大将的关系非常密切。武元甲大将原计划要先打高平,但是陈赓和韦国清认为应该先打东溪,最后战役从攻打东溪开始,激战两天后,东溪法军300人被歼。之后越军一鼓作气,全歼了向北赶来救援的法军勒巴热兵团,取得了整个战役的胜利。

奠边府和越战

裴信1954年在奠边府战役中负伤。据他讲,奠边府战役的主要军事决策是武元甲做出的。当时中国军事顾问的建议是兵贵神速,建议两天后就发动攻击。但由于法国空降兵增援,使法军防守兵力加倍, 武元甲再三思考,决定推迟攻击时间。结果战役发动时间被推迟了50天,原定于3月8-10日发起攻击,但经过推迟,战役结束于5月8日。

他说在奠边府战役中,中国为越军提供了大炮、迫击炮和后勤供应。中国军事顾问被分派到了越军每个团。不过在后来反美的越战中就没有中国军事顾问。

裴信说在越战中,越军主要的武器装备援助,诸如防空武器和飞机,来自苏联。但也有大量装备和物资来自中国,包括飞机和军事培训,1/3的越南飞行员培训在中国进行。越军军装,诸如鞋、帽、蚊帐和食品都来自中国,还有炸药。

越南劳改、土改

越共军队攻占西贡,裴信对和平和统一来临感到激动,但后来很快经历了失望。他说在3-12年期间,多达50万南越军人接受了越共改造,其中20万是军官。

裴信还说更早时候在越南北部进行的土改也受到中国的影响。越南地主受教育人数相对多,因此受越共影响和参加革命活动的人也多,结果是许多被整肃的地主都是共产党员。当时越共根据中国经验,每个村子定了2.5%是地主的斗争指标。

对越共持批评态度的裴信仍然认为胡志明是个慈祥的好人,他说胡志明从中国借鉴学习了很多东西。他说武元甲则是个严酷的军人,不过他是个很聪明的人。

中越边境战争

对于中国方面的资料说武元甲在越南对外关系中比较亲华,当时的越共总书记黎笋亲苏,因此两人产生分歧的说法,裴信则不以为然。他说武元甲同黎笋的分歧主要是在对南方的军事战略上。

在中越边界战争开始后,裴信和越南总理范文同、越军总参谋长文进勇一起在金边。他说当时越军6个精锐师都在柬埔寨,在北方抵抗中国军队的是省级地方部队。在越南即将调遣精锐部队北上的时候,邓小平决定收兵,中国军队撤出越南。

裴信没有直接评论中国军队在边境战争中的表现,但是认为中越边境冲突令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和其他包括许世友和杨得志在内的军队领导人认识到解放军的不足,下决心精简军队并且进行军队现代化。

裴信在1990年陪同武元甲大将访问北京参加亚运会。他说当时武元甲提出要求要见许世友和杨得志,但中方没有同意。

战俘麦凯恩

在越战中裴信曾在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部供职,其间他得到越南国防部长武元甲的授权,能够访问任何关押美军的战俘营,会见军官,察看战俘档案,审问战俘。他曾经在河内战俘营和医院三次审问过被击落的美军飞行员、后来成为美国国会参议员的麦凯恩。

麦凯恩当时是美国海军战斗机飞行员,在轰炸河内发电厂的时候被击落。裴信说,麦凯恩的飞机被击中,他在空中受伤,幸亏他跳伞落入小湖中,否则难以生还。麦凯恩当时对他说他能够生还是个奇迹。当时有个年轻人跳进湖中救起了他。

Image caption 奠边府战役时的武元甲、胡志明和陈赓

麦凯恩当时对裴信说他出身军人世家,他的祖父和他父亲都是美军高级军官。据裴信讲,麦凯恩当时表现的十分合作,对越共军队作战勇敢表示赞扬。但他说麦凯恩并没有承认自己犯有战争罪行,他把战争责任归咎于美国国会。

美国军事历史作者罗伯特·克拉姆后来在描写越战战俘营的书中描述了麦凯恩的英勇不屈,但是说麦凯恩被捆绑了4天,每隔几个小时就受到殴打,他的胳膊被打骨折,最后他签字悔过并在录音中承认犯下战争罪行。不过裴信2000年在网络论坛上发帖说,没有任何美军战俘在越南中被用过刑。

出于反对共产党一党专制的立场,裴信对于中越两国关系的前景并不乐观。他的主要希望是中越两国共产党能够改革实现民主化。他说他十分关注中国民主运动,很高兴看到中国体制内部有人显示了思想转变。

他特别提到曾经担任解放军空军政委,现任国防大学政委的刘亚洲,说刘亚洲能够认为美国是学习的榜样,显示了中国民主化的希望。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