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台湾婚姻平权法案续审 正反两方“难有交集”

台北济南路上“挺同”人士挥舞彩虹旗(台湾中央社图片26/12/2016) 图片版权 CNA TAIWAN
Image caption 正反双方成千上万群众早上齐集立法院外为“婚姻平权”立法表态。

台湾立法院再度审理《民法》修正案,希望向亚洲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地区更近一步,但民间正反声音交锋仍然激烈。

台湾身为全亚洲“婚姻平权”领跑者,日前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员会审查《民法亲属编修正草案》,拟将同性婚姻合法化。

11月17日审理时,立法院外赞成反对双方集结发生冲突,委员们为避免社会撕裂决定暂缓,先召开两场公听会,共识是希望周一(12月26日)将法案送出委员会,交付立法院院会二读。

据台湾媒体报道,支持与反对这项立法的团体周一早上聚集在立法会外两侧表态,人数超过1万,警方出动1200人维持秩序。

光谱两端——推动修法的立法委员与反对的护家盟成员——均称和对方“讨论难有交集”。到底他们各坚持什么?

大力推动修《民法》的国民党立委许毓仁对BBC中文网说:“同志议题是价值观的议题,没有所谓的是非对错,是社会价值观的展现。”

严正反对修法的民间团体──台湾宗教团体爱护家庭大联盟(护家盟)秘书长张守一说,护家盟“没办法认同同性的性行为,因为他伤害了器官,这是对器官的误用”。

张守一对BBC中文网说:“我们承认同志客观存在,但不能认同。我们一路以来反对的是同性恋的文化,意识形态的推广,我们反对用法律来保障他们的意识形态、文化。”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11月17日反对修《民法》的群众聚集在正在审理法案的立法院外手持标语表达抗议。

护家盟认为,修《民法》是修“大家的法律”,不只是同志能不能结婚这么简单。而攸关2300万台湾人民的法律,13位司法法制委员会审查就能决定,“这种作业方式不是一个民主法治国家应该有的,尤其是这么意见对立,不应该贸然在立法院闯关。”

许毓仁身为被视为立场相对保守的国民党的党员,这次和执政党民进党的立委尤美女携手,大力推动婚姻平权法案,婚姻平权草案在立法院获得跨党派的支持,他认为这凸显同志权益是一个没有党派、没有意识形态的价值。


《民法》修正什么?

拟新增“同性或异性之婚姻当事人,平等适用夫妻权利义务之规定”的条文,保障同性婚姻权益。并修改部分《民法》条文,将“夫妻”、“父母”、“养父母”等异性恋用语,修改为性别中立的“配偶”、“双亲”、“养亲”等等,落实婚姻平权。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下一代幸福联盟号召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民众身穿象征“光明正面诉求”的白衣,手持大会发放的标语,11月17日同婚法案审理时,聚集在立法院外抗议。

张守一强调护家盟反对同婚“是经过客观分析,不是基于宗教立场”。

他表示,修正案通过后,会对传统伦理关系造成冲击,家庭称谓将不再有父母夫妻的称谓,小孩不知如何称呼父母。媳妇、女婿等也将不复存在。因此没有经过充分讨论就执行,是非常不妥当的。

许毓仁多次公开反驳此论述,表示“法律称谓改中性用词并不会影响生活,因为大家不是法律规定才称爸妈为父母,若真这么在意称谓被拿掉,修法技术上可改为‘双亲或父母’、‘夫妻或配偶’,把父母、夫妻等字加回去。”

性别教育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台湾自2004年实行《性别平等教育法》,在中小学实施反性别歧视教育。

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今年稍早时公布的《台湾社会变迁基本调查》显示, 2015年认为“同性恋者也应该享有结婚的权利”的同意与反对者比率各为59%、41%,而且高等学历、年轻族群的支持率更高超过80%。

