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台湾高中何以误踩“纳粹红线”?

扮演纳粹德军的新竹光复高中师生(23/12/2016)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光复中学高中部学生以纳粹党为校庆变装巡游主题,引起舆论大哗。

台湾新竹光复高中师生在校内游行上装扮成纳粹德国的军队,并仿效姿势,引起喧然大波

事件曝光之际,英国知名市场研究机构益索普(Ipsos MORI)公布了“2016年全球无知国家排行榜”,台湾名列第三,引起岛内媒体广泛关注。光复高中事件的发生让讨论更见热烈。

如此“误判”到底是偶然,还是有迹可寻?贴近青少年群体的立法委员对BBC中文网记者指出,可趁此机会推动讨论,让大家弄清“界线”所在。

一连串的错误?

在这次事件中,光复高中一群师生不仅直接大方地举满纳粹旗帜与党徽,还登上纸箱做的坦克车,高举右手,行纳粹礼。

主持还用调侃语气称:“希特勒来了!赶快敬礼!不然坦克车压过你们!送你们进毒气室!”

事件曝光后,不只总统府大怒,成立专案小组调查,当时校内行政人员也一律送行政处分,以色列与德国驻台代表处也双双发文,谴责台湾教育界出现这样的“憾事”。光复高中更是被许多台湾人批评“办学不力”,“出现大瑕疵”,已然成为了台湾“出尽洋相”的代表。

从当初学校到老师到学生,全都出现一连串的情势误判。最终,光复高中发表道歉声明,校长请辞,连同教育部的“优质高中”认证与200万新台币(6.2万美元;43.01万元人民币)也被一并撤销。

图片版权 CNA TAIWAN
Image caption 光复中学校长程晓铭事后引咎辞职。

二次大战期间德国纳粹党大搞“种族净化”是一场人类悲剧,但台湾的学校教育往往以考试高分为“绝对前提”,对于历史也只要求死记硬背年代、人名。事件发生的前因后果、对人类历史的影响,往往没有多加着墨。

不光是西洋史,中国史与台湾史的教育也面对同样问题,学生往往只记得人物与事件,无法真正融会贯通。目前在台湾讲学的前中国民运领袖王丹也在脸书上发文感叹:“事件苛责的对象应该是历史老师与校方”。

教育部长潘文忠星期一(12月26日)表示,这次的事件是很好的教育机会,教育部将多做努力。

时代力量党立委,长年倡议台湾历史“转型正义”的闪灵乐团主唱林昶佐对BBC中文网记者说,这个事件要探讨的,是这些老师与学生“游行表演”的初衷为何。

林昶佐指出,欧洲国家在音乐或是艺术表演上都允许纳粹图腾出现,提到纳粹不是不对,而是国家应该设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可以使用,不是一竿子打翻说纳粹绝对不行。

他认为新竹光复高中这个例子有很多层次,可以探讨台湾人民该怎么样形容“纳粹”才不会涉及再度伤害历史,但最糟糕的一种层次就是认为“这个案件根本没什么,开开玩笑都不行吗?”的一种人。

除了纳粹,这家高中也有拿台湾历史悲剧“雾社事件”来调侃,并且高喊“恢复中华”,但林昶佐认为学校整个历史时间点搞错,完全不了解。

他也感叹,台湾在历史教育的反思上都不够精密,以至于不懂得如何解释历史下,“大家是要把很多事件还原,好好讨论真相,才会知道彼此的界线在哪里”,也才会有所谓的“民族尊重”。

谁之过?

纳粹党从1933年统治德国至1945年,在希特勒(Adolf Hitler)主政下,力行对犹太人、波兰人与俄罗斯人的"种族净化",受害者至少超过1500万。

二战后,德国将纳粹的各种图腾与国旗列为绝对禁忌,在其他欧美国家也被列为禁止宣传。但也有不少人认为扮演希特勒不是太大的问题,不过一定要是反面观点,不能有歌功颂德,甚至致敬的动作。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数以百万计犹太人等非日尔曼人丧命于纳粹德军的“净化”政策之下。

然而,也许在台湾历史教育上,对于领袖崇拜等,早就不是新闻。

现任台湾驻德国代表,曾留学德国多年的前东吴大学德文系教授谢志伟,就在脸书上撰文批评,说台湾会发生光复高中这样的憾事,是因为这些教育者本身就在台湾戒严威权时期成长,把“党国教育”的忠诚灌输在下一代身上,学生只是“受害者”。

他认为台湾除了要跟以色列及德国政府致歉,还要找出为何会有这样的教育份子没有重视“国家暴力”,并强加在学生的情形。

谢志伟教授感叹,“纳粹阴魂还未散,就在台湾”,许多台湾老一辈跟纳粹一样,把国民党党旗当作国旗在挥舞。

他最后总结台湾历史上的“偶像崇拜”,例如过去蒋介石担任总统时,满街的中正路、中正公园,甚至蒋介石死后还有纪念堂,都是台湾人对自己历史反思不够的结果,因而到最后拿了别人的历史悲剧来当校内游行节目内容,是非已完全颠倒。

并非想象严重?

光复高中事件爆发后,也有疑似该校学生在脸书上留言喊冤,表示这样变装纳粹及希特勒的活动纯粹是为了反讽希特勒,藉此反省历史。

但如果是反讽,出现类似“纳粹致敬”的动作似乎显得不应该,主持人说“把你们通通送进毒气室”等发言也看不出有反省历史的感觉,值得商榷。

只是也有意见认为整件事情已开始“无限上纲”,校方遭到连串“整肃”;反对者质疑,《中华民国宪法》保障言论自由,阐述“钓鱼台属于日本”、“南京大屠杀不存在”、“天安门的屠杀是虚构”等都不会被追究,但台湾政府担忧带给欧美政府不良印象,结果矫枉过正。

无论是中国大陆文革时期的毛泽东,冷战时期的苏联斯大林,前南斯拉夫,又或是回溯到几百年前清朝残酷屠村等,历史上的许多人类悲哀,都适合透过“思考历史”的教育,让学生们更加了解。

只是,如此事情在一群“无知”的高中生与“天真”的学校误踩红线引起轩然大波后才或许会开始被讨论,或许正如谢志伟所感叹,老一辈台湾人的心目中都存在“纳粹”,所谓的历史反思教育或许还没有真正开始过。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学者质疑国民党政权迁台后曾长期推行的“威权教育”让台湾人对“国家暴力”变得麻木。

如果您对这篇分析文章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与我们联系:

网友留言

台灣對二戰的日本也很崇拜

佚名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