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店长爆“被失踪”内幕 香港各界反应

  • 2016年 6月 16日

刚被中国当局释放的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周四(16日)向媒体披露自己被捕过程,他指责中国政府的做法违反“一国两制”。

今年61岁的林荣基为书店被捕5人之一,除了股东桂敏海,其余4人已获释返港,林荣基是最后一人,也是唯一一位愿意公开事件经过的当事人

在记者会上,林荣基说自己2015年10月24日被他所称“中央专案组”带走。

他还说,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是被中国执法人员“跨境执法”从香港捉拿带走的。这与李波本人说法不同。

林荣基透露,返港这两天才知道香港有数千人曾经为铜锣湾书店事件游行,令他决定公开事件来龙去脉。

林荣基强调不会寻求政治庇护,也不会返回内地。至于北京是否有破坏一国两制,他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铜锣湾书店事件发生后,香港曾发起游行。身在内地被软禁的林荣基一直不知情,返港两天终于可以自由地上网浏览,令他决定公开交代事件。

书店其他职员仍然在内地,他希望北京能善待他们,又认为铜锣湾书店各人的经历,已证明中央有否违反一国两制。

林荣基表示,这两天有很大感触,认为香港人要站出来向强权说不,他又说自己是香港人,不需要政治庇护。

被问到是否有话跟行政长官梁振英说,林荣基表示,向对方无话可说,还认为从事件中知道,香港政府不是坐在香港人的一边,并无保护他们,他不会报警求助。

林荣基表示,有内地人员在他返港前提醒说,要向香港警方表示不需要提供协助,以及不可以接受采访。

香港政府随后也对这场记者会发表声明,说警方正主动联络林荣基本人了解,并会作出适当跟进。

港府还回应了林荣基提及的“一国两制”,说“香港以外的执法机关,包括内地和海外的执法机关,在香港无权执法。所有香港境外的执法人员如果在香港执法,是违反香港法律,及不能接受的。”

各界反应

香港全国人大代表兼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主席叶国谦表示,香港人关心是否有内地人员跨境执法,不过林荣基在过关到内地时被拘捕,加上他寄禁书及带书到内地,触犯内地法律。

叶国谦认为这属于另一个问题,不觉得事件存在违反一国两制及基本法,他亦认为是一个阶段性结束。

公民党党魁梁家杰表示,若林荣基的说法属实,反映出一国两制受到严重侵害,泛民会在下星期立法会大会上提出紧急质询,以及约见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及相关官员讨论事件。

他又质疑当局是否早前已经知悉事件。

全国人大代表田北辰表示,对于林荣基的说法感到震惊,会去信人大常委办公室了解。

另一名全国人大代表叶国谦认为,林荣基触犯内地法律,在深圳被捕,暂时看不见内地部门有跨境来港执法。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蒋丽芸表示,铜锣湾书店事件不会动摇香港人对一国两制的信心,一般守法的公民不用担心。

蒋丽芸说,香港有出版自由,在香港卖书不会违反内地法例,问题在于相关书籍有否于内地销售。

她又表示,要了解两地的通报机制如何运作,才能详细评论事件。

对于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交代在内地被扣押过程,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钟剑华认为,林荣基巨细无遗披露细节,差不多确认了越境执法的存在,很难否认,内地当局也无依据宪法处理,是严重冲击一国两制,对香港人信心造成负面影响。

对于林荣基指出,内地人员要求他们交出铜锣湾书店订书读者的资料,钟剑华指,书店是合法经营书店,有关人员无法律授权,香港也有法例保护个人私隐,这是犯法行为,这些买书的人会否受迫害值得关注,有关人员用什么权力,践踏香港人应有保障。

钟剑华又认为,事件亦也害中央政府的国际形象。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事件显示内地破坏一国两制,部分官员对一国两制已经失去耐性,为执行任务而将一国两制搁在一边。

对于林荣基表示,带走他的人来自“中央专案组”,刘锐绍表示,“中央专案组”一向存在,但有别于公安部门,也并非公开,而是按领导人个别需要下随机成立,外界无法知道专案组来自哪方面的授权。

刘锐绍又估计,调查书店事件的“专案组”人员很大可能是源于领导人特别指派有政治任务,希望掌握更多材料,顺藤摸瓜得悉具威胁的内容,加以防范。

“有导演有台词”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他们给了我台词,我得照着念。如果我不严格按照台词(念),他们会让我重新来过。”他说。

林荣基指责北京政府违反一国两制,并说他们在今年2月的电视认罪“都有导演都有台词”。

“他们给了我台词,我得照着念。如果我不严格按照台词(念),他们会让我重新来过。”他说。

现年61岁的林荣基于去年10月24日“失踪”,铜锣湾书店的其他四人,桂民海(央视称桂敏海)、李波、吕波及张志平,自去年10月至12月期间相继“失踪”。

今年,这五人先后在中国媒体上现身承认控罪。五人被指“非法经营”书店,在大陆售卖“禁书”。之后书店人员相继返回香港。

6月14日,香港警方透露当天上午与失踪多月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会面,林荣基要求为其失踪案销案。林荣基表示不需香港政府与港警的帮助,并对失踪详情三缄其口。

目前,书店的股东桂民海则仍被中国扣留。有报道说桂民海被收押于宁波一间拘留所,家人正寻找律师。这显示他可能要面对司法程序。

“精神折磨”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林荣基指他是在深圳过关时被带走后。在深圳的拘留所逗留一天后,被带走到宁波。他坐火车的13、14小时期间,全程眼睛被蒙着。

林荣基指他是在深圳过关时被带走后。在深圳的拘留所逗留一天后,被带走到宁波。他坐火车的13、14小时期间,全程眼睛被蒙着。

由去年10月到今年3月,林荣基被关在宁波的一个房间内。林荣基说:“在一个200多平方英尺到300平方尺的空间(约17到27平米)(被关)24小时。2人一组,6组人员24小时轮流来看管着我。”

林荣基说,虽然那里有医疗及睡觉的地方,但在宁波期间受到巨大的精神折磨。 “他们美其名我是被监视居住,我连行出一步半步都不能,我只能日日看着天空,孤立无援。”

林荣基指,房间的一些布置及设备有防止被拘人士自杀的作用。 “(房间内)全部垫了软胶,所有书桌椅子都包了软布,水龙头用软胶、胶纸包好,怕那些被拘的人士发疯自杀。”

“他给你的牙刷是很小的,有一条尼龙绳。你每一次刷牙,有个看守的人拿着尼龙绳的另一边,你刷完后就要把尼龙绳给他。他怕你吞下牙刷自杀。”

他说,在宁波逗留期间,在房间曾接受“提审”20至30多次,每次长约30至45分钟。

“这么大的一个中国政府,可以对一个书商,(只要)认为他违反中国法律,就可以这样对待他。”

林荣基说,3月后,他被转移至韶关,他形容情况有改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