护家盟对于“年轻族群对同婚支持度高”的现象提出看法,认为这是台湾自2004年实行《性别平等教育法》的“后果”。

张守一对BBC中文网称,《性平法》在校园推行后,在没有学术验证之下,让孩子以为性别呈现光谱分布、是多元的,“让小孩子以为同性恋就是搞错性别的,所以尊重同性恋者就等于性别平等”,因此“造成年轻一代对婚姻平权的接受度高以及对婚姻平权产生误解。”

对此许毓仁则认为,教育的义务应该是让学生知道这世界上有各种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选择,要懂得如何与不同的人相处,而不是接受单一的世界观。

修《民法》或立专法?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3年美国马萨诸塞州通过法律同性婚姻合法。图为马州其中一对结婚的同志伴侣。2015年6月26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宣布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

反对修《民法》的人士所持的其中一个论点是“立专法”,即订定一个“伴侣法”来规范同志族群的权利义务。

对此,立法委员许毓仁对BBC中文网表示,立特别法、专法的情况是“优于基本法”,例如保障残障人士、原住民的特别法。但同志既不是特殊种类,也不是次等公民。

许毓仁反问:“说要立专法的人难道是觉得同性恋优于异性恋?”

他认为,持立专法的立场来反对修《民法》的人,心态是“恐惧同志本身”大过于“想要解决问题”。他不满提倡立专法阵营迄今没有提出专法草案。

护家盟是立专法的一方。德国的《同性伴侣法》是最常被提及的专法案例。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支持修改《民法》合法化同性婚姻的人认为,台湾不需要走欧美国家先立专法再修法的回头路。

但许毓仁表示,德国为同志族群立专法十多年来,产生许多专法不能解决的问题,上百件案件仍堆在法院待审,德国联邦宪法法官苏珊‧贝尔(Susanne Baer)也表示,根据德国经验,不建议台湾立同性伴侣专法。

张守一对于立专法的立场明确,当记者问到在对同志议题表态后很常被问到的问题:“如果你的下一代是同志你会怎么做?”

张守一说,“如果我的小孩是同志,我会告诉他不要去动《民法》”,因为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解决同性伴侣权利义务分配问题,“为什么一定要动到一夫一妻的《民法》?”

护家盟认为,“婚姻制度是自然生儿育女的需要,所以需要一个法来保障。”有生儿育女的家庭是这个社会根本。

社会歧视?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台湾每年都举办同志游行,规模为亚洲最大。但台湾社会是否不再歧视同志?

“台湾社会是否歧视同志族群?”对此,张守一回答得很直接:“现在我们都感觉不出来。人际关系、语言、文字、广告,都看不到任何一点点的歧视,反过来是他们有霸权。”

张守一认为,现在说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人反而会被贴上负面标签。说我们“政治不正确”,我们现在是“被反向歧视”。

许毓仁则认为,要是连规范道德行为的最基础──法律──都没办法保障同志权益,那永远都会处于“社会接纳你,但你不能结婚”的状态,社会还是没有一个根本的标准。

立法进度

图片版权 HSU YUJEN
Image caption 婚姻平权法案委员会初审通过后,许毓仁(图中)与民进党、时代力量立法委员一起到立法院外,在挺同婚群众面前发言。

12月26日若能将法案审完送出委员会,还不代表台湾的婚姻平权法案完成立法。根据程序,法案出委员会后,将在院会二读,全体立法委员们会在院会中对法案进行审理及修改。要三读之后才算完成。

许毓仁向BBC中文网透露他的担忧,部分立委可能因为同志议题的社会争议过大,选择缺席院会,可能就会变成少数出席、少数表决通过的法案,也可能引起争议。

反同婚团体数日前已经号召支持者当天到立法院外表达诉求。许毓仁也担心委员会审理会再次如同上次因场外冲突过剧而暂缓。

许毓仁说:“不确定法案能不能在未来一年通过……上一届法案连送进委员会都没办法达成......这次已经又往前进了一步......每一次的讨论如果都能更接近问题的核心……只要社会有进步、有讨论,我觉得都是好的。”

如果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与我们联系: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