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动保法零安乐死新法上路:回顾“安乐死自己”的女兽医

简稚澄与爱犬蛋黄
Image caption 简稚澄与爱犬"蛋黄"

台湾《动物保护法》"零安乐死"新法周六(2月4日)上路前夕,BBC记者萧霭君深入报道近一年前以自杀唤起社会对流浪动物安乐死关注的女兽医之死。

热爱动物的兽医简稚澄也许是在错误的时间选择了错误的工作。

"她常常超时工作,很少午休,并牺牲假期来让狗儿们获得更多关注、让牠们的生活更好。"简稚澄在桃园市新屋动物保护教育园区的同事赖小姐回忆。

简稚澄从台湾最顶尖的大学取得兽医学位,并以榜首考取公务员。她原本可以选择坐办公室的工作,但她选择投身能亲自照顾流浪动物的职位。

在她担任园长的桃园市新屋动物保护教育园区内,大厅以她手绘的动物图画装饰,希望能鼓励更多人收养流浪动物,但仍有许多被遗弃动物最后难逃安乐死命运。

去年5月5日,简稚澄用她结束狗儿生命的同一种药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表示希望能让人们了解发生在台湾流浪动物身上的事。

在自杀事件发生后的几星期中,台湾社会充满愤怒情绪以及检讨声浪,大部分的焦点被放在一条年轻生命的早逝。

但人们也质疑,为何在第一线处理被遗弃的动物的工作人员要承受如此大的压力?

简稚澄生前接受台湾媒体中天电视台访问时,描述了她第一次看到安乐死的情况。

"我回家哭了一整个晚上"简稚澄说。

但在媒体上曝光让她遭受人身攻击。当她两年内安乐死七百只狗的新闻曝光后,她被贴上"美女刽子手"的标签。

Image caption 简稚澄致力于帮收容所的狗儿找新家。

收容所工作人员害怕扑杀狗只。但简稚澄和其他人将安乐死视作这些被遗弃、高龄或难以被认养的动物最好的结局,胜过在过度拥挤的收容所里忍受病痛。

"他们叫她屠夫......我们常被骂,有些人说我们会下地狱,他们说我们喜爱杀生、说我们很残酷。"简稚澄的其中一名同事高瑜婕说。

"但人们还是持续遗弃他们的宠物狗。你会听到各式各样的原因:狗太凶恶、或是太不凶恶,太常吠叫、或吠叫得不够。"

Image caption 同事泪眼回忆简稚澄对流浪动物做的贡献。

高扑杀率

在动物福利议题上,台湾面临两个主要问题:一是被遗弃的动物数量,二是流浪动物绝育与否。

流浪动物的情况在近十年来因为公众关注度的提高而获得改善,收容所和活动人士积极鼓励领养,并倡导不要抛弃动物。

但是被扑杀动物的数量仍然居高不下,而且收容所持续面临资金、人力都不足的问题。

2015年,大约有10900只流浪动物被扑杀。在去年,大约8600只在收容所的动物因为诸如生病等其他原因死亡。

在中天电视台的采访中,简稚澄描述了扑杀动物的过程。

"我们会先让牠散步,然后让牠吃点心、和牠说话,然后把牠带到'人道房'。当牠被放到桌上时,牠非常害怕,全身都在发抖,但当我们施打药物后,过了三到五秒,牠就不再发抖了。这实在是非常令人伤心。"

收容所人员并没有得到任何心理咨商支援。在台湾,心理支持在这个领域上可说是闻所未闻。

简稚澄任职的桃园收容所与台湾其他收容所比起来,其实有着最低的安乐死比率和最高的领养率。

但从简稚澄的遗书可以看到,关注动物福利使她被消磨殆尽,她的同事也证实了这一点。虽然专家提醒,自杀背后的原因可以很复杂。

"她给自己很大的压力。她很在乎动物,工作上的压力影响了她。"她的同事赖小姐说。

在遗书中,简稚澄写到:"希望这件事能被世人看到,选择用狗安乐死的方法,是要凸显现有台湾动保结构的问题,末端的资源、人力不足,源头管制工作无法做好,流浪狗到了最下游的收容所都是苦难。……请珍惜生命。"

她讽刺地以死唤醒珍惜生命,很快就引起社会关注。

报纸指责政府没有提出更有效的方法来扑灭流浪动物,也未能有效阻止流浪动物繁殖,这些最终"谋杀"了简稚澄。

其中一些批评则是朝向试图将简稚澄的死归咎于她无法胜任工作压力的"高层官僚"。

一些评论员认为,收容所员工容易成为攻击目标,其实整个社会都要负起责任。

许多人认为问题的源头在于流浪动物绝育手术执法不力。

农委会动物保护处主管江文全表示,要求实施绝育手术的法令直到最近才生效,也还不准执法人员立即开罚。

即使工作人员每年拜访六万只宠物的饲主,呼吁他们遵守法律实行宠物绝育,但只有30%、大约170万只狗做了绝育手术。

"我们极度缺乏人手。全台湾只有140名动物保护员工。这是结构性的问题,终止安乐死、扩建收容所,并不会解决问题。"江文全说。

一些台湾民众认为绝育手术会改变宠物的性格。另外一些不愿意做宠物绝育手术的人则是想要宠物生下一代好送给亲友或是贩卖。

短期方法

简稚澄在死前已经知道《动保法》修正新法正在审理。

自2017年2月4日起,扑杀被弃养动物成为非法行为。预算也增加了40%,将有更多稽查员,而且未来饲主想把宠物丢在收容所,必须付3800新台币(约125美元)左右的费用。

当局表示,修法和简稚澄的自杀没有关系,她的死纯粹是一桩悲剧。

Image caption 台湾近年来领养流浪动物的比例增加。越来越多想养宠物的人"以认养代替购买"。

政府承诺增加收容所的资金及人员,并提供心理咨商。但许多人认为这只是短期的方法。

动物保护人士希望政府关闭繁殖场,提供非政府组织进行动物绝育手术的支援,并且增加处理流浪动物的人手。

简稚澄的死不一定是动保法修法的催化剂,但她的丈夫、她的同事、从事动物绝育工作者以及为她的死感到心痛的人们,会永远记得她对动物的爱。

珍惜生命, 自杀不能解决问题,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若须咨商或相关协助:

台湾:生命线专线1995或张老师服务专线1980

香港:撒玛利亚防止自杀会2389—2222

中国:防自杀热线400—161—9995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