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独立网媒群起 众筹集资是否香港媒体新出路?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众筹是否香港媒体的出路?

香港新闻自由排名连年下跌,传统媒体如报纸、杂志停办消息不绝于耳,香港媒体步入寒冬已成既定事实。不过,近几年也有不少有心的新闻人利用众筹(Crowd-funding)方法建立非牟利、独立的新媒体,誓要力挽狂澜。

香港最新的网络媒体是由十位资深新闻工作者创办的“众新闻”,创办人包括《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去年4月突然被解雇的《明报》执行总编辑姜国元(笔名安裕)等等。

其中一位创办人、前台湾《苹果日报》网路中心总监李月华说:“触动我们一班资深的新闻界的同业去谈论(做)这件事的,就是刘进图2014年被袭击受伤,当时感到非常震撼。”

“我们是与他同期前后入行的同业,到医院去探望他。探病的时候,大家谈论当时新闻界的情况都感到很忧心,开始谈论有甚么东西可以做。”

言论两极化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李月华说,刘进图受袭、姜国元被裁,是”众新闻”创立的原因之一

刘进图被袭震动香港社会,不少人认为这宗案件直接冲击新闻自由。不过,李月华表示,香港传媒环境还有其他让人忧心的迹象。

“现时媒体立场上南辕北辙,但不是越来越多元……新媒体的发展、传播方式的改变、社交媒体的盛行,大家只会听自己喜欢的声音。”

“众新闻”希望能成为一个呈现不同声音、立场的平台。“你可以不喜欢听(某一些声音),但你有机会在这平台听到、看到不同的声音。”

悬红变启动基金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外间认为,刘进图2014年被袭与《明报》的报道有关

刘进图遇袭后,他的大学同学筹款悬红逾60多万缉凶,凶手其后落网并被判刑,这笔款项最后变成“众新闻”的启动资金。

显然这笔款项并不足够。“众新闻”计划将会开展众筹计划,筹款500万元。另外,当运作上轨道后,“众新闻”希望能吸引订户,每月缴费支持运作。

“第一次众筹,支持你的机会大,当你过一会又再众筹,我们判断(市民捐款的)意愿会下降。”

“令人觉得值得付钱”的内容

不过,读者不愿为数码新闻付费是全世界通行的现象。根据英国牛津大学路透新闻研究所去年进行的研究,英语世界平均只有9%读者愿意为网上新闻付钱。

而且,香港免费的网络媒体多的是,“众新闻”凭甚么可以让读者乖乖掏腰包付钞?

李月华说,“众新闻”未来的方向是希望建立“令人觉得值得付钱”的内容。“众新闻”将会资助“公民记者”,让记者进行深入报道;亦将会发展数据新闻,利用大数据疏理社会全貌。

图片版权 HKCNews
Image caption “众新闻”网站首页

另外,她亦指“众新闻”对比其他香港网媒有自己的优点。

“(编采团队)组成很单纯,整班人的背景历练都是做新闻。我们十个发起人当中有来自不同媒体,有电台、电视、报纸,亦有学者。”

“我们汇集了这么多经验的人,他们对新闻的判度,其实是准绳的……这班资深的人去提供一些有深度的perspective(视野)。”

专注调查报道的传真社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FactWire发起人吴晓东

曾担任电视记者多年的吴晓东是另一位另辟蹊径的传媒人。2015年,他发起众筹计划,向香港人筹款创立专注调查报道的传真社(FactWire),首轮众筹一举筹得400多万,平地一声雷。

吴晓东说:“FactWire不是一个传媒,它是一个新闻机构(News organisation)。”

香港传媒──不论是传统媒体或网络媒体──已呈饱和状态,而各种媒体各出奇谋,希望透过高点击率吸引广告,维持收入。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其他传统媒体也跟随FactWire的报道

传真社则反其道而行。它的定位是新闻通讯社,目标是向媒体提供公正、不偏不倚、准确的调查报道。吴晓东说:“FactWire很集中、专注工作……不需要浪费很多时间做一些日常新闻。作为一个媒体,媒体需要填满很多广播时间,报纸网站需要不断滚动。”

香港大部份的传媒老板是商人,其中不少在中国大陆亦有生意、业务,这些利益或会影响媒体的立场。吴晓东认为,传真社靠3300位香港人成立,不会受广告利益、老板立场左右。

