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花学运两周年:迈向新公民崛起社会

  • 2016年 3月 18日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发生于2014年3月18日的“太阳花学运”对台湾政治发展产生深影响。图为当年抗议的学生在立法院墙上喷漆“当独裁成为事实,革命就是义务”。

两年前3月18日,一群学生闯进台立法院抗议服贸协议强硬被国民党通过,掀起“太阳花学运”,就此改变政局。

服贸带动反抗

事发当时3月17日,国民党团与民进党团正在立法院审议与中国的服务贸易协定。虽然该协议的内容正当性在台湾屡屡发生争议,但国民党凭着强势的委员人数优势,准备正式通过,也跟在场的民进党团发生推挤。

混乱当下,时任国民党立委的张庆忠抓住发言机会,利用30秒的时间自行宣布服贸协议已超过3个月审查期,应当视为“已通过”。一个关乎台湾人民利益的重大条约,就在一阵兵荒马乱下成立,张庆忠也就此被戏称为“半分忠”。

此时,在外头抗争的学运团体“黑色岛国青年阵线”以及民运人士接获消息,皆感到震惊。学生们也在隔天袭击式翻墙进入立法院占领,高呼“退回服贸”口号,展开长期抗争,也揭开了“太阳花学运”的序幕。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3月18日事发当天,记者摄于凌晨,仍有不少学生趁着当时警力稀少,翻进立法院内,但随后许多人在里头待到4月10日才出来。

长达23天占领

这场学运是台湾1990年“野白合学运”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学运,在事发的第二天,随即吸引了全台各地的人士前来声援。许多学生或坐或卧,聚集在一起,并且自发性地排班监视周遭,以免警察突袭立法院。在活动的初期,立法院周围弥漫一股肃杀之气。

其中,学运透过网路的迅速串联,让学生们之间的沟通管道异常顺畅,行事迅速。冲击力大到连台湾政府都无法想像,当时纷纷指责这些学生是“网军”,却也逆向造就了新名词“婉君”(网军的谐音)。

随后在3月23号,大批学生跟抗议人士突袭附近的行政院,并一度占领为第二个政府机关,但是警方也在隔夜凌晨强势驱离,许多学生遭到逮捕或是受伤。这场“强势驱离”引发许多人士批评,警察更被指控对手无寸铁的民众施加暴力,至今仍是有许多争议未解。

3月30日,在学运团体的号召下,数十万民众走上街头,向当时的马英九总统及行政院长江宜桦抗议。最终,在当时的立法院长王金平的斡旋,跟学生承诺在达成社会共识前“先不审服贸”,学运团体决定“和平撤出”立法院,结束为期23天的抗争。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在学运发生的隔天,记者站在天桥上拍摄立法院,后门已经挤满了SNG车还有从各地前来声援的“反服贸学生”。

主宰两场大选

随后,这场的学运在台湾起了推波助澜的效用。国民党在台湾的声势大幅下滑,并让年轻人普遍对国民党产生不好印象,增加了选举投票意愿,2014年11月的“九合一”县市长大选,国民党大输,当时甚至号称迎来“1949年迁台以来最惨的败仗”。

“太阳花”的效应也让许多“第三势力”政党出现,无党籍的柯文哲,更是从这一波效应中脱颖而出,标榜“超越蓝绿”,并以网路平台打选战,最终以悬殊差距击败国民党籍推出的台北市长候选人连胜文,成功入主台北市府。

而在2016年总统大选,当年2008年上台的政治明星马英九及国民党,宛如失了势,在大选中惨败300多万票。创下国民政府迁台以来执政中央与国会都是在野的新局面,身兼国民党主席的总统参选人朱立伦更为此引咎辞职。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当年投身太阳花学运的律师黄国昌,在2016年的国会议员大选中击败对方,当年趁机翻进议会,如今是正当走进议会。

领袖投身政界

当年太阳花学运的政治人物,在随后也纷纷投效政治圈。其中在学运里的三大重要人物之一的黄国昌,更是成为台湾新政党“时代力量”的党主席,并在2016年的国会议员选举中击败深耕20多年的国民党敌手。

台湾独立音乐的知名乐团“闪灵”主唱,当年积极参与学运支援的Freddy,也以本名“林昶佐”投入国会议员选举,最后击败对方。

当年学运的领袖人物林飞帆与陈为廷,至今也活跃在台湾社运圈中,林飞帆更在3月中前往欧盟议会,分享台湾民主的进程。而这场活动也让年轻人开始积极参与政治,2014年及2016年,有不少年轻人纷纷投入县市议员及立法委员的选举。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当时的学运团体号召在3月30日上街向当时的马英九政府抗议,该团体声称有数十万人参与这场游行。

公民意识崛起

回顾这一场改变台湾民主政治的学运,虽然当初是因为服务贸易协定的签属争议而引起,但背地里其实是年轻一代长期对政府的失望,公平正义不能落实等,最后在“服贸”这个引爆点引爆,但也点燃了原本对政治冷感的年轻世代,积极参与国家大事,促发“公民意识”。

这样的公民意识,也间接影响到台湾隔壁的香港,在2014年10月时,香港也发生了“占领中环”的行动,数十万人露宿在中环,要求香港政府“普选特首”。这样的行动也间接让台港两地的社运人士有了交流。

而当初因为服贸协议无法通过而持观望态度的中国,在学运发生后也调整了对台湾政策的力道。当初学运团体坚持“先立法,再审查”,也将在2016年的新国会举行“两岸监督条例”的立法,往后台湾与中国签属任何协定,将会有更严密的机制。

回顾两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翻墙占领,居然变成惊天动地历史留名的学运,这恐怕是当初国民党跟民进党也料想不到的。纵使民进党在这一局中取得优势,并顺利取得执政权,但它可能也要谨记,若是哪天政策倒行逆施,人民还是会有可能突袭“取回属于人民的议会”。

(责编:路西)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