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男子被迫结扎 措施脱节难解人口危机

  • 2017年 2月 16日
胡正高绝育手术证明 图片版权 Weibo
Image caption 胡正高在微博上传了绝育手术证明

中国云南有一男子称在二月初被地方官员强迫结扎,事件在社交媒体引起激烈讨论,政府部门亦介入事件开展调查。

事主是42岁的胡正高,他在微博公开自己的经历,引来很大回响。胡正高本身是云南省镇雄县罗坎镇人,离乡多年并已将户籍迁至四川。趁着春节期间,他同妻子跟小孩回乡。

2月8日晚上,十多名声称“镇政府”的人把他带到乡政府一个办公室,指他超生,需要接受结扎手术。有人跟他说,如果不愿结扎,就缴交两万元的保证金。不过,这十多人都没有表明身份、隶属那个单位。

“迫不得已”

胡正高与前妻育有三名孩子,法院判决胡正高带其中一个。根据胡正高的说法,他已经缴清超生罚款,而前妻也已经接受结扎手术。离婚后,他把户籍迁至四川宜宾。他随后结识现任妻子,两年前生下一子。

胡正高认为自己已经缴付超生罚款,而且户籍也已经不在云南镇雄,所以拒绝接受结扎手术及缴付保证金。

图片版权 Weibo
Image caption 胡正高上传照片,称有“镇政府”人员因他拒绝进行结扎而殴打他

根据胡正高自述,十多名工作人员摁住他,其中两人更“殴打和推搡”他。胡正高在微博上传照片中看到,他的脖子有伤痕。后来,民警来到办公室,警员叫他配合工作人员的工作,没有受理他的投诉,并带走他的妻子及小孩。

由于担心妻儿的安危,胡正高“迫不得已”只能接受结扎手术。

官方说法不一

云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周二(2月14日)在官方网站发布,已责令昭通市卫生计生委对胡正高一事进行调查,并已经派出人员前往镇雄县。

不过,镇雄外宣办对《澎湃新闻》指,胡正高同意接受结扎手术,并没有强制、威胁、打骂等行为。

另外,镇雄外宣办指胡正高两任妻子都是镇雄县罗坎镇人,而胡正高户口在2013年9月迁出。

胡正高对《新京报》说,自己不要求政府赔偿跟道歉,但希望官方能够承认事实。

专家:地方官员转不过来

长期关注中国人口政策、现任教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的易富贤接受BBC中文网时说,虽然中国在2015年开放二胎政策,强迫进行节育手术──包括结扎──仍然发生。

易富贤说:“总体来说,比较落后的地区,地方政府的执法手段也比较粗暴。在北京、上海的话有舆论监督。”

人口专家、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特邀高级研究员黄文政对BBC中文网说,尤其在2016年初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后,育龄夫妻可以自主选择计划生育避孕节育措施,强迫结扎这件事情非常荒谬。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低生育率令中国未来很有可能面临人口危机

黄文政认为,中央政府已经意识到亟需解决未来的人口危机,正在往鼓励生育的方向走,但地方管制的“惯性思维”与人口状况、社会发展脱节。

“现在依然还是在强调计划生育政策,还是在进行生育限制,这是个大的方向问题,本身它并没有完全放开,使得下面还在延续原来非常错误的政策。”

农村计生人员执法粗暴,黄文政认为是一个系统的问题。“他们有很多指标,可能说是你这个地方,计划生育先进的话,每年要结扎多少、要达标多少。这样的话,就使得下面这些基层行政人员有很强烈的动机去完成这些指标。”

网友:对女性不公 

胡正高的遭遇,令不少网民批评地方人员执法手段。但不少社交媒体用户矛头指向对女性的不公。有人说,男性被强行结扎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但女性在计划生育底下受的苦却乏人关注。

一名“不名则已_”的微博用户说:“计划生育多少女人被强迫流产,为了给孩子上户口,强制上环,我们母亲辈的人几十年忍受着异物带来的痛苦,有哪个男人为此给女人维权,抗争过吗?现在被结扎了一个已有4个孩子的男人而已,有什么问题吗?有值得大惊小怪的吗?有值得这样高声呐喊的吗?”

她的留言获得一万多个赞好。

根据《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2014年中国共进行超过2400万宗计划生育手术,其中包括放置节育器、取出节育器、输精管结扎、输卵管结扎及人工流产。

输精管结扎有逾18万宗,占0.75%。放置节育器和人工流产各占35.1%及39.8%。

废除计划生育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面对人口老化的问题

去年中国有1786万婴儿出生,超过45%是二孩或二孩以上,比起2015年增加7.9%。不过,专家认为全面废除计划生育才能解决未来的人口危机。

黄文政认为,放开二胎对刺激人口增长有一定作用,但效果可能只能维持两三年。

之前育龄妇女想要二孩的,会累积在“开放二胎”政策推行初期再生育。但过后,中国人口还是很有可能出现萎缩。

黄文政说:”强制性计划生育早就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它甚至从来都没有必要,也不应该有。”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