他自己不在传真社编采人员之列。他希望能透过这样的架构,令传真社真正独立──连他自己亦不能干涉编采方针及日常新闻运作。

做全球第四大的通讯社

只有十名成员的传真社在短短十个月内,做出有目共睹的成绩。它独家报道多宗本地新闻,包括台山核电厂的安全隐忧、拟在香港西九文化区兴建的故宫文化博物馆设计师早在项目宣布前已开展设计工作等。

传真社率先报道新加坡退回中国制造的地铁列车、新加坡装甲车在香港被扣查等消息,不少国际媒体亦跟进报道。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FactWire率先报道香港政府扣留新加坡的装甲车

吴晓东说,去年3月第一次与十名传真社记者见面,他对他们说,三个月内要有第一篇报道、半年内建立公信力。

传真社第一篇报道在5月“出街”,吴晓东与传真社的记者紧盯电脑萤幕,观察其他媒体会否转载传真社报道。“见到即时新闻立刻转载,一间两间三间四间,慢慢全香港所有主要媒体的即时新闻都爆出来……我自己很惊讶,原来(我们)真的可以做到。”

“每一次报道出来,捐款就会飙升。”吴晓东对财政状况非常有信心。除了已发起第二次众筹外,今年传真社会向传媒用户收费,他认为传真社未来运作会是可持续的。

吴晓东的眼光很远大,下一个目标希望在欧洲设立分局。他的“终极梦想”是收购香港一两间主流传媒、令它们变成非牟利的媒体。

“传真社当时众筹的时候,已说明它要做第四大通讯社。美联社、法新社、路透社,之后希望便是传真社。”

英文网媒——自由新闻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HKFP在2015年成立

对比中文传媒,香港英文传媒明显较少选择。英文传媒中,最有影响力是《南华早报》,不过一直都有批评指《南华早报》已“染红”,立场越趋保守。自《南华早报》去年易手阿里巴巴后,坊间更加担心《南华早报》的编采自主会受影响。

英文网媒香港自由新闻(Hong Kong Free Press; HKFP)在2015年6月开始运作,是香港首家通过众筹而成立的传媒。HKFP创办人Tom Grundy认为, HKFP的出现有助打破香港英文媒体的闷局。

Tom Grundy说:“英文媒体需要多样性、有一些竞争。《南华早报》现时由中资企业阿里巴巴持有,大家都某些报道、及他们的社论都有疑问,譬如《南华早报》通过神秘渠道访问赵威(709大抓捕中其中一名被捕的律师助理),就如去年我们看见从中国的认罪视频一样。”

“在新闻自由方面,有另一家英文传媒出现是让人欢迎的。”

国际关注及少数族裔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HKFP创办人Tom Grundy

Tom Grundy认为,正正因为英文传媒数量不多,HKFP有其独特的生存空间。“自占领(中环)后,我们看到不少新的网上媒体。我们成立后,还有更多网媒出现。不过,英文传媒方面还是没有新的网媒出现。”

“HKFP不只是西方人而设,还有(香港的)少数族裔……尼泊尔人、印度人等。”

Tom Grundy指,不懂中文的市民越来越难以明白香港发生的事情──官员回避、甚至拒绝以英语答复问题、不少政府新闻处发的新闻稿只有中文版本等等。

香港虽然自称国际都会,不过广东话仍是主要语言。Tom Grundy认为,英文传媒都香港这城市还是非常重要。

“我们能接触到全球读者,我们能向全世界讲述香港故事……国际注视(香港)是重要的。”

前景未明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香港传媒面对不少困难,包括自我审查、纸媒衰落等等

李月华说:“很难看得透(未来传媒的发展)。再由一间大企业、大机构聘请很多人,这个年代已经很艰难。”

“我会见到很多独立、很专注某一范围的媒介会出现……现在有几百人的机构会否裁员,机会是大的。”

由众筹成立的网媒或许是另一条出路,但香港公民社会再强大,面对不同媒体的众筹可会变得倦怠?假如传统媒体一间一间的倒下,这些小型、独立媒体能否吸纳众多的新闻从业员?

不过,吴晓东认为传统媒体不会完全倒下。香港的传统媒体由大财团持有,而传媒对大财团来说,有其影响力及特有价值。

“直至(媒体)失去影响力,才会关闭。”

科技进步,加上社交媒体盛行,成立传媒机构成本大幅下降──而开创网上媒体的浪潮,看来未会遏止。

您对这篇报道有什么看法和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