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全中国最大同志交友平台Blued创办人耿乐出柜前后的“双面人生”

中国最大同志社交平台Blued的创办人耿乐接受BBC专访,分享他如何从一位警察,成为粉红经济代表人物,他多年来不敢出柜,也试过结婚,过着"双面人"的生活。 图片版权 Blued

39岁的耿乐(原名:马保力)见证了中国多年来同志运动的发展,现在他是中国粉红经济的代表人物,创立了一个全国最大的同志交友平台Blued。

他接受BBC中文网与BBC《Outlook》的访问时坦言,这过程崎岖漫长。

他本来是一名已婚警察,在外人眼中,他的前途可谓一片光明,但背后,他隐藏着自己是同志这个秘密多年。

他只能靠经营同志网站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网站经营初期不停受当局打击,经营并不顺利,他一度曾想过自杀。

也因为这个网站,他几年前突然出柜,令他一度失去了工作、妻子、亲友。

但经过多年努力,他的理想终于受到认同,网站变成了全国最大的同志交友平台,他摇身成为中国粉红经济的龙头。

曾经他认为同志是变态

他对BBC说,他小时候开始,便察觉自己喜欢同性,“喜欢过体育老师”,但当时中国社会仍然是十分保守。

他查阅了有关同性恋的资料,都形容为一个"精神病",他也以为同性恋是“变态”。

不过,他知道自己并非全世界中唯一一个同志,他忆述曾经在公共厕所里,看过一些相信是同志留下的字句和邀约。

“当然我都不敢去。”他声称没有去见过,但就知道中国内还有其他同志存在。

他曾经见过一些医院提供“变直”服务,那些“病人”会看同性恋的色情片,如果生理有反应时,便会施以电击,企图令他们不会对同性有任何生理反应。

“这些听起来太恐怖,我都不敢去。”耿乐说。

但后来从网上看到外国的新闻,得知“同性恋”在科学上并不是精神病,有美国机构指5%至10%的人口是同志,他如释重负,才接受自己是同志的事实。

他少年时代,没有甚么同志的朋友,秘密只能放在心底里。

图片版权 Blued
Image caption 此为耿乐小时候与父亲的合照。耿乐此前曾经为出柜事件与父母关系恶劣,但现在关系改善,耿乐相信倘有机会,父母愿意出席自己和伴侣的婚礼。

一个“双面人”

老家在泰皇岛的耿乐称,小时候家里很穷,他发奋读书,成绩优秀,在班中也是一个领导人物。

中学毕业后本来想继续念书,但碍于家里的经济压力,他16岁便加入警察学校,选择当一个警察。

他不讨厌当警察,觉得这个工作很有挑战性,也有伸张正义的使命感,在社会上备受尊重,加上福利比其他工作优胜,他不抗拒继续当警察,还得到赏识获晋升机会。

但他注意到自己和同事,是有决定性的差异。

警察是一个阳刚的行业, “同事们都在喝酒、玩摩托车,讲女人,把同性恋说成变态。”他不敢对任何人出柜,换来的是很多人都跟他介绍女朋友。

他不愿意出席相亲,因为他“有点怕”女生。

他绞尽脑汁思考怎么面对这个社会派下来的任务,一度网上征婚,希望找到一个女同志,与他“形式婚姻”,不过不成功。

倒是在机缘巧合下,经朋友介绍下认识了一位女性,愿意与他“假婚姻”,结果在父母、亲友、同事前,他是一个已婚的“正常男人”。

在2000年互联网开始盛行的年代,他用自己在当警察的收入,创立了同志网站《淡蓝网》,分享他的想法、故事,再逐步分享国内外有关LGBT的新闻。

他说网站上的留言版,有时候一天可以有数百则留言,他都会乐此不疲地逐一回复,但他感受到留言中的悲哀,也感受到内心的孤独。

但正正是因为有这个网站,他才找到真正的自己,以“双面人”的方式生活,不怕面对现实中,埋藏着“不能说的秘密”的孤独。

那时候,他一边经营网站,一边当警察,在秦皇岛与其他城市两边跑,也弄到他自己觉得很累。

图片版权 Blued
Image caption 耿乐说2012年前,他从未对家人和同事们出柜。

“意外”出柜 工作家人双失

可是那数年,网站发展停滞不前,令他十分迷茫,他一直靠警察收入维持网站和生计,所以十分希望有人投资、卖广告。

当时,中国官方还是认为同志“有损社会公德”,不同城市的相关部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打击其网站,强行关闭他们的伺服器,令他的团队要在不同的城市间穿梭。

“那段时间我都很怕有人敲门,生怕下一个人是来抓我的。”

可能是因为财务、政治和工作的压力,他觉得自己当时患上了忧郁症,“有一刻想从高楼跳下来”。

后来,他因为发现同志朋友患上爱滋病,令他决定把网站定位为改善国内爱滋病问题的公益网站,并和中国其他医疗组织和政府部门合作,替同性恋做爱滋病检测和提高他们对预防性病的意识,逐步获得官方认同。

但一直以来,他也不敢告诉亲朋和同事,他便是这个网站的负责人。

到2011到2012年,一个传媒朋友对他说,觉得他做的事情“十分有意思”,于是邀请他访问,拍成一部纪录片。

耿乐接受了露面的访问,当时,他完全没有想过,这部纪录片会变得很“火”。

片段曝光后,许多人都立刻把他认出来,并发讯息给他问个究竟,“你甚么时候变同志了”。

收到的众多讯息中包括警察局的领导。

他工作的警察局在片段曝光后,立刻把他从北京召回秦皇岛。

“当时,警察局内的同事,连招呼也没有跟我打。”他回忆说。领导对他说,只可以从网站、工作二选人,又特别提醒他,现在曝光的事情,对他的晋升和前途有很大的影响“一定会被人家讲的”。

耿乐推测这是劝退的意思,于是把做了差不多20年的警察工作辞掉,脱下制服,全心投入网站的工作。

家人的反应同样很大。耿乐说,他的父母都在自我责备:“为甚么你会喜欢男生?”

无论他怎么解释,彼此的关系明显变得很差。

后来他的母亲生病,耿乐则责怪自己,“这个病应该跟我出柜有关系。”他说。

当时的妻子也说,他为她的家庭带来很大麻烦,最终两人离婚。耿乐选择逃到北京,专心经营网站。

图片版权 Blued
Image caption 2015年,Blued曾经与多间中国企业,把同志恋人送到美国举办集体婚礼。

粉红经济龙头

后来,他因为对中国防治爱滋病上的贡献,获总理李克强接见,还上了《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

获中国领导人接见,等同获得官方的认同,网站得到不同公司的关注,愿意合作和在网站下广告,规模愈做愈大。

手机盛行年代,他看准时机把网站变成一个同志交友软体Blued,随即便成为中国同志界的一个重要部分。

耿乐说,Blued一出台,短时间之内便有数十万用户,现在全球有超过3000万用户,市值约5亿美元。

他也成为中国粉红经济的代表和成功的创业者。

Blued的规模愈来愈大,也开始扩大其他国家的市场,前年曾与阿里巴巴合作,安排多对中国同性恋人到美国结婚,引起话题。

中国会接受同性恋吗?

耿乐说,现在见到年轻人都敢公开自己的性向,令他非常安慰。他当年都不敢这样做。

他发现其出柜后的成就改变了身边人的看法。

他对BBC说,此前对他不闻不问的同事,变得愈来愈接受他,有时候别人在批评同性恋时,以往否定他的亲朋好友,也会为他抱不平。

他现在有一个稳定的同性伴侣,已经一起了五年。他和前妻“再见亦是朋友”,与父母关系亦改善了很多。

他对BBC透露,现任男朋友也见过他的父母。

“有时候我的母亲会打电话给我的男朋友,教他怎么,煮菜给我吃。”

耿乐对中国同志权益持十分乐观的态度。

他曾对中国媒体预言10年内,中国或可走向同志婚姻合法化。

“我希望我和男朋友能够成为第一对同志伴侣。”他对BBC说。

事实上,中国官方近年对同性恋也不是“完全开放”,例如,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曾发布《电视剧内容制作通则》,同性恋就被视为“不能在电视剧出现的具体内容”。

民间也有不少人不认同“同性恋”,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arch Centre)在2014年发布的调查显示,在全球进行的大规模研究显示,中国有57%的受访者认为“社会不应该接受同志恋”,仅21%的人认为应该接受。

同年上海的LGBT机构所作的问卷调查就不一样,声称城市中有59%的人接受同性恋,40%的受访者支持同性婚姻